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突然很安静。

    就在桑臻荣要发作时,桑要眇急忙开口:“家里离工作的地方太远,我这几天会在公司附近找房子,先不回去了。”

    纵使这样,桑臻荣的脸依旧是阴沉得可怕,顾瑶抚着他的背为他顺气:“你少说两句,又又是成年人了,能不懂安排自己生活吗?”

    “下午还有个会,我们先走一步。”说完桑臻荣就起身,顾瑶见状连忙拿起东西跟上他,一起离开了包厢。

    这场饭局就这样不欢而散。

    桑要眇在心底叹了口气,这样的家庭关系真是畸形。

    桑臻荣不满顾尔珄却又不敢惹顾尔珄,顾尔珄的工作领域在房地产开发那边,而桑臻荣是搞酒店的,两者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闹僵没好处。对于桑要眇,桑臻荣又不舍得她夹在中间难做。

    顾瑶对顾尔珄愧疚,不敢多言;对桑要眇不亲,不能多言。

    刚好,顾尔珄和桑要眇是没有血缘的兄妹,却谈恋爱了。

    桑要眇叹了口气:“哥哥。”

    “一切有我。”

    桑要眇第二天才知道,雷梓桐和蓝斯相遇了——因为网上铺天盖地都是蓝斯在昨天吃饭的酒店门口与雷梓桐拉拉扯扯的照片。

    她抚额:“作孽啊!”

    顾尔珄最近在研究做菜,不知是不是角色带给他的光环,第一次做就色香味俱全,很合桑要眇的口味。

    今天他做的是乌冬面,qq弹弹的面条口感让桑要眇一口气就吃了大半碗,谁知看到新闻后差点没呛着。

    “吃饭不要看手机。”顾尔珄皱眉把她手机夺下,起身替她顺气又喂她喝水,“你是三岁小孩吗?这都能呛到。”

    “没有,”桑要眇缓过来后嘴贫道,“叔叔,我五岁啦。”

    顾尔珄轻笑出声,捏着她的鼻尖不让她出气:“敢叫我叔叔,不想活了?”

    他捏的力道不重,桑要眇没有感到难受,反而还坏笑着去摸他的后腰。

    顾尔珄痒得一松手,她就顺势抱住他,由于他是站着而她是坐着的,所以她抱住顾尔珄时头刚好贴在他的腹肌上:“哥哥,你好硬。”

    “……又又,你越来越不害臊了。”

    桑要眇反应了两秒,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推开顾尔珄,佯装若无其事地继续吃面,还嘴硬道:“我说你腹肌硬好不好?是你想歪了,你才不害臊!”

    顾尔珄摸了摸她红透的耳尖:“我硬不硬你还不知道吗?”

    “啊啊啊啊你快别说话啦!”桑要眇猛地站起捂住他的嘴,刚想怼他好色,顾尔珄的手机就响了。

    两人一起把目光移到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他们对视一眼后,桑要眇就手快地滑了接听,按外放。

    顾尔珄开口:“喂,哪位?”

    “……是我,雷梓桐。”

    桑要眇内心:来了!女主终于要出招了!!!

    顾尔珄感觉到桑要眇抱着他的手变得松懈,挑起眉峰抱紧了她:“什么事。”

    “你能让我给我一个去你公司实习的机会吗?”

    顾尔珄没有第一时间拒绝,而是问:“为什么?”

    雷梓桐在电话那头手心都冒出了冷汗,她知道自己是因为嫉妒桑要眇有人疼才不甘示弱想要争取更好的生活,也因为蓝斯痛恨她当年的不辞而别而害她失去了工作,但她不能说,只避重而就轻地回答道:“我没有好的学历,这让我去不了大公司,也发挥不了自己的实力,我们曾经是同学,你……”

    “为什么不找蓝斯?”顾尔珄打断她。

    “……”也是,网上新闻满天飞,顾尔珄知道也正常,雷梓桐深吸一口气,“我不想再和他有牵扯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吧。

    “可我们不熟,凭什么我要帮你?”

    “你和桑要眇……是兄妹……”

    顾尔珄原本轻蔑的态度倏而转成了阴冷,他不喜欢别人拿这件事来威胁他。

    “上次我说得很清楚,雷小姐记性似乎不太好,那我就再说一次,关你什么事。”

    雷梓桐许久不说话,在桑要眇以为她挂了的时候才再度开口:“说出去的话,对桑要眇的名声,也不太好吧。”

    顾尔珄烦躁地想直接挂断,桑要眇却制止住他,冲他使眼色让他先答应下来。

    顾尔珄眸色阴雾地望着桑要眇,还是说了:“好。”

    通话结束。

    反观雷梓桐像淋了一场大雨一般的狼狈瘫软在地,桑要眇却是笑眯眯地摸着顾尔珄的眉骨:“哥哥,你刚刚好酷,特别霸道总裁。”

    顾尔珄没那么容易就被蒙骗过去,他扯开桑要眇的手:“为什么答应她?”

    “不想她多嘴呗,现在还不是对外公开的时候,你事业还在上升期,说出去了对你影响不好。”而且雷梓桐是女主,就算这时候不答应她,剧情到后面还是会让她得偿所愿。这句解释,桑要眇并没有说出来。

    顾尔珄“啧”了一声瘪嘴看向天花板,口气突然就变得无赖起来:“可我不高兴了。”

    “那也应该是我不高兴吧……啊哥哥!你摸哪里啊?”

    “你要补偿我。”顾尔珄蹂躏着她包裹在牛仔短裤下的蜜臀,埋头在她颈窝深深地吮吸着香滑白嫩的肌肤。

    桑要眇想躲躲不掉,只好用言语挣扎:“这里是饭厅!”

    顾尔珄拉开两人裤链,咬了一口她的唇瓣,无辜状:“我正在吃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