其实贺之鸿心里头也很不安生,生怕母亲认出来自己,他只得抿着唇,抱紧了怀里的美妇人,生怕她透不过气来,男人又稍稍放缓了抽插的速度。
    “啊额~慢慢些额~”难耐地勾着儿子的脖颈,整个人绵绵软软地贴在男人怀里,美妇只觉自己快被弄死过去一般,根本招架不住男人这般操弄。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儿子,所以这种违背伦理道德对她的刺激实在太强烈了,美妇竟觉着比平日里同丈夫在床笫之间更加骇人,也更加让她难以自拔,不知所措,只恍恍惚惚地在儿子的抽插顶弄中渐渐迷失自我,只恨不得男人的肉棒不停地在自己的小逼里头操干,狠狠地插着自己的小穴才好!
    原本贺之鸿心底也有些犹豫,有些不安,生怕被母亲识破自己假扮父亲的事儿,又怕她哭闹起来,自己又会乱了分寸不晓得怎么安慰她才好,可是很快地,男人发现美妇似乎一点儿也没有认出来自己的身份,甚至他能够感觉到母亲似乎很喜欢自己这么操弄她,思及此,男人不由更加兴奋,那根粗长的大肉棒更是变得更加肿胀,只不停地在母亲的娇穴里头进进出出。
    “啊哈~好,好大额~顶得我好难受啊额~”儿子的肉棒竟又变得更加粗大了,姜姒只觉着自己快受不住了,只得柔柔弱弱地靠在儿子的怀抱里,不停地娇颤着,呼吸也变得越发急促,那娇娇的吟叫声简直把男人给勾引坏了,贺之鸿之狠狠地在她娇穴里头不停地顶弄着,那根粗大的肉棒简直像长在了她的小逼里头一般。
    男人又在她的小逼里头射了两回才终于稍稍把人给放开了,艰难地喘息着,迷迷糊糊地看着坐在自己跟前的男人,姜姒只软软地倒在榻上几乎昏了过去,身上真的是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迷糊中,恍如梦中一般,儿子抱着她清洗了身子,才将她抱回了床上,掖好被角,美妇只眯着眼睛虚软不已地躺着,只觉着自己好似做了一个淫靡而漫长的梦一般。
    待母亲睡去之后,贺之鸿才恋恋不舍地出了母亲的卧房,却又觉新潮澎湃,怎么也静不下心来,男人倒是走着走着,依着两人的约定来到了前院,恰好也撞上了刚回到前院卧房前的梁振,父子俩一时都有些尴尬。
    即便同母亲在床上怎么痴缠,可终究自己并不是母亲的丈夫,父亲才是,这会儿才射了满满一肚子的阳精在母亲肚子里,贺之鸿只觉着心虚得不行,脸色有些不好看,心里头又有些嫉妒父亲。
    看着儿子一副冷然的神情,梁振却以为他又没办成事,只拍了拍儿子肩膀道:“鸿儿,你母亲可喂你吃奶汁了?”
    没想到父亲竟然一点也不含蓄,男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得脸色微红地点点头。
    “那…可帮你排精了?”、
    “嗯!”
    “那…精水你可装起来了?”
    “装,装起来?”
    将军:我苦命的老实儿子!(gt;_lt;)
    麻麻:Σ(????)?
    鸿儿:(  ''  )ノ)`'  )忘记了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