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硬上弓”一出,全班顿时鸦雀无声。

    不是面对陈西顾,阮唐唐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她一副教导主任的架势拍拍手教育他们说:“自习呢自习呢,给我好好学习啊,专心!”

    所有人:“……”

    看大家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后,阮唐唐躬着腰朝林弋勾了勾手指,轻声道:“你过来。”

    林弋听话地过去,就听到她说:“你给我发点种子,我要回去研究研究。”

    “……”他不该小瞧阮唐唐的。

    面上不情愿,作为阮唐唐的闺中密友,林弋还是极其迅速又面不改色地给她发了过去。

    阮唐唐会向林弋讨要种子资源,其实是因为她琢磨出了一个理——霸王硬上弓的前提是,熟能生巧。

    成功接收了以后,阮唐唐一脸贼笑地插上了耳机,头一低,长发盖住两边的视线,开始“研究”起来。

    还好下午没有陈西顾的英语课,其他老师也不会管阮唐唐上课到底开没开小差,所以阮唐唐就这样平静地看了一下午不可描述的视频。

    等她抬起头来,脑袋都快充血了。

    她黑着脸看向林弋,不等他捂住耳朵就快速地挪到他耳边小声道:“还是我家老师好看,这些东西都是什么鬼!”末了又斜眼看他,“林弋,我错看你了,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啧啧啧。”

    林弋:“……”

    阮唐唐习惯成自然,第一回的不是自己的屋而是陈西顾的。

    刚按完密码开门,阮唐唐就看到了只穿着一条休闲裤的陈西顾。

    放在往常她肯定是一副流氓气派地上去言语调戏了,可今天不一样。她今天可是恶补了小黄片的阮唐唐,所以一看见完美的肉体,她的脸立马爆红,满脑子瞬间充斥了满屏的嗯嗯啊啊……

    不过对比了一下,果然还是自家老师的条件要好得多。

    陈西顾面无表情地拉过搭在沙发上的t恤穿上,冲她点了点下巴:“去书房等我。”

    阮唐唐咬牙,陈西顾真的好严格,尤其是对女朋友!

    她拽着书包带子路过陈西顾时,他正在喝水,性感的喉结反复活动将柠檬水咽下,满满的荷尔蒙在空气中发酵……

    又在想小黄片的画面了……阮唐唐的脸在持续升温,愈发的红——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面对陈西顾,就非比寻常的禽兽。

    当然,知道了原因她也不会改。

    还是没忍住,阮唐唐脚尖换了个方向,踮起对准陈西顾的喉结一咬,狡黠一笑:“我在书房等你哟。”

    陈西顾险些呛到,他摸着喉咙,面对一个人的客厅一脸淡定。

    能把书房说得那么意味不明的阮唐唐,真的是个惊喜的存在啊。

    虽嘴上逞能,但今天的阮唐唐异常乖巧温顺,说做题就做题,叫背书就背书,绝不含糊。

    直到作业完成得差不多了,她却不肯走。

    前几天她身体不舒服住在这里是方便陈西顾照顾,但现在她已经好了,当然就该回去了。

    他毕竟是个成年男人。

    “糖糖,你该回去了。”陈西顾强调道。

    阮唐唐耳根动了动,装作没听见一般,她一把坐在陈西顾腿上:“老师,我今天学了一点东西。”

    少女的清香在他鼻下环绕,陈西顾调整了一下坐姿,平静无波地问:“什么?”

    阮唐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轻轻舔了舔他的耳朵,复而含住吮吸,听到陈西顾的呼吸变得沉重才轻笑出声:“想知道?你求求我呀……”

    陈西顾倏而沉下脸按住她的腰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糖糖,我们不能这样。”

    阮唐唐扬起下巴一脸无畏:“我们都已经这样过了,为什么现在不能这样?”

    “……反正现在不行。”陈西顾耐心哄她。

    阮唐唐才不听劝,她重新贴上他,还恶意地往那块小山包用力坐了坐:“我才不管,我只知道我喜欢你,就是想要你。”

    陈西顾:“……”他的发梢都冒出了汗。

    阮唐唐对他而言,简直就是毒药,随便一个动作一句话,哪怕只是靠近他,他都想对她行不轨之事。

    可没到时候,他得学会忍耐,阮唐唐还小。

    那夜的荒唐,完全是他混账,不能再继续了。

    是的,陈西顾把一切的错都归结到了他身上,阮唐唐没有错,什么错都没有。

    陈西顾内心再挣扎,他不说,阮唐唐就不会知道。

    此时的她,正扭着身子含住陈西顾的耳垂肉,沙哑地诱惑他:“我告诉你今天我学了什么。”

    “今天我偷偷看片啦,学了好多新姿势。老师,我教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