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舍不得,阮唐唐还是回了家。

    阮妈还倒奇了怪了,怎么一个天天要出门浪的泼猴儿突然就转了性子只知道窝在房里闷头大睡玩手机?

    她给自己剥了个橘子,又捅了捅旁边看报纸的阮爸手臂:“诶,你闺女儿是不是谈恋爱啦?我还看好陈老师呢,她可别给我整什么叛逆少年回来。”

    “……”阮爸侧过身继续看报,嘴里应道,“就是你不正经糖糖才不正经,拜托你正经点吧。”

    “哼,我正经的话能在初三就和你在一起?”

    阮爸语塞,不想再说话了,反正每次都是他老婆在理。

    “哎哟糖糖你舍得下楼啦。”阮妈怼完阮爸就眼尖地看到阮唐唐裹成熊一样出现在了楼梯口。

    阮唐唐边下楼梯边说:“妈,过完年初五我就要回学校上课了啊。”

    “这么早?”

    “我高三了嘛。”阮唐唐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道。

    她能承认学校安排高三在初八返校吗?她能承认刚计划好要去找陈西顾给他一个惊喜吗?

    不能。

    阮妈算算日子,拍了一把大腿:“那没几天了啊,明天就除夕,都没一个星期你又要去上学了,哎哟那不得饿瘦了你啊!”

    “不会的,我前几天回来你还说我胖了呢。”

    阮妈想想,也是,她女儿就是厉害,独居也能把自己照顾得妥妥当当。

    看阮妈被自己蒙混过关,阮唐唐顺手拿过她刚剥好的橘子,一整个塞进嘴里,享受着橘子果肉在口腔中炸开的清甜,又上楼了。

    还好有每天的视频聊天,阮唐唐也没觉得日子有多难熬,很快,就到了她“返校”的日子。

    初五这天下了一场小雪,阮唐唐为了能够给陈西顾一个视觉冲击,硬是只在外套里头套了一件针织衫就没再穿别的。

    等出门的时候,她才开始后悔。

    太冷了。

    她的牙齿打着颤,拖着行李箱上了出租车,挥手让阮爸阮妈快点回去:“天怪冷的,你们进去吧,别送了啊!”

    阮妈就差掉眼泪了,被阮爸拉着走还要一步三回头。

    等到了房子里感受到了温暖的味道,阮妈才伸展了下胳膊:“我还得叫隔壁的老李过来,三缺一啊!”

    阮爸:“……”

    ……

    阮唐唐按照前几天从陈西顾口中套出来的地址给出租车司机说完以后,就带着一点小雀跃靠在椅背上看向了窗外。

    要见到陈西顾啦。

    路程不算太远,二十分钟的距离。

    等下了车,面前这幢带有庭院一眼望不到头的住宅让阮唐唐突然产生了退缩的心思。

    陈西顾家好有钱。

    “我好像傍到大款了。”阮唐唐喃喃道。

    隔着一条街道,阮唐唐拨通了陈西顾的电话。

    “老师,”她吸了吸快被冻坏的鼻子,“你猜猜我在哪儿?”

    陈西顾那头很安静,他的声音贴在耳边尤为清晰:“在外面?是不是穿少了?好像感冒了?怎么这么重的鼻音?”

    随着一连串问话传来的,还有窸窸窣窣起身走动的声音。

    估计是急了,怕阮唐唐感冒还待在外头。

    雪花落在眼睫毛上有些发痒,阮唐唐挠了挠眼窝,又没心没肺地笑:“你出来接我嘛,我好冷呀。”

    陈西顾:“……”那头的动静更大了,“你别挂电话,我现在出去。”

    阮唐唐点头,想起他看不到又说:“好的,我不挂。”

    不到五分钟,陈西顾就出现在了门口。

    阮唐唐隔着一条马路朝他招手:“新年快乐!”

    陈西顾站在对面愣了好几秒,心里的滋味是酸甜苦辣什么都有。

    想抱她,想亲她,想把她拆吃入腹,融入骨血!

    回过神来,他几个健步冲到阮唐唐面前,没等阮唐唐说话,就攫住了她被冻得愈发娇艳的红唇。

    阮唐唐被用力地捧着脸,她却一点也不觉得疼,抬手回抱陈西顾,让这个吻更绵长了一些。

    她终于抱到陈西顾啦。

    天气也不算太冷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