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其他人什么反应,哪怕是向来脸皮厚的阮唐唐都涨红了脸。

    陈西顾……真是太直接了。

    还是陈母反应快,冲陈西顾使了个眼色:“糖糖还小呢!”

    陈西顾反倒笑了,他冲陈母点点下巴:“妈,你想到哪去了?”

    “……”陈母面上不反驳,心里却暗暗腹诽,个小兔崽子,她还能想到哪儿去?!

    阮唐唐笑出来圆场:“我的行李都放在老…咳咳……西顾的房间呢,就睡他房间没事的。再说……西顾很疼我,不会让我睡沙发的。”

    陈南璟偏过头握拳举在嘴边掩住笑意,他这个小弟妹似乎还不知道自己正在此地无银三百两。

    既然阮唐唐都开口说没问题了,那大家也没异议了。

    只不过在陈西顾临上楼的时候陈母把他拉到身边,小声嘀咕了一句:“还没结婚呢,妈也不那么急抱孙子,慢慢来…啊。”

    陈西顾:“……”妈,你想得到挺美。

    阮唐唐在房间自带的浴室洗完澡,正擦着头发呢,陈西顾就接手了她头上的浴巾,细细地帮她把湿发包住来回按压沥干水分。

    “我居然就这样见公婆啦。”

    冷不丁地,阮唐唐的话让陈西顾的动作顿了一秒,他调侃她:“这么确定是见公婆?”

    阮唐唐扬起头,几缕发滑落下又被陈西顾抓回去,她话中带着莫名的肯定:“那是自然,你不娶我,那你亏大发了!”

    “我怎么亏了?”

    “这世界那么大,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就只有阮唐唐一个,都送到你面前了你还不要,那不是亏是什么?”

    头发擦到八分干,陈西顾拿过吹风机,在鼓风声响起前说了一句什么,阮唐唐没听清。

    等风声停止,再问,陈西顾却不肯说了。

    阮唐唐郁闷,好奇心都被勾起,她索性扭身钻进陈西顾的怀里,欺身压在他身上,手掌抵着他的胸膛,屁股下是他蠢蠢欲动的大东西——

    她挺直了背垂眸看陈西顾时像不可一世的女王:“你不说,那我就把你吃掉。”

    谁知陈西顾两手一摊:“来吧。”

    阮唐唐:“……”剧本不是这样的啊……

    她硬着头皮把肩上的浴袍往下一扯,露出笔直的锁骨和如削的香肩,然后看到陈西顾的喉结在滚动时,忽然就不怂了。

    有反应就行。

    阮唐唐贝齿咬着唇,耳边像是有音乐伴奏一般打着节拍,边扭着身子边缓慢地褪下身上的浴袍……

    先是锁骨,再是乳峰,敏感的乳头遇到冷空气倏而挺立,娇艳欲滴,衣物受重力下滑,露出纤细的小蛮腰,肚脐圆润,紧实的小腹之下的稀疏丛林被隐约遮掩……

    陈西顾小腿微屈,一根不容小觑的硬物便顶上了不安分得在扭动的臀缝。

    阮唐唐腰一软,随着衣物落地声响,她的身上一丝不挂。

    饱满肥美的乳肉磨蹭在坚硬的胸肌上,阮唐唐舌尖在唇上溜了一圈,才亲上他,啧啧水声在静谧的空间格外响亮,毛孔扩张都分泌出了因情欲而生的香汗。

    十指与陈西顾的紧扣在两边,阮唐唐腰肢下陷顶到陈西顾三角区上的耻毛,又硬又刺,臀部提起而花户远离,龟头反而乘胜追击硬是扶摇直上碰到了阴唇!

    “嗯唔……”

    阮唐唐差点没瘫软在陈西顾的身上,刚刚铃口上挺撞到小肉芽,不用看都感受到有蜜水溢出了洞口。

    她错开唇逃离陈西顾吮吸的动作,舌根有些发麻,说话声都模糊起来。

    阮唐唐歪过身子滚到床的另一边,她说:“这还在你家呢。”

    她自然是故意的,谁让陈西顾不告诉她他到底说了什么。

    陈西顾看着自己身下已经憋到充血的肉棒,气得脖颈都泛了红,他一个跨步就骑上阮唐唐,硬邦邦的性器就这样“啪”的一声打上花户,阮唐唐颤着音瑟缩一下就感受到有个圆圆的东西挤开了细缝顶在穴口。

    肉棒还没进去,陈西顾俯身咬了她的耳朵。

    “我刚刚说的是,你本来就是我老婆,哪有什么要不要。”

    喟叹声起,一杆进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