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懿煊正想说没有他的允许没人可以进来,脑子里灵光一现,他笑得邪气:“那圆圆得躲起来才行。”

    十五点头,翻身脱离他的束缚,刚往窗边走时又被拉了回去:“出去太明显,圆圆到这儿来。”

    窝在案桌之下的十五满面冰霜:“……”

    “叩叩叩。”

    周懿煊张开腿坐下,刚好把十五给圈住,显得她愈发娇小玲珑,“进来吧。”

    “王爷,这天热,惜缘给您炖了冰糖雪梨,降降火气。”

    若是平常,乔惜缘怕是连进到这个门的机会都没有,可周懿煊存心要逗身下的小可怜,他往前坐了坐,把十五的圈地又缩小了一周:“放下吧。”

    乔惜缘带着浅笑上前,将托盘放置案上时还抬眸看了看周懿煊,谁知他不知在思忖着着什么,竟是没注意到自己。

    她不知道,与她仅有一板之隔的桌底下,还有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在她进来的时候就一直盯着她所觊觎的男人的因肿胀而高高翘起的分身。

    案下空间狭小幽黑,掩下了十五泛着粉红的神情。她眼前的肉棒大到骇人的地步,拱起衣料自成一座小山包,高高耸起而前端微弯。

    就是这根东西曾经插进了自己的下体,真是……不可思议。

    十五的脸颊在发烫。

    在听到那女人说话嗲声嗲气时,趁没人能注意到自己,十五阴阳怪气儿地撇了撇嘴还翻了个白眼,她才不喜欢这么说话的姑娘呢,一点也不。

    只是没想到周懿煊会不拒绝她炖的东西,不怕有毒吗?十五愤懑地想。

    鬼使神差地,十五看着冲它点头的阳物,本是缩在胸前的手,慢慢的……慢慢的伸了过去……

    既然你不拒绝她,那我看你还怎么忍得住。

    乔惜缘倒识大体,放下托盘就往后退了几步,她刚开口道:“如果不是王爷收留,惜缘怕是……”

    “呃……咳咳。”只见周懿煊眉头一皱,喉咙如同被扼住一般哽了一瞬,他握拳置嘴前,虚咳了两声,“……你继续。”

    乔惜缘疑惑得再度开口,只不过周懿煊再也听不到了。

    因为……突增肥胆的十五的魔爪掀开了他的下摆,隔着亵裤猛地握住了他的龙根!

    十五的手不似普通姑娘的手般柔软,周懿煊却很喜欢——这样的话,十五的柔软就只有他能见着了。

    带有粗茧的指腹握住此刻脆弱而又坚硬的阴茎,哪怕隔着一层布料也能感受到那摩擦出火热的刺激,一上一下的滑动着,时不时会触碰到垂在下侧的两颗囊袋和愈发膨胀的大蘑菇头……

    周懿煊感觉下体似乎有团火在燃烧,他抬眼看了看乔惜缘,果不其然看到了她羞涩的神情。

    不过看一眼便这反应,他家圆圆就不这样。

    乔惜缘说:“如果王爷喜欢,下次惜缘还可以再做了送过来给您。”

    周懿煊没听到她说什么,胡乱地应了一声,但十五可是听到了。

    她脑子一热,坤直了身子一个低头,对着那散发着热气的性器便是一口含住了……半个龟头。

    实在太大了……裹了层料子还依旧烫嘴,肉茎上鼓起的脉络分明,盘踞在上面加大了围度,十五的小嘴都撑满了也吃不完。

    周懿煊忍得额角都在冒汗,这圆圆今天真是出乎他的意料啊。

    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眯起眼来望向乔惜缘,眸子里全是寒冷。

    十五不喜欢这个女人。

    为什么?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抓到那丝真相时,十五不气馁,终于在她的不懈努力下吞了小半根肉棒,裆前布料被浸湿到透明,贴在肉茎上一同挤进了窄紧的喉道。

    粗大的冠首抵在喉咙深处,十五被口腔里的充实给涨红了脸,不小心呕了一声:“唔……”

    “咳咳。”幸好这会儿周懿煊为了掩饰自己的欲望又咳了一声,把她的呜咽声给盖了过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王爷的喉咙似乎不舒服?喝点冰糖雪梨应该能好些?”说完乔惜缘正要上前,周懿煊喝止她:“别过来!”

    乔惜缘顿时有泪积于眼眶,一副被吓着的模样,她哽咽着声:“王爷?”

    “出去!”他要忍不住了。

    乔惜缘被周懿煊倏地阴沉的脸给吓到,她知道自己此刻不能失了分寸,立马收回了楚楚可怜的姿态,故作坚强地撑起一个笑:“那惜缘就先退下了。”

    她转身离开挪动不过三步,却又侧身回眸:“恕惜缘逾距,王爷日夜操劳,应当注意劳逸结合才是。”

    桌下的十五一听,被巨物撑开的小嘴一个收合,硕大的龟头卡在喉咙眼儿瞬间就被卡得死紧,周懿煊的脖颈立刻漫上了不正常的潮红,连带暴起的青筋都格外明显。

    索性乔惜缘已经离去,看不到周懿煊吃瘪的这一幕了。

    十五耳力极好,判断出乔惜缘已然远去,身子向后一退,被津液透过布料染湿的阳具便滑出了口腔,她唇齿发麻,却不肯开口诉苦,只是冷脸出了桌洞。

    十五闪现到窗前,整理好自己的衣物,欲言又止。

    而周懿煊刚想抓住她的手,却见她瞥了一眼高昂的玉茎,随后翻窗而出。

    “……”他没看错吧,他家圆圆刚刚对着他的命根子露出了“你好自为之”的笑容是怎么回事儿?

    周懿煊低头看了看还沉浸在刚才的温暖里的伙计,认命地握了上去……

    男主人设就是我家暗卫最可爱没有人比得上的痴汉设定啊,和女主一样,只对对方特别对其他人就非常高冷,不过好像女主更酷一点

    乔惜缘为何住在府中后面会解释,我家男主才不渣呢哼

    虽然肉没炖熟,但这章还算长吧,送给收藏这本书的小可爱啦w

    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