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唐唐终于要嫁给陈西顾了。

    这场婚礼,她等了四年。

    婚礼定在明天举行,阮唐唐摸着婚纱,很想给陈西顾打电话,却还是忍住了。

    阮妈总叫她不要太心急,这样讨不了好兆头。

    其实光是回味前几天试婚纱给陈西顾看时他的反应,就能让阮唐唐做梦都笑出声。

    那一刻,感觉自己就像是他独一无二的公主。

    为了求个吉利,她还是忍耐一下好了,反正未来几十年,陈西顾都是她的。

    辗转反侧到大半夜,倒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而另一头的陈西顾,则被陈南璟抓来喝了酒。

    陈南璟拿过一瓶啤酒,举到陈西顾的面前:“赶在三十岁前结婚,恭喜你了。”

    很难得,陈西顾万年不变的面瘫脸带了幸福的笑,酒瓶相撞,他喝了一口才道:“哥,你对嫂子也温柔点,别总板着一张脸。”

    “她又和小弟妹告状了?”

    “嗯,有时候不能什么都说,但也不能什么都不说。哥,你懂我意思吧?”

    陈南璟两年前就结了婚,不过和陈西顾不同,他和孟欢是商业联姻。

    但陈西顾看得出来,陈南璟喜欢孟欢,就是嘴硬磨了这么久都不肯说。

    孟欢比陈西顾还要小上几岁,是个被家里宠大的小姑娘,陈南璟总说她公主病很严重,却也不知道是谁给惯的,不还是他么?

    什么都要给孟欢最好的,孟欢说不行还是说喜欢他都会记在小本本上,简直就把孟欢当成了公主来养着,比起婚前的家里宠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他嘴笨,人又闷,做了什么都不会说,明明是为了孟欢好的事情到他那里就成了冷冰冰的命令。

    这不,前几天孟欢说要和大学同学聚会,陈南璟就默默地把聚餐地点定到了他要谈生意的酒店。

    在洗手间的时候陈南璟听到有两个男的在议论一个女人,话要多荤有多荤,他不想多管闲事,正要离开却听到了“孟欢”就是那个女人——

    所以他动手揍了那两个嘴贱的猥琐男。

    孟欢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只知道他打了自己的同学还不知悔改,勒令她不许再和这两个人来往。

    蛮不讲理!

    她这给气得就回了娘家,还不忘打电话给阮唐唐告状陈南璟有多无理取闹。

    虽说孟欢比阮唐唐大一点,但她们俩很合的来,没见几次面就成了很好的朋友,估摸着是性子都差不多,能说到一块儿去。

    在气头上的人哪里能和她唱反调?

    阮唐唐只能顺着孟欢的意安抚了她的情绪,等挂了电话才和陈西顾气鼓鼓地说:“哥他怎么这么轴啊?孟欢肯定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她好啊,她气的是哥总是憋着不肯说,这坏毛病要什么时候才能改?!”

    陈西顾抱过她坐在自己腿上,又亲亲她的发旋,哄道:“我会和他说的,你也别气了。”

    所以陈西顾这会儿才对陈南璟说了这么一句话。

    陈南璟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怎么做,陈西顾不好再多说。

    两人就这样相对无言,纯靠眼神交流,碰杯,一饮而尽。

    阮唐唐是被人拖醒的。

    昨晚睡得太晚,导致她今天起都起不来。不过还好,一捧冷水下去,她也醒了七七八八。

    让人上妆,做发型,再换上婚纱,阮唐唐感觉自己就像个人偶一样任人摆布,婚礼还没开始,她就有点累了。

    但一想到一会儿就可以见到陈西顾,她又振奋了不少。

    几个伴娘是她玩得好的朋友,其中一个看到她打扮完后的精致模样,还感慨了一句:“上学的时候你咋咋呼呼地就像个男孩子,要多野有多野,没想到一晃眼你就要结婚了。”

    阮唐唐冲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幸福完全洋溢在脸上永不褪。

    是啊,遇到陈西顾以后,从学渣到学霸,从大男孩到小女人,从高中到现在,变化每天都有,都在往好的方向去。

    陈西顾就是她命定的另一半,没有人可以替代。

    ……

    阮唐唐原本不紧张,因为这婚礼细节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直到她挽上阮爸的手臂,她才发现自己的心脏好像快要蹦出来了。

