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咖啡店的桑要眇一时萎靡不振,出门就撞枪口,把她想逛街的心情都消磨殆尽了。

    硬是瞎逛了一通,什么都没买桑要眇就回了公寓。

    这种天气出门做什么?吹空调捧西瓜看剧才是美妙人生啊!

    桑要眇卸了这化不到两个小时的妆,换上睡衣吃瓜看剧,不到半钟头就倒头睡了下去。

    昨天晚上,她真的被折腾到很晚才睡,更别说时差都没倒过来了。

    这一睡,就睡到了顾尔珄回来。

    像是有心灵感应,顾尔珄刚进房间,桑要眇就冷不防挣开了眼睛。

    房间里的灯被打开,桑要眇皱着一张脸揉眼睛,嘟囔间还带着浓浓的奶腔:“哥哥…现在什么时候了?”

    顾尔珄上前捧她的脸亲了一嘴:“快六点了。”

    “我睡了快六个小时啊……”

    顾尔珄一愣:“没吃饭?”

    他今天早上临走前特意叮嘱过她厨房里放了吃的,不喜欢的话就出去吃订外卖都行,桑要眇还没有弄手机卡,他又忙,都没法中途回来看她。

    还以为她应得那么爽快是听进去了,再说这么大个人了在外生活五年却还是没有学会照顾自己。

    桑要眇才退散睡意就看到顾尔珄黑了好几个度的脸。

    她反应过来,连忙凑上前回亲他一口,又不敢在顾尔珄面前提雷梓桐,怕露馅,只说了大概:“我吃啦,出去吃的。早上逛了一会儿街,吃完饭才回来睡觉的。”

    顾尔珄这才平息了怒火,看她数秒,忽然就将她一把抱起!

    桑要眇大叫一声,急里忙慌地盘腿在他腰间,手挂着他的脖子:“哥哥你干嘛!”

    “怎么这么轻?”顾尔珄掂了掂她的屁股,“刚绕道去买了点吃的回来,我们去吃饭。”

    “那你别把我弄摔啦。”桑要眇稳住了自己的身子,乖乖由着他像抱小孩一样抱着她,看上去她简直就是顾尔珄的腿部挂件。

    来到饭厅,桑要眇一下子就被桌上散发出的饭香勾起了食欲:“好香啊。”

    顾尔珄把她放下坐好,桑要眇手快地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嘴里吃下去,美味得快要飞起来。

    面对顾尔珄,她也懒得管吃相雅不雅观,吃饱了才是硬道理。

    顾尔珄吃得慢条斯理,期间还不忘给她夹菜添肉,直到把她的饱嗝给喂出来。

    桑要眇腆着肚子去客厅瘫着消食,顾尔珄洗完碗后走过来,把她拉起:“刚吃完别坐着。”

    “……”

    如果没有今晚会发生的事情,顾尔珄真的是个尽责的哥哥。

    两人磨磨蹭蹭到睡觉时间,桑要眇洗了澡穿着睡衣出去时,突然就变得拘谨起来。

    像这样正儿八经的同居生活,好像是第一次?

    想想就有点害羞呢。桑要眇做作地拍了拍自己燥红的脸蛋,却发现顾尔珄没在房间,而是在客厅拆包裹。

    “这什么……”东西?

    后面的话在走进看清后吞回了肚子里——今天早上收到的快递居然是情趣内衣……

    桑要眇挠头站在原地,盯着一本正经地往她身上比划情趣内衣的顾尔珄:“哥哥,你什么时候买的?”

    “昨天在机场等你的时候买的,没想到今早就到了。”

    桑要眇一回想他去接她时的冷面冰霜,再脑补他在等她落地前上网订购了情趣内衣的画面……这样的反差,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垂头看款式,是浅粉色的蕾丝三点式风格,胸前没有任何插垫,仅有一片单薄的蕾丝布料,裙摆稍宽,将将遮住半个臀部,内裤居然是丁字裤。

    “哥哥……”桑要眇语重心长地拍上顾尔珄的肩,“这五年你经历了什么?”

    顾尔珄懒得回她,把东西塞进她怀中,语气轻快:“换上。”

    她是不会屈服的!桑要眇心里这样想着,身体却诚实地接过,娇嗔道:“badbad!”

    顾尔珄:“……”

    桑要眇换好后还矜持地披了一件浴袍,对着镜子把头发拨到一旁,她清了清嗓子,想想还是把障碍物脱掉,面红耳赤地刻意走着猫步出了浴室。

    “哥哥。”

    顾尔珄半靠在床头,听到桑要眇的声音后把目光从手机屏幕转移到她身上,喉间忍不住一紧。

    桑要眇酥胸高耸,一大半的浑圆暴露在内衣之外,边缘恰恰挡住了粉色乳晕,没有遮拦的情况下娇嫩的乳头掩在浅粉色布料里却分毫不显。

    蕾丝绰约透出完美的腰线,丁字裤少得可怜的用料盖不住什么,她每走一步,都能隐约看到稀疏细软的毛发卡在里头很是憋屈。

    顾尔珄淡定地把手机放在床头,他朝桑要眇伸出手:“现在是真的很性感了,我的又又。”

    他在回答今天早上的那个问题。

    badbad!【菟丝花式娇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