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曲线由上至下隐入水中投射出一道阴影,如削的香肩一路畅通延展出纤细的藕臂,肩胛骨轻动,柔美似蝶。

    冬青视力极好,他甚至能看到水下那若隐若现的腰窝,圆润小巧,玲珑可爱。

    这时宿窈似乎是手有些麻了,她撑起身子,半边浑圆就这样暴露在冬青眼皮子底下!

    粉嫩的,好像桃花蕊。

    冬青震在原地,体内似乎有一团热火在燃烧,直往下胯之间流窜,他的视线挪不开那团坚挺,看上去那么软,那么绵,如果……

    如果他能摸一摸就好了。

    冬青被自己的想法吓到,残存的理智告诉他不能大动作地落荒而逃,稳住心神后,他最后看了一眼那美人入浴图,便悄然离开了这个让他心神错乱的地方。

    他刚走没多久,浅露就回来了。

    时候到了,水该凉了。

    宿窈刚想说门口貌似有动静,浅露正好进来,她提起的心才放下。

    跨步出浴桶,即使是浅露也红了脸。

    她家小姐的身子骨生得实在是太美了!那细腰好似一手就能掌握,再看那挺拔的双乳……浅露低头看看自己的,叹了口气,一马平川的痛谁能懂。

    怕着凉,擦净了身便换上寝衣,外头还套了轻纱,要上榻前宿窈顿住,扭头问浅露:“方才有人来过吗?”

    浅露虽奇怪但还是低眸回答:“没有的,小姐。”

    宿窈点点头,可能是她太敏感了。

    冬青回到自己的房间,面上第一次露出了慌乱的神情。

    他给自己倒了一大杯茶水,也不顾茶凉便灌进了肚里,可心口的燥热丝毫不减。

    夏日本就燥热,哪怕是晚上也飘着闷,冬青扯开领口进到内室,坐在床边时,脑海中却浮现出刚刚偷窥到的画面——

    纤腰丰乳,乌发被拨到胸前,只有几缕发丝贴着脊背,趁得肤色尤其雪白。

    他没看到侧脸,却也能想象到宿窈当时的神情。

    肯定像兔子。

    眸子略红,水蒙蒙的像刚哭过一样,她一遇温热的水就这样。

    被热气蒸到的鼻尖也有点红,本就娇艳的红唇更是似滴水般柔软,若是这时候的宿窈叫出他的名字……

    “冬青…冬青…冬青……”

    冬青低头一看,那处竟是有了反应!

    掩住下身的狼狈,冬青去了净室,没让小厮烧水,就着井水就淋了一身,终于降了身体的热度。

    这夜,却不再平静。

    因为在梦里,冬青见到了宿窈。

    ……

    宿窈穿得单薄,坐在冬青的床榻上翻着书。

    冬青看她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来看向他,“你回来啦。”

    不知为何,冬青如何都说不出话,无法,他只能冲宿窈点了点头。

    宿窈掩唇轻笑几声,把书放置床头的暗格里,起身走向冬青,在离他一步之遥时却没有停。她接着走,就这样走到了冬青的怀里。

    冬青怀中娇软一贴,他下意识地抱住了宿窈的腰身,真细,比他看到的还要更细。

    看到?他什么时候看过?

    冬青甩甩头丢开这点心思,他低头看着宿窈,宿窈也在看着他,她攀上他的脖子,馥郁的桂花香将他团团包围,“冬青,你爱不爱我?”

    “……”爱!冬青还是不能说话,他用力地点了点头。

    宿窈看了一笑,拉下他的脑袋便在唇上印上一个吻:“我也爱你。”

    冬青被这个吻和这声告白弄得脑子一片空白,只是没想到,宿窈下一步动作更让他吃惊——

    她扯开了他身上的衣袍。

    画面一转,冬青已经压着宿窈上了床。

    两人赤诚相见。

    宿窈身上很香,她面上的笑是冬青从未见过的风情万种,冬青心尖一颤,他低首浅尝了一口她的唇。

    香甜可口。

    他又加深了一点舌根,宿窈喉间溢出一声娇吟,灵巧的舌也被动地跟他的纠缠,翻搅出的津液在齿间冲刷,冬青更热了。

    嘴上不停,冬青的手揉上了那让他震惊的浑圆。

    啊……比想象中更要软绵!

    宿窈贴着他的耳朵,吐气幽兰,“揉重一些呀,冬青。”

    冬青听话地加重了力道,软绵绵的两团任由他搓扁揉圆,那像桃花蕊的乳珠颤巍巍地在他掌心下发硬,他直觉自己有一处要抒发,但他却不知到底是何处!

    “年年……”

    他能说话了?

    冬青莫名地亢奋起来,他拱起下身,将那处比平日要更为粗壮的狰狞大剌剌地顶在宿窈的两腿之间。

    好丑……

    他看不清宿窈的下体是何模样,但他肯定,那里一定像宿窈一样娇嫩可爱。

    不会像他那里一样那么丑。

    冬青又大力揉了一把宿窈的乳肉,他沉下身子,那让他嫌弃的物什猛地撞上一片滑腻,浑身一颤,首端的肉洞紧跟着一吮一吐——

    “啊……年年!”

    冬青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