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夭躲过从主殿出来的宫女,从微开了一小口的窗棂瞄了一眼,确定里头仅剩皇后一人了,便慢慢攀上窗台蹿了进去。

    皇后梁氏正背对着夭夭坐在梳妆台前,夭夭也不动弹,只安静地站在她的身后透过铜镜看她,赤红的瞳孔在上挑的眼眶中熠熠生辉。

    忽然,梁氏一个不经意的抬眸,恰恰对上了夭夭的眼眸,她猛地睁大了眼睛,手中的桃木梳应声而落。下一瞬,吓得收紧的喉咙逐渐平缓下来,梁氏如同一只没有生命的木偶一般愣坐在铜镜前,目不转睛地同一只雪白的狐狸对视着。

    很好,猎物上钩了。

    夭夭也不现人身,一跳便勾住了梁氏的衣领,蓬松的毛发与她光滑的后颈亲密接触,她却没有任何观感一般任由夭夭胡作非为。

    狐狸尾巴在得意地左摇右摆,轻轻停着圈住梁氏的蝴蝶骨处,夭夭伸舌舔了一口梁氏的耳窝,眸中射出一道诡异的红光。

    更令人吃惊的出现了,狐狸舌头刺挠地上绕,竟吐出了人话——

    “想要得皇上的心,那还不简单,”夭夭媚眼如丝,吐出的凉气冰得如同寒冬腊月的风霜,“待皇上宣你侍寝时,扇他三个耳光。成了,他就是你的。”

    倒垂的尾巴再次翘起,夭夭蹭了蹭梁氏的面颊,再度开口:“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梁氏僵硬的回答让夭夭很是满意,她奖励似地舔了一口她的眼睫:“三巴掌过后,你会清醒,到那时,皇上会永远爱你。”

    完成蛊惑的最后一步,夭夭的瞳色红得热情奔放,比火甚燃,她轻踱着步后退,只听窗棂一声嘎吱作响,似阵风吹过,仿佛至始至终都无人踏足此地。

    夭夭凭着记忆往逍遥殿走去,不巧却被人发现了她。

    “哪来的狐狸!”

    夭夭一听,浑身毛都炸了起来,这声音怎么那么像当初抓她那厮的声音?

    来不及回头,夭夭见了一个拐道便冲了进去,一时急切,她扭身换回了人身,垂首唯唯诺诺地走了出去。

    “诶,你看到一只白色的狐狸狗过去没?”

    夭夭忍下狐狸后面跟的“狗”字,颤颤巍巍地往身后指了指:“它往那边跑去了。”

    那群蠢货果真听话地跑了过去,夭夭正长呼出一口气呢,霉事儿又上门了。

    “前面的那个,站住!”

    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自耳畔掠过,夭夭皱眉咬了咬下唇,认命地低头回身,弯了身子行了礼:“公公有何吩咐?”

    “抬起头来。”

    这声音明显与第一声不同,显然是两个人。

    而宫中除了太监的男性并不多……

    夭夭顿时如临大敌,不会是凤珩最介意她遇见的那个九五至尊,明元帝吧?

    “皇上叫你抬起头来呢,没听见吗?!”

    果然……夭夭脑筋飞速地运转起来,是逃还是攻?

    决定不过一差之间,夭夭浅笑着缓缓抬头,刚好将自己的整张脸暴露在明元帝眼中。

    不出所料的,明元帝看愣了。

    夭夭心中略微作呕,真是一个老男人还色心不死,但面上不显,她转了个方向,恰好利用明元帝肥硕的身躯将自己同那太监隔绝开来。

    她笑得更是灿烂,明元帝的手都不自主地想要伸向她的脸……

    放下了。

    夭夭迈着小步绕过明元帝,倏而对那太监露出明媚的笑容——

    真是一群废物。夭夭心里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