    她看到了一些陌生的面孔,那是家中长辈宴请的好友;

    也看到了许久未见的顾尔珄和桑要眇,以及当年坑自己的顾哎哟;

    还看到了跟陈南璟和好了的孟欢,虽然还在给陈南璟摆脸色但脸上却带着祝福的笑容;

    最后是林弋,他笑起来的样子像是嫁女儿一样欣慰,甚至还带着慈祥。

    而她的正前方,是陈西顾。

    他还是当年风华正茂的模样,唯一不同的是当初清冷的眉眼此时满是柔情。

    莫名的,阮唐唐不紧张了,她只是有点想哭。

    这么多年来,人人都羡慕她有一个二十四孝男友,她也很羡慕她自己。

    如今她终于可以把这个二十四孝男友名正言顺地变成二十四孝老公了——时间过得真快呀。

    当阮唐唐的手被阮爸交付到陈西顾手上的那一刻,阮唐唐硬生生把眼眶里的眼泪挤回了身体里去。

    尽管面前有头纱,她也要保持微笑,哭了会花妆。

    她才不要,那样就不美了。

    从“你愿意吗”到“我愿意”,阮唐唐的脑子都是呈现一片空白的状态。

    在“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这句话一出口,面前的头纱被掀开,阮唐唐彻底地看清了陈西顾的面孔后,她才后知后觉地笑了出来。

    一吻落下。

    在陈西顾蜻蜓点水后欲撤离时阮唐唐勾住了他的脖子延长了这个吻——

    什么矜持不矜持?

    她阮唐唐才不在乎。

    折腾了一天,阮唐唐被陈西顾横抱着进了他俩的新房。

    “好累。”

    阮唐唐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陈西顾的臂弯里,陈西顾低头亲了她一下,“给你洗个澡就好了,乖。”

    “嗯……”阮唐唐困得眼睛都要阖上了,但还不忘记抬头啄了他的下巴一口,“老公,你真好。”

    “老婆,你真甜。”

    “嘻嘻。”

    陈西顾把她放下坐在床边,拉下礼裙背后的拉链,上身的抹胸就软了下来,堆在腰间。

    阮唐唐今天穿的是乳贴,高耸的双峰却丝毫不见下垂,肉色的硅胶遮住了粉色的乳头。

    陈西顾看得眸色幽深,穿过阮唐唐的腋下又将她抱起,把累赘的裙子一把脱下后,便抱着只穿乳贴和丁字裤的她进了浴室。

    放好水,陈西顾回头,就看到阮唐唐自个儿坐在椅子上,身上还挂着他怕她着凉的浴巾。

    可能是听到了水流声,阮唐唐也没有那么困了,正在笑眯眯地看他。

    “过来。”

    阮唐唐听话地过去,圈住他的脖子:“老公,今天是我们结婚的第一个晚上耶。”

    “你不是困吗?”

    “现在不困啦,”阮唐唐把身上的浴巾扯开丢到身后,“我们做点正事啊。”

    “……你怎么总是这样?”这样的诱人。

    “哪样?”阮唐唐歪着头,她撕开乳贴,“这样?”扭扭屁股把丁字裤褪下,“还是这样?”

    陈西顾只是看着她,呼吸却变得粗重起来,阮唐唐眼神是单纯的,嘴角扬的笑却是勾人的。

    她踮起脚吻他,边含着唇瓣边问他:“老公,你都硬了,还要口是心非呀?”

