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顾尔珄和桑要眇牵手到病房,桑臻荣已经醒了。

    桑要眇下意识想要松开手,却被顾尔珄攥得更紧,她很明显地看到桑臻荣脸色黑了好几个度。

    顾瑶的床位是空的,估计是被带去检查了,所以病房中只有他们三人,一股尴尬的气流在蔓延。

    “爸爸……”桑要眇上前一步,和顾尔珄相握的手便大剌剌地暴露在空气中。

    桑臻荣不看桑要眇,只一言不发地看着顾尔珄。

    也不知道这俩人到底在看什么,桑要眇夹在中间好像快要窒息了一般,她头有点疼,为什么夹在中间的永远是她啊……

    半晌,桑臻荣以鼻息重重“哼”了一声,结束了对视所带出的电闪雷鸣。

    这时恰好顾瑶回来了,众人在一系列检查之后确认病人无恙了才离开。

    病房里变成四个人,却更是尴尬。

    顾瑶叹了口气,她对桑臻荣温婉地笑:“你还要崩到什么时候?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

    桑臻荣扁嘴,正要翻身背对顾尔珄和桑要眇时,身子蓦地一僵,到底对桑要眇开了口:“又又带人回来怎么不和爸爸介绍一下?”

    是的,桑臻荣妥协了。

    昨晚睡前,他看到了那份资料,一份顾尔珄为了桑要眇、与顾瑶解除母子关系的资料。

    顾瑶一直以来都和顾尔珄不亲近,打从心里觉得对不起他,没有给予他足够的母爱。

    桑要眇走之后,顾尔珄和她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真的面对时,却不知如何是好。

    桑臻荣刚看到的时候气得差点没把书房砸了,但导致这一切的却是他的女儿,一时气不打一处来。

    两人在房里一直沉默着,到了最后桑臻荣说了一句:“肥水不流外人田,那就这样吧。”

    谁知这晚注定是不眠之夜,好不容易睡着,后半夜顾瑶又突然肚子疼。

    而后一系列的车祸手术住院……还真的是彻底放开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吧,他们也老了。

    听到桑臻荣的话,桑要眇的脑回路没转过弯来:“……啊?”

    顾尔珄眉梢微动,他笑容得体,朝桑臻荣方向微弯了身子:“伯父您好,我是顾尔珄,又又的男朋友。”

    窗外的光呀,像河流倾泻而入,透过玻璃旋出光晕,是暖的。

    桑要眇仿佛被这一份天大的喜悦砸晕了脑袋,同顾尔珄回家给桑臻荣和顾瑶收拾换洗衣物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下车时,顾尔珄无奈地皱眉笑着拍拍她柔软的脑袋:“还没回过神来?”

    “哥哥,我好像在做梦啊。”

    看到她一脸的傻里傻气,顾尔珄心都化了,但他知道,他们俩还需要解决一件事。

    半搂着桑要眇进家门,顾尔珄把她稳稳地放到沙发上坐下。他的手抵在桑要眇的肩膀上,桑要眇坐着,他半跪着,两人抬头垂首间满是柔情蜜意。

    可接下来顾尔珄的话却让桑要眇僵了嘴角。

    “又又,你是谁?”

    桑要眇目光闪烁着想要躲开顾尔珄的沉郁眸色,却被他无形的压制弄得动弹不得,她颤抖着声:“哥哥……我就是又又啊……”

    “你是又又,”顾尔珄把两人距离拉近,“又不是又又。”

    桑要眇咬着唇,不敢说话,她怕多说多错。

    “你知道很多事情,比如雷梓桐,比如车祸,对不对?”

    “……”桑要眇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吞咽声,血腥味在喉道炸开,腥甜涩口。

    顾尔珄循循善诱道:“从你和我亲近的第一天起,你就变了,对不对?还是说,这具身体,换了个灵魂,也不一定,是不是?”

    “哥哥,我……”

    顾尔珄打断她,一字一顿地:“你想不想告诉哥哥呢?如果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心里真正的想法,就不能理解你的感受,会有一道线一直卡在我们之间……又又,你说对吗?”

    可是如果我说这个世界不过是一本书,就彻底完了!桑要眇在心里咆哮着,狰狞得她眼角通红。

    “好了好了,我不问了。”顾尔珄一见她哭就不敢再问,直起身来把她抱住安抚,“又又乖,我不问了。”

    她哭了?桑要眇抽了一口气,才感觉到一阵酸气从鼻头上涌。

    顾尔珄拍着她的背,动作温柔得不像话,她握紧了拳头,终于哑着声开口:“哥哥,我是重生的。”

    桑要眇只能这么说,别无选择,再说穿书知道剧情和炮灰重生也没什么区别,本质上都是能够知道未来走势。

    这不算骗。桑要眇自我催眠道。

    顾尔珄一怔,缓缓放开她,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能看到的只有满满一眼眶的泪水。

    他叹了口气,把她额间因为紧张留下的汗水擦掉:“我知道了。”

    如果是重生,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顾尔珄不再多问,他能听到桑要眇的亲口承认就放心了。

    他会问,又想要桑要眇承认,是因为他知道桑要眇要一个人坚守一个秘密有多辛苦。桑要眇一旦和他说了,会过得开心得多。

    顾尔珄希望桑要眇永远开心快乐。

    果不其然,桑要眇说出口后见顾尔珄对自己还是一如往常的态度,心里的郁结居然解开了。

    这个秘密太沉重,现在有顾尔珄知道,她竟舒心不少。

    见顾尔珄不再追问,她犹疑了一瞬捧着他的脸问:“哥哥,你会不会觉得我是怪物?”

    “不会,”顾尔珄轻轻地吻了她的额头,“就算是,也是我一个人的小怪物。”

    多好啊,上天赐给他一个小怪物。

    独一无二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