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一点,睡了三个小时的桑要眇被顾尔珄叫醒。

    “哥哥……”桑要眇还没醒,嘟囔着,“我不想吃早餐了。”

    顾尔珄嗤笑:“一整天就知道吃,该去上班了。”

    “上班”一出,桑要眇兀地睁大了眼睛,才精神了一秒就萎了下去。果然,深夜节目真的很折磨人。

    但毕竟是第一天上岗,她不可以就这样懈怠!拍了几下自己的脸醒神,桑要眇就软着腿去了浴室。

    被忽略的顾尔珄看完她一系列的动作,摸摸自己的鼻头,认命地去换了衣服。

    他不仅是闹钟,还是司机。

    洗过脸后桑要眇精神了不少,等到了电台也醒得差不多了,照旧离别一个吻,桑要眇还附加了一句:“我赚的是辛苦钱,你得对我特别好才能吃香喝辣。”

    “好的,期待你带我吃香喝辣。”顾尔珄哭笑不得,看她进了公司后又等了几分钟才开车离开。

    ……

    这样的生活每天都在重复。

    白天顾尔珄上班,桑要眇送他走后继续睡她的回笼觉。

    有时候顾尔珄中午会回来和桑要眇一起吃饭,搂着她睡个午觉或者做点运动。

    再来是下午顾尔珄下班后两人共进晚餐,饭后他就会化身大色狼,吞了桑要眇这只狗崽子。

    消战后眯一会儿,桑要眇被顾尔珄送去上班,时间差不多了顾尔珄再来接她回家,继续补眠。

    桑要眇调整了睡眠时间后精神还算不错,但这混乱的作息时间让顾尔珄特别疲倦。

    虽说他从来不说,可桑要眇看在眼里,自然心疼得要命。

    还好一个月后她就被通知说因为反应不错,上级决定将她的工作时间从凌晨改到下午。

    桑要眇一高兴,就说要请顾尔珄吃大餐。

    她挺胸抬头,得意得很:“哥哥,我换了时间,也算是变相升职吧?今儿个我请你吃饭!”

    顾尔珄也很配合她,点点下巴就问她吃什么,桑要眇想了一会儿说吃火锅。

    等两人出门了,桑要眇才反应过来,不是要请顾尔珄吃饭吗?怎么又成了她来决定吃什么?

    啧啧,想想顾尔珄对自己好得那么让人不易察觉,桑要眇就花痴地笑出声来。

    两人去了一家风评很好的火锅店,刚到门口,顾尔珄手机突然响了。

    桑要眇停下脚步等他,却看他把手机放在了自己眼前。

    阴魂不散的雷梓桐。

    “接吧。”桑要眇耸耸肩,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

    顾尔珄接通,从“嗯”到“什么事”,又变成了“胃病?你直接和你上级请假就行,不必知会我”,最后一句是“祝你早日康复出院”。

    桑要眇本来还没觉得什么,听到后面却愈发觉不对味来。

    雷梓桐住院了……因为胃病?!

    桑要眇震惊在原地。

    不是因为雷梓桐胃病住院没通知蓝斯而是告诉了顾尔珄,而是因为——

    雷梓桐住院的第三天,也就是明天。

    是她、桑臻荣和顾瑶的死期。

    《所有人都爱我》中,桑要眇出场的机会微乎极微,甚至只有一段话就概括了她的生死。

    而在原文中,她死的那天,顾尔珄仍陪在胃病住院的雷梓桐身边,是一个深情不移的男二号。

    桑要眇下意识松开了顾尔珄的手,她低头失神地看着地面,突然害怕起来。

    会不会不管怎么变,她的结局都是死亡?

    顾尔珄察觉到桑要眇的不对劲,也不管雷梓桐在那头的有病呻吟,直接挂了电话走到桑要眇面前,问她:“怎么了?”

    桑要眇脸色煞白,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无声地看着顾尔珄。

    顾尔珄叹了口气,以为她是害怕雷梓桐耍什么花招,搂她入怀:“又又别担心,哥哥只爱又又,你知道的,对不对?”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魔力,桑要眇剧烈的心跳声渐渐平息下来,她放松了神经,更用力的回抱他:“对。”

    她不会死的。

    像原文中顾尔珄为了雷梓桐黑化,不也没发生吗?

    顾尔珄是她的。

    连命也是。

    最后一句一语双关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