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懿煊领着鹿凯旋而归,面上是完全不似方才才经历过一场厮杀的神采奕奕。

    “皇上,臣可是赢了?”

    周懿泓龙颜大悦:“哈哈哈,朕就知道煊王不会让朕失望!来人啊,重赏!”

    皇上一高兴,谁都得高兴,哪怕是左丞郭禹言脸色黑如锅底,也硬是挤出了一个恭喜的笑容出来。

    周懿煊不经意间走过他的身边,用唯有他二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容本王直言,左丞身边的人,不堪一击。”

    郭禹言的脸更黑了。

    另一头。

    十五被十三送回了周懿煊的营帐中,找来了人给她处理伤口才退了出来。

    他拽住周二,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肃:“老二,你怎么就让那女的跑过去了?”

    周二并不愿解释什么,他的任务就是要保护乔惜缘,即使再不情愿也得去做。

    可就是这份不情愿,让他在发现乔惜缘不见了的时候,已经于事无补。他前去找乔惜缘,却没想到看到她的时候还听到了不远处的打斗声。

    周二能听到并不代表乔惜缘能听到,他让乔惜缘不许乱跑,否则若是出了什么事他也没办法,交代完后他只身前去支援,谁知这乔惜缘不怕死,突然窜出来,把事情弄巧成拙,才变成了现在这副局面……

    真是愚蠢的女人,还以为这样就能留在周懿煊的身边。

    但是周二知道,说到底还是他疏忽大意犯的错。

    十三猜到了他不会回答自己,叹了口气:“主子对十五不一般,你好自为之吧。”

    周二听了嘴唇微动,却没把那句“哪里不一般”给问出口。

    乔惜缘一开始便被周二送回了她的营帐中,待她一身冷汗地醒来时,身边空无一人。

    自然也无人看见,她突变犀利阴狠的眼神。

    身上还是原来的那一身衣服,乔惜缘用备在一旁的水泼湿了脸,取来帕子擦净后,又是一面我见犹怜的神情。

    乔惜缘踱步走出营帐,这时除了一些宫女,所有人都在围场那边,外头空荡荡的。她一直朝左边去,来到了煊王的营帐前。

    不等她再往前走,就被忽然出现的周二给吓了一跳。

    周二持剑横手在前拦住她:“你来做什么。”

    她稳住心神,小心翼翼道:“惜缘…惜缘是来看恩人的。”

    “现在离开。”

    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的口气让乔惜缘的眼眶立马就蓄满了泪水,她攥紧手帕捂着嘴小声抽泣着,皱紧的眉头让她显得柔弱娇小:“公子就让惜缘看看吧,恩人是个姑娘家,惜缘还能照顾照顾她……”

    周二看她时仿佛在看空气,一言不发,就在乔惜缘以为没有机会以后,十三出现了,面无表情地对她说:“你去给十五换身衣服。”

    乔惜缘说得对,十五毕竟和他们这些糙爷们儿不同,她是个姑娘。

    “嗯!”乔惜缘听了,应声时都轻快了不少。

    十三看着她进入营帐的背影,摸着下巴用手肘捅了捅周二:“你不觉得这个女人奇奇怪怪的吗?明明我们什么都没做,她却总是一副我们欺负了她一样的表情。”

    周二头也不回地走了:“……”

    十三:“……”他就是找虐才想到和周二搭话!

    乔惜缘确实只帮十五换了一套衣服便出来了,十三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你没拿什么东西吧?”

    “惜缘……”

    “停停停!”十三见她又要哭出来的架势忙打断她,“你还是快走吧。”

    周懿煊与其他人虚与委蛇一番后,终是坐不住,向周懿泓随便编了一个理由,便离开了宴席。

    周懿泓可是从没见过自己的弟弟这般急切而又不耐烦的模样,但还是压下了心中的好奇。

    他这个弟弟,若是想瞒下一件事,便是他也会毫不知情。

    不过,等时候到了,他总是会知道的。

    回到帐中,十五还没有醒。

    周懿煊坐在床沿,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十五。她面色苍白,嘴唇干裂,连同呼吸声都变得极浅,只是在烛光下显得柔和的轮廓让她看上去格外甜美可口,周懿煊的喉结忍不住上下滚动了一个来回。

    一到十五面前,自己真是个禽兽。周懿煊想。

    十五饱满光洁的额上覆上了一层细密的汗,他细细地为她抚去,摸到肌肤的那片冰凉时,还是没忍住,俯身在她嘴上烙下了一个吻。

    “嗯……”

    十五刚睁开有些酸疼的眼皮,唇上就贴近了一片柔软,她倏而睁大了眸子,发现是周懿煊,才微微放松了猛地僵住了的身子。

    回过味儿来后,十五又僵住了。

    周懿煊……亲她干嘛?

    许是刚醒,十五的面部表情异常丰富,疑惑的样子一览无余,周懿煊捏了捏她的鼻尖:“圆圆很聪明,但圆圆又很不聪明。”

    “……”这样的评价让十五有些琢磨不透周懿煊的心思,尤其是在他的话中明显暗藏玄机的时候,她忐忑不安地问:“什么意思?”

    “你不相信本王喜欢你。”

    下个故事你们想看古代还是现代?

    想看虐多还是甜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