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四合。
    喻宁跟谢廷琛在一起后,除去谢廷琛出差和特殊日子,谢廷琛都会回溪江别墅。但喻宁猜谢廷琛今晚不会回来了。
    虽然墙上的红点闪烁着,昭示着别墅主人的强烈存在感。
    按理来说,喻宁作为深情恶毒女配,是要在这个时候表现一下自己的可怜和执着的,但喻宁着实没有兴致。
    况且作为顶级美女,日常作息和保养都是有讲究,喻宁就算要演个痴情人,也不会给谢廷琛守夜到天明。
    刚过九点,喻宁做完瑜伽,就拿着浴袍进浴室了。
    喻宁脱了瑜伽服,水温还没有调好,她趁着这个时候揉了揉自己的胸。
    胸衣和瑜伽服是定制的,大小应该刚合适,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穿着,喻宁总觉得有点勒。
    她小手握着乳肉,低头去看,莹润如玉的皮肤上残留着胸罩勒出的红痕。
    看来最近是长大了点,难怪觉得有点酸胀。
    喻宁又揉了揉,她的手太小了点,胸有太大了点,所以只能握住半个,不管怎么捏,力道总有些不对。
    如果谢廷琛在就好了,至少能当个免费劳动力。
    喻宁正这么想着,透过水光,闪烁的红点晃进了她的余光里。
    喻宁怔愣。
    她谨慎地用余光瞟了几眼,小红点依旧在闪烁,她没有看错!
    喻宁没想到谢廷琛会这么变态,连浴室都不放过!
    不过就片刻,喻宁就决定关掉浴缸里的水,转而打开淋浴喷头。
    然后,举着喷头,将自己从头到脚打湿,再将喷头固定在低位,抬高一只脚,喷头就对准了花穴喷水,而花穴径直对向监视镜头。
    喻宁半靠在墙上,揉捏起自己的乳粒。
    “嗯~好舒服,啊~”
    “再用点力,嗯哼~”
    喻宁左手揉胸,右手沿着小腹逐渐往下,停在了阴蒂。用拇指和食指按着阴蒂,不断摩擦揉捏。
    等阴蒂开始充血变硬,喻宁举起喷头对准它喷水——
    “啊!!!好舒服!我想要,我好想要……”
    “想要大肉棒肏我,小逼好痒~”
    “肏我,快来肏我。”
    谢廷琛看得移不开眼,裤子里的肉棒,早已充血,翘得老高。他恨不得长了双翅膀,赶紧飞回去,压着镜头里这个小骚货就开始肏干!
    镜头里,喻宁已经不满足于喷头,她将自己的食指和中指,插进了小穴,开始一进一出玩弄自己。
    “啊,再深点,用力点~”喻宁的呻吟一声急过一声,“大肉棒好舒服~”
    “肏我,狠狠地肏我……”
    “啊~小逼流了好多水……”
    “廷琛……”喻宁在痉挛中叫了谢廷琛的名字。
    谢廷琛猛地拍了桌子。
    白雅震惊地抬起了头,“你怎么了,廷琛?”
    谢廷琛惊得手一抖,下意识关了手机。
    “你没事吧?”白雅看着谢廷琛阴郁难辨的神色,关切问道。
    谢廷琛低咳了几声,“没事。小雅,我今晚可能不能陪你了,公司还有点事。”
    白雅温和一笑,“没关系,你走吧。我早就说了你……”
    话还没有说完,谢廷琛大步一迈,急匆匆地离开。
    白雅望向谢廷琛快步消失的背影,笑容僵在脸上。
    **
    谢廷琛再次打开手机时,喻宁已不再浴室的镜头里了。
    他调出主控镜头,翻了翻,才看到喻宁在厨房。
    她哼着歌,正在给自己倒牛奶。
    女人的睡衣松垮披在身上,只系了根腰带,腰一弯,半个胸脯都露了出来,半遮半掩,还不如不穿。不过,还正是这种遮掩,激起了男人无限的性欲。
    而更让他发疯的是喻宁的下一句话——
    “睡前得喝点白白的、有营养的东西才能睡得好呢!”
    喻宁喝了一口牛奶,白色液体沾了嘴唇半圈,喻宁伸出小舌卷了干净。
    动作灵活地如同在缠绕某种棍状物。
    谢廷琛当即关掉手机,发动引擎,融进黑夜中。
    喻宁喝完牛奶,上楼就倒向床里入睡了,才不管谢廷琛回不回来。
    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不过,如果谢廷琛今晚不回来,她这么多年的渣女也是白当了。
    果然,在喻宁睡得迷迷糊糊之际,一个强硬的身躯压住了她,在她还没从睡梦中回神时,巨大而灼热的硬物插进了她的身体。
    谢廷琛跟发了疯一样,直接扯掉喻宁的睡衣,一掌玩弄,一嘴啃咬。
    舌头在喻宁的乳粒周围打转,把喻宁的乳粒舔硬之后,又开始大口吮吸喻宁的乳肉,如同婴儿在吃母亲的奶水一般。
    身下挺腰的动作不停,尽根抽出后,又尽根没入。
    喻宁被顶得直哼哼。
    谢廷琛拍打喻宁的乳肉,“小骚货,你早就想我这样肏你了吧!”
    喻宁不喜欢“骚”这个字,当即抬脚去踹谢廷琛,却被谢廷琛一把按住,架在了肩上。
    喻宁双腿大开。
    谢廷琛进得更加用力,囊袋拍在喻宁的阴部,啪啪作响。
    “还不承认,你的小逼可比你的嘴诚实多了,都快夹死我了!”
    ……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