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夭是被压醒的。

    她揉着眼睛低头一看,就看到了凤珩的大脑袋枕在她的胸上睡得正香。

    凤珩真好看。

    夭夭顿时也不觉得胸口被压得难受了,她笑呵呵地抱紧了凤珩,倒把凤珩给弄醒了。

    凤珩皱着眉头睁开凤眸,夭夭的大白牙就凑到了他面前:“凤珩你醒啦?”

    “……”凤珩坐直身子,终于发现她有哪里不对劲,“你的耳朵呢?”

    “嗯?”夭夭抬手一摸,头顶上的耳朵居然跑到了下边,她再低头一看,“呀!尾巴也不见了!”

    没等凤珩开口,夭夭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是不是和凡人睡觉我就能增进修为啊?娘亲说了,我只有修为上去了,尾巴和耳朵才能收回去的。”

    凤珩听得眉间褶皱更深,纠正她:“不是每个凡人都可以。”

    夭夭歪头看他,肯定道:“那当然,只有凤珩才可以!”

    凤珩心里松了一口气,面上却不解地问她:“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夭夭喜欢凤珩啊,凤珩和他们不一样的。”说罢夭夭揉了揉鼻梁,小声自言自语地下了床,见凤珩还赖在榻上没有动静,抬高了声音,“凤珩,我饿了。”

    凤珩置若罔闻一般良久没有动静,而后他才回头看向夭夭:“我现在去给你做吃的。”

    既然你要和我一起,那就不要想着离开了。

    凤珩回首浅笑的时候,窗棂微敞而透进的阳光很明亮,悄无声息地趴在他的侧脸上,寂静得好看。

    他笑得冷清,让夭夭琢磨不透其中的含义,明眸皓齿却又迷人得让她心脏都在砰砰砰地狂跳。

    这样似嫡仙的美人儿,却愿意给她沐浴穿衣,陪她睡觉还做吃的给她……

    凤珩真好,不是吗?

    在逍遥殿住了几天,夭夭不是黏着凤珩让他陪自己聊天,便是独自一人在殿中自娱自乐。

    哦对了,晚间入眠还能拉着凤珩做羞羞事。

    说来也怪,除了第一次,之后的每次都是夭夭主动,而凤珩总是一副“你既然想要我就给你吧”的态度。

    这让夭夭对凤珩很是愧疚——毕竟做羞羞事能涨她修为,对凤珩似乎没有什么用处。是以白日里她便更黏凤珩了,用身体力行来逗他开心。

    凤珩一笑,她就觉得自己还是有用处的。

    可是日日重复着这枯燥的生活,即使有凤珩,夭夭开始无聊了起来。

    这日,夭夭从花圃里摘了一朵花卡在耳后,便蹦蹦跳跳地跑到书房找凤珩。

    刚进书房,凤珩正好背对着她在找书,她狡黠一笑,跃身朝凤珩蹦去就直接挂在了他背上。

    而凤珩对此已习以为常,背上挂着她也能面不改色地继续寻书,仿佛她不存在一般。

    夭夭生气了,一口咬住他的肩头:“凤珩,我无聊。”

    凤珩这才停下自己的动作,偏头蹭她:“怎么突然就无聊了?”

    “这里就你和我,都没有人陪我玩,我想萝卜了……”

    凤珩脸色一沉,倏而将她拉下带到自己身前:“你要离开?”

    夭夭被他阴雾的眼神吓到,小心翼翼地说:“我没有要离开,凤珩你怎么了?”

    听到她说没有要离开,凤珩眸中的阴沉逐渐褪去,他摸了摸她的发顶:“我没事,只是以为你要离开我而已。”

    夭夭见他恢复了正常,他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凤珩,也放下心来,笑道:“我不会离开你的,你放心,我保证!”

    凤珩看着哄他的夭夭,乖巧得不像话。他将她拉进怀里,感受着她依赖地回抱住自己,满满的安全感让他安心,这才低声哄着夭夭:“我明日便去要几个人放进逍遥殿,陪你玩好不好?”

    夭夭紧紧地环住凤珩的腰,用力点了点头,并没有开口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夭夭只要一回想起凤珩方才的表情,她的心里就会酸酸的,很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