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丈怕楚皇破坏了他们的计划,上前一步拦住楚皇。
    “陛下,臣等还没能商量出……”
    “滚!!!!”
    楚皇几乎是在这一瞬间被点燃了,积累的情绪一瞬间爆发。
    他面目凶狠,看过来的眼神令人脊背发凉。
    国丈被他的气势所摄愣了一秒,反应过来时已经追不上了。
    他将手背在身后,眼神阴狠,唇角带笑。
    哼,一切都晚了,楚皇去了也没用了。
    “娘娘!”
    “娘娘!”
    南苑里四处跪着宫女,一声声哭声传入楚皇的耳朵。
    他的双膝一软,险些在门口就跪了下去。
    他撑着院墙稳了下来,跌跌撞撞的冲进屋里,看到了让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那个总会温柔对他笑的姑娘,此时正一动不动的躺在血泊中,再也没了反应。
    身边的孩子仿佛知道母亲走了,哭到声音沙哑了还在放声大哭。
    楚皇直接跌坐在门口,整个人呆愣愣的没有反应,不敢相信今早还一脸幸福等待孩子降生的希儿,现在就与他天人永隔了。
    脑海中闪过一幕幕两人幸福的画面,楚皇只觉得心都被撕碎了,疼得他麻木。
    他一个人坐在冰凉的地上,不知过了多久才爬了起来,来到了床边。
    他没有哭,反而笑着牵起姚希儿的手,眼里是数不清的温柔。
    “希儿不怕,希儿不怕……”
    “希儿不怕……”
    楚皇将她的手放到脸颊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当他看到希儿另一只手中握着的玉佩,脸上强装的笑再也绷不住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下。
    他努力克制着自己,伸手摸了摸姚希儿的发顶,温柔的道:
    “希儿不怕,害你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楚皇不让人动姚希儿的尸体,只是让奶娘照顾着孩子。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孩子一眼,整个人看起来冷漠又可怕。
    奶娘仿佛猜到了什么,沉默着将孩子带了出去。
    楚皇在姚希儿额头亲了一口,随即迈着坚定的步伐踏出了房门。
    这一天,大楚皇后被废,国丈直接被杀,背后的势力想要起势,最终都被打压下去。
    这一天,二十多位朝臣被满门抄斩,株连九族,鲜血染红了午门。
    后宫之中十多位嫔妃被秘密处死,一时间便变了天。
    楚皇胜利了,却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他很后悔,后悔没有早一点灭了皇后一族人,那样希儿就不会死了。
    这成了他心中永远的一根刺,无论如何也拔不掉。
    而他也被国丈一剑捅伤,从那之后身体便不大好了。
    替希儿报仇后,楚皇不顾自己血淋淋的伤口,重新回到了南苑。
    他紧紧抱着希儿的尸体,一个人不吃不喝的呆坐了两天两夜,直到因虚弱而昏迷过去。
    文妃听闻宫中出了此等大事,总觉得心里慌得很。
    她想去寻楚皇,却得知楚皇下令,所有人不得出寝宫半步。
    文妃十分着急,坐在宫里寝食难安。
    直到三日后宫里解封,她便迫不及待的去找了楚皇。
    只是任她如何寻找,她都找不到楚皇的身影。
    很快,她就听说宫里的姚妃因为皇后迫害难产而死了。
    文妃脑海中闪过那道娴雅淡然的身影,一时间有些恍惚,忽然联想到了什么。
    姚妃死了,陛下处死了皇后……
    她是个聪明人,心中生出了奇怪的感觉。
    可是找不到楚皇,她就只能选择等待,这一等就等了一个月时间。
    楚皇放下尚不稳定的朝政,消失了整整一个月。
    再见之时,文妃心中不好的预感终于被证实。
    昔日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面容憔悴,眼里失去了光的皇帝。
    当楚皇看过来的那一刻,文妃心中的弦,断了。
    她双眸泛红,紧紧地捏紧了衣角。
    楚皇来到文妃寝宫,眼角凹陷双眸布满血丝的他,停在了离文妃一米远的位置。
    “对不起……”
    短短的三个字,道尽了他对文妃所有的情分。
    是的,就是这么残忍。
    他对文妃只有愧疚之情。
    文妃往后退了两步,摇了摇头,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假的。
    她想自欺欺人,楚皇却残忍的撕开了真相。
    楚皇告诉她,他是如何自私的利用她吸引其他嫔妃的视线,如何自私的利用她的感情。
    他双目无神,明明就在面前说话,可文妃却觉得他离得好远,好远,似乎已经跟着姚希儿一起离开了。
    残忍的真相如猎刀,一刀一刀残忍的割在她身上,痛得她窒息。
    “希儿早就跟我说过不能这么自私,我却执意如此。”
    “或许正是我做多了恶事,老天爷才要将她从我身边带走吧……”
    “是我对不起你,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
    楚皇看向文妃,那眼神是如此的冷漠,天下间的一切仿佛都没了色彩。
    文妃忽然自嘲一笑。
    想要什么都可以?
    她想要的东西,他给不了。
    “自进宫以来,我一颗心都给了你,从未有过私心!”
    “每次你来宫里的日子,都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可是呢,当我幸福的和你畅想未来时,你的心里却在想着另一个人……”
    “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得不到陛下的喜欢,远不如这样被玩弄来得残忍。
    一直以来,她都活在笑话里。
    文妃笑了,大声的笑了起来,只是眼角还是有泪光闪烁。
    她沉下眉眼,冷冷的盯着楚皇,一字一句的道:
    “我不会原谅你,姚希儿也不会原谅你。”
    “永远不会!”
    文妃冲出寝宫,从此与楚皇形同陌路。
    生下孩子后她便自请出家,一个人枯守青灯,与佛相伴。
    她每日诵经,却始终参不透禅意,放不下心中执念。
    坐在佛前,文妃闻着檀香,听着诵经声,思绪渐渐偏远。
    那座让无数人向往的牢笼,到底又困住了多少人呢?
    她,楚皇,姚希儿。
    她们不过都是可怜的牺牲品罢了。
    天下之大,何以为家?
    是金碧辉煌的豪华宫廷?
    还是破旧不堪的茅草破屋?
    不,不过是有你陪在身边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