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唐唐在陈西顾家里才住两天,就彻底俘获了陈母的心。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阮唐唐太甜了。

    对于一个只有两个寡言少语的儿子的母亲来说,还有什么比甜心女孩更讨她欢心呢?

    离开陈家的时候,陈母往阮唐唐怀里塞了好多吃的,就怕她高三了营养跟不上。

    等上了车,陈西顾的手随意搭在方向盘上,冲阮唐唐笑:“我觉得你才像我妈亲生的。”

    阮唐唐得意地扭了扭身子,鼻子快要拱到天上去:“天生讨人喜欢,没办法。”

    “也是,”陈西顾摆正身子,发动车前挑眉添了一句,“难怪我会喜欢你。”

    “讨厌!”阮唐唐拍拍爆红了的脸,“这几天你太油腔滑调了,好不习惯呀!”

    不知道是不是见了家长的原因,陈西顾的情话技能突然就飙了满格,阮唐唐再厚脸皮也抵挡不住他的甜言蜜语攻势。

    阮唐唐觉得,信手拈来的情话她来说就好,如果出自陈西顾之口,她会很害羞。

    而阮唐唐不知道,陈西顾的改变其实是因为那天下着小雪,她独自带着满身的惊喜来找自己的画面。

    小小的一只穿着单薄的外套,有雪轻飘飘地落在薄如蝉翼的脸上,她冲他招手大声说“新年快乐”,面上是比冬日的暖阳更璀璨夺目的笑容。

    就那一刻的感受,陈西顾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像夏天的空调,像水里的柠檬,像深夜的月光,像朝阳的滚烫——

    他最爱她了。

    这是阮唐唐过得最短的寒假,这预示着她只剩下小半年的高中生涯了。

    她刚回到学校,就觉得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死气沉沉的表情——也是,任谁也不乐意年没过几天就回校补课。

    估计就阮唐唐开心。

    再没有什么比呆在陈西顾身边更能让她开心了。

    阮唐唐照例在下午放学后在校外的拐角街头等陈西顾,只要再走过一条街道,就能到达他们所居住的小区。

    今天陈西顾来得有点慢,阮唐唐百无聊赖地买了甜筒蹲在路标旁吃着,每吃一口都能带出厚厚的冷气。

    冬天的甜筒最美味了。

    但得快点吃完,不然陈西顾看到就该骂她了。

    就在阮唐唐狼吞虎咽的时候,耳边就听到了稚嫩的童声。

    “姐姐,你都那么大了还要在冬天吃甜筒吗,对肠胃可不好。”

    阮唐唐身子一僵,扭头一看,便看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带着毛茸茸的棕熊帽子,一脸嫌弃地看她。

    “……”所以她是被可爱的小屁孩教育了吗?

    阮唐唐又咬了一口,看到小屁孩下意识吞咽了一下的动作时,直接就笑了出来:“哈哈,你是不是想吃?”

    “不想。因为吃了对身子不好,妈妈也爱吃,爸爸每次都会骂她。”

    自制力还挺强,阮唐唐索性转过身子面对他,边吃边问:“你叫什么?”

    “爸爸说不能告诉陌生人我的名字。”

    “小屁孩,是你主动和我搭话耶。”

    “小屁孩”眉头一皱,纠正她:“我才不是小屁孩。”

    阮唐唐不理他,吃完最后一口甜筒,看了看他身后,没有大人陪同:“小屁孩,你怎么一个人?你爸爸妈妈呢?”

    “爸爸惹妈妈生气了,带她去买甜筒了。”

    阮唐唐:“……”难怪他要教育自己,原来是对甜筒的怨念太深……

    正想着,阮唐唐余光就发现有一个拿着甜筒的女人匆匆从后面的冰激凌店向他们走过来,她后面还跟着一个不急不忙的男人。

    虽没有并肩走道,却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们俩是一路人——很明显的俊男美女,天生一对既视感。

    漂亮的女人拉过背对着她的小男孩的手:“顾哎哟,你干嘛要乱跑?”

    阮唐唐心想,原来小屁孩叫顾哎哟啊。

    顾哎哟抬手指了指阮唐唐,抬头看着他的漂亮妈妈:“妈妈,这个姐姐也在冬天吃甜筒,哎哟也想吃。”

    阮唐唐明显看到他妈妈拿着甜筒的手颤了一下,紧接着她身后那个男人上前一把将甜筒抢到手里:“刚刚你已经吃了一口,不能吃了。又又,你要给哎哟做榜样。”

    阮唐唐顿时觉得此时的女人特别像她被陈西顾抓包吃冰东西的样子,心里不免有些同情。

    然后她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从身后传过来,是陈西顾。

    谁知陈西顾第一句话却是对那个男人说的。

    “尔珄?”

    原来认识啊。

    阮唐唐听他们寒暄,也知道了漂亮女人的名字是桑要眇,不过她年纪小,他们的对话她就没参与,只能和顾哎哟大眼瞪小眼。

    简单说几句后就要分道扬镳,偏偏这时候顾哎哟冷不丁冲陈西顾来了一句:“西顾叔叔,你女朋友刚刚吃完一个甜筒,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