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惜缘被允许跟随后倒还算规矩,没再过来扰周懿煊。

    但周懿煊可没有因此消气,不能调戏十五的他一直到狩猎场,都阴沉着一张脸,唬得旁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唯恐自己惹到了这阎王爷。

    这时已是秋天,空气里都是凉爽的味道。狩猎场离皇城不远,大部队车行不过半日,便到了目的地。

    今年的狩猎规则与前几年差不多,只是周懿煊身上的担子变重了许多。

    因为他代表的不再是自己,而是皇上,周懿泓。

    周懿泓说了,让周懿煊替他射回一只鹿,若是别的甚至没有,都算输。

    代替君王射鹿。

    当时这话音刚落,在场的君臣神色各异,但到底是能够陪同皇上出行此次狩猎的老狐狸,不过一眼之后众人皆粉饰太平,全都压下了心中的心思,面上满是笑意。

    周懿煊穿着黑色胡服,器宇轩昂,脸上即使依旧是千年不变的冷若冰霜也俊朗如画,待人将检查完毕的马匹牵出来,他跨步上马,狩猎开始了。

    要猎杀鹿不难,但前提是要能遇到。

    为了寻鹿,周懿煊一人朝森林深处去。寻找良久,他才察觉到了一丝动静。

    周懿煊侧耳倾听,趁还没惊起那头的警惕,准确无误地朝东面射出一箭!

    伴随着一声鹿鸣,一头野鹿应声倒地,但周懿煊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因为,不远处传来了打斗声。

    十五几人原是在暗中跟随周懿煊,不曾想这森林中竟然潜伏了十几名黑衣人。

    双方陷入混战,无奈对方人数太多,到底将危险传到了周懿煊那边。

    周懿煊知道后瞬间加入战局,战况又发生了变化。虽然对方人多势众,但武力值对他们来说并不算太高,只是需要费些气力罢了。

    刀光剑影间,十五一人敌俩,好容易才解决了一个,刚朝周懿煊那方瞥了一眼,便见他身后有人欲偷袭。

    她若是此刻过去,必会被此时的敌人所伤。索性她发现了周懿煊手中动作以及脚步方向的变化,知道他能解决,才专心应对起对面的刺客。

    谁知就在十五才刚松一口气、周懿煊欲转身反攻之际,周懿煊的前方突然窜出了一个人影!

    乔惜缘张开了手臂以身作盾挡在周懿煊前面,随着她那尖叫出声的“小心”一起来的,还有周懿煊急急收起的掌风与十五疾速赶来的剑——

    “啊!!!”

    乔惜缘闭上眼睛尖叫,并不敢看朝自己方向刺来的剑,她只听见金属刺入血肉的“噗呲”一声,却没感受到预想中会迎来的疼痛。

    她缓缓睁开眼,看见的是一身黑衣的十五挡在自己身前,而那偷袭的黑衣人已经倒地,十五的肩膀却被刺穿,是刚才与她纠缠打斗的人所致!

    乔惜缘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周懿煊就直接了结了那人的性命,他将愣住了的乔惜缘推开,乔惜缘一个踉跄撞上树杆,力道很重,她身子疼得厉害,却不敢吭声,只是连续看到太多死人,居然就这样晕了过去。

    周懿煊知道此刻不是关心十五的时候,十五也没有因为肩上的伤而停止战斗,但他之后几乎一直都伴在明显体力不支的十五左右,出手便是阴狠的杀招,只怕她会再受伤。

    ……

    十几名刺客横尸在地,都不需要留活口逼问主谋,周懿煊都知道是谁。

    不是左丞那个狗东西,还能是谁!

    但现在不是铲除左丞的时候,他还有用处。来日方长,账,要慢慢的算。

    刚结束一场厮杀,十五强撑着的身体再也绷不住,摇摇欲坠,她脸色惨白,肩上的血虽然止住了但伤口和着黑布,看上去却很是触目惊心。

    周懿煊眼疾手快地扶住她,将她横抱在怀中,也不想理其他人看到后在想什么,只冷声道;“就那个晕死的女人,把她带回去,”他看向周二,“十五若是出了什么事,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周二是被派去保护乔惜缘的人,乔惜缘会出现在这里造成了这本不应该出现的局面,周懿煊不挑明说,周二也知道自己逃不过。

    动作利落地单膝下跪,他无暇顾及膝下的石渣子硌得慌:“属下明白。”说完他抬眼看了看周懿煊怀中昏睡过去的十五,她似乎很安心,即使是痛晕了过去,面上虽很是惨白却不见任何不适。

    “周二,你想死吗?”

    “属下不敢!”周二忙将头低下,不敢再看。他心中却想着事儿,好像有什么答案快要呼之欲出了。

    不喜欢女配是脑残,却还是写出了脑残女配……

    我也很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