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断后,桑要眇把自己扔在床上,动都不想动。

    顾尔珄才给她找了一个电台广播的面试机会,桑臻荣居然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

    这下倒好,她终于要面对这一对把她送出国的夫妻了。

    说实话,她一直都把桑臻荣和顾瑶当做游戏中的npc来对待,可就是这样的npc,偏偏是能左右她生活的角色。

    在通话中已经说好,明天一家四口一起吃个饭。

    桑臻荣只知道顾尔珄给她找了工作,却不知道她这些天一直和顾尔珄住在一起,指不定他还以为她和顾尔珄早就分手恢复了兄妹关系,不好意思求爸爸才转脸请哥哥帮忙找工作。

    而且听桑臻荣在电话中的意思,似乎是很不理解她为什么要去电台工作。

    桑要眇总不能说因为这是她前世的专业并且对这个很感兴趣吧?

    想想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她头疼欲裂。

    而更让她崩溃的,是明天会偶遇到的人。

    不得不说,这世界真的是太小了。

    顾尔珄比桑要眇还早知道要家庭聚餐的事情。

    自从上了大学,他就再没有和顾瑶桑臻荣一个屋檐下住过,两方总会巧妙地错开。

    但他现在对这个倒无所谓,因为他早已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顾尔珄了。

    把桑要眇的不情愿看在眼里,顾尔珄帮她挑好衣服又给她换上,嘴里嘀咕着:“我看你像我女儿。”

    “……”桑要眇一时间无法反驳,这些天顾尔珄对她的照顾无微不至,说是养小孩也很贴合现实。

    穿好衣服后,桑要眇站在全身镜前,顾尔珄从背后搂住她:“他们再也送不走你了。”

    桑要眇心里一酸,重重地点了点头。

    没错,她要精神一点,nppc,她现在可是手握反派的大boss!

    只可惜,好不容易唤醒的活力,在一个小时后走进包厢时碰到的雷梓桐面前,坍塌得溃不成军。

    桑要眇看向穿着服务生制服的雷梓桐,语气中有拗不过剧情的无奈:“好巧,你在这里工作吗?”

    雷梓桐正想回答,却在看到桑要眇身后的顾尔珄时愣住了。她刚从包厢出来,知道里面的男人是桑要眇的父亲,女人她不熟悉,但八九不离十和桑要眇脱不了关系。

    所以……顾尔珄是过来见家长的?

    要谈婚论嫁了吗?不知为何,雷梓桐心中很不是滋味。努力撑起一个微笑来,她点点头说:“是啊,我周末在这里上班。”

    刚好这时桑臻荣从里面看到了桑要眇,他招手:“又又,你和你哥一起来的?快进来!”

    桑要眇应了一声,原本觉得没什么,却见雷梓桐一副吃惊的模样来回看她和顾尔珄:“你们……是兄妹?”

    “……”桑要眇下意识后退一步抓住了顾尔珄的手,什么叫猪队友?桑臻荣当之无愧。

    顾尔珄冷着眼牵桑要眇从雷梓桐身边擦肩而过,吐字清晰却极轻:“关你什么事?”

    ……

    雷梓桐出了包厢后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回想起几年前的种种细节,都明确指向了顾尔珄和桑要眇是情侣关系这一点。现在,她却知道了顾尔珄和桑要眇是兄妹?

    她喃喃道:“这…这…这不是……乱伦吗?”

    “你在嘟囔什么?”

    雷梓桐被这熟悉的声音吓得猛地抬起头来:“你…你怎么在这儿?”他不应该在另一个包厢吗?

    眼前这个人和五年前比没有多大变化,一样的器宇轩昂,光芒万丈,只是变得更成熟稳重了。

    他是蓝斯。

    半个小时前雷梓桐就见到了蓝斯,她不敢面对,就和另一个服务生换了包厢服务,正好是桑要眇的那个包厢,也让她知道了那个秘密。

    谁知还是没有躲过。

    命运的齿轮再偏离轨道也会转回起点。

    比如主角们的重逢,也比如蓝斯和雷梓桐相遇后从折磨到相爱的套路。

    对于包厢外这一幕,桑要眇并不清楚,她只知道——

    这家酒店的饭菜,一点也不好吃。

    四个人的聚餐,每个人心中都埋着场大戏,只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习惯了粉饰太平。

    从桑要眇和顾尔珄一起进入包厢,桑臻荣和顾瑶就应该猜出了什么,但他们没说,还是像五年前一样避而不谈。

    桑要眇松了一口气,都在装傻,这样也好。

    扯到工作这件事时,桑臻荣也没有过于追究,他很疼桑要眇,到头来还是尊重她的喜好。

    可是饭吃到中途,气氛就僵住了。

    因为桑臻荣说:“又又,你这几天是不是都住在酒店?都回家了怎么还住酒店,今晚收拾收拾回家住。”

    话中话,绵里藏针。

    桑要眇还买开口,顾尔珄就发话了:“她不回去。”

    穿书这个梗要写好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