    感觉到腰上的那双手收紧了力道,阮唐唐笑得更欢了。

    可下一秒没等她继续调戏,陈西顾就把她抱进了浴缸中——

    他也跟着进去了。

    迅速上升的水位顺着浴缸边缘哗啦啦地淌下地板,被温暖包围的阮唐唐逆着水流就用双腿圈住了陈西顾的腰。

    花户顶在湿透了的内裤上都能深切地体会到那热气腾腾的肉棒在张牙舞爪地宣示主权。

    阮唐唐上挪了下身子,两只乳球拍打在陈西顾的锁骨上,只要他一低头,就能吃透那股奶香。

    陈西顾一手揉捏她的臀肉,一手带起湿漉漉的温水覆上嫩滑的雪乳,有雪白的乳肉从指缝间跑出来,一收一放弹性十足,拇指和食指合作逗弄着翘起的奶头,粉色的乳晕都敏感得逐渐变成了深红。

    何九微说不出话来,只能从喉咙深处溢出难耐的娇喘,她的手胡乱地在水中扒拉着,竟也勾住了陈西顾的内裤边缘,用力一弹就听到了陈西顾隐忍的一声闷哼。

    然而没一会儿就成了她的求饶:“啊呀别!”

    陈西顾惩罚性地狠狠拽拉起她的乳头,贴着她的耳朵:“还要乱摸吗?”

    刚刚她弹内裤的时候,还扯下了几根耻毛,要多疼有多疼,肉棒都硬了几分。

    “不了不了……”

    她一在做爱的时候声音就娇得不得了,陈西顾也忍得难受,就把肉棒从内裤中解放了出来,直顶上沾满了不同于温水丝滑的粘腻的花穴。

    肿大的蘑菇头摩擦蹭弄翻开的花唇,他弹弄起那粒又硬又弹的小肉芽,听着阮唐唐断断续续的呻吟声,手指就这样带进了温热的水流挤进了窄窄的细缝,顿时把花穴涨得满满当当的。

    修长的手指有了水流和淫液的顺滑进出得非常顺利,抠弄几个来回后陈西顾又加了一根手指,感觉到甬道快被涨满后他一个抽出,直接用自己的肉棒顶替了上去!

    水面随着肉棒的抽送泛起一圈圈的涟漪,巨物冲进花穴时跟着捅进了一波温水,把整个小穴都被塞得满满当当的。

    阮唐唐梗着腰肢配合陈西顾的肏弄,窄紧的花道有水还有肉棒,层层褶皱掀开又合上,蚌肉荡着波纹在水中绽放,她一缩,就泄得一塌糊涂。

    “嗯啊……”阮唐唐只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云端,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只有欲望在支配着她的灵魂。

    生还是灭,都由陈西顾来掌控。

    被修得圆润的指甲盖陷进肩上的皮肉,陈西顾浑然不觉,他顿住不动,脑海中似乎有数不清的光点在他眼前晃悠,阴茎还因为水中的阻力被夹得寸步难行,他忍得手都在颤抖。

    等阮唐唐高潮余韵褪下,他又继续了抽送动作,因为怕水占用羊肠小径的空间,陈西顾没有将肉棒抽出太多,而是每抽出一点点就狠狠撞进去更深。

    这样的耸动让阮唐唐产生了再往里进自己会被捅穿的错觉,“老公…呃…好涨啊…啊……出去点嘛!”

    “这么爱撒娇,那刚刚是谁在勾引我?”

    “出去嘛……要破了…啊……”

    陈西顾才不出去,反而在挺起下身的同时又按住她的臀向下压,完美契合的凹凸尺寸让两人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畅。

    他加大了肏动频率,终于在那像长了无数张小嘴一样的水帘洞中找到了迸发炸裂的临界点,如同漩涡一样的花穴深处吮吸着龟头,他粗喘着气把阮唐唐整个托起,像抱小孩一样站立在浴缸中。

    阮唐唐惊呼一声后后背就抵在了墙上,犹如狂风暴雨的攻势向她袭来,陈西顾狠肏几十下,她腿一软,在浑身抽搐之下又迎来了新的一波高潮。

    陈西顾狠狠往上一顶,随波逐流,滚烫的精液排着队交代进子宫里,阮唐唐索性就虚脱得挂在了陈西顾的身上,跟着他的颤抖而摆动。

    等结束了浴室的战斗,陈西顾伺候着阮唐唐洗了个澡,临到床上没忍住,又来了一发。

    这下子,连总是缠人的阮唐唐都受不住了。

    只是不管她怎么求饶,都没有逃过这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