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窈窈很是不喜欢你呢。”

    从一开始,宿窈的态度便摆得很明显,同意五人一桌是为了不驳人面子,基本的礼仪,但她再温和的性子,也有发脾气的一天。

    这是上辈子因为一个不值得的男人害死自己的女子。

    宿窈告诉自己要大度大度,这已重活一世了怎么还这般受不住气呢?

    但她做不到,只要一见张韵心,她满脑子便都是冬青抱着她痛哭的画面。

    在丞相府,她已尽量避免了与张韵心的碰面,更别说秦昊了。

    今日倒好,一个两个都要过来堵她的气。

    张韵心尴尬得脸色煞白,她求助地望向冬青,眸中透露着的楚楚可怜似乎想让冬青替他出头,毕竟是宿窈不对在先。

    冬青放下茶杯,幽深的眼瞳像是要将张韵心吞噬,他掀起嘴角笑的时候,张韵心的心跳都漏了一拍,“冬青哥哥……”

    宿窈不可思议地看了眼张韵心,这人怎么这般不要脸?

    再者说,前世张韵心不应该是与秦昊狼狈为奸才对吗?怎么这一世偏偏就盯上了冬青?

    难不成张韵心是跟自己杠上了?!

    宿窈生平第一次想丢下从小到大所学的贤良淑德,此时此刻,她只想泼张韵心一脸的茶水。

    即使宿丞是个直肠子性格,他却教过宿窈,面对敌方不可率先坏了阵脚,以柔治刚才是正道。

    是以,宿窈依旧忍了下来,只是脸蛋气鼓鼓地,耳根都是红的。

    宿窈看向冬青,冬青正好在冲张韵心笑,她更气了,想着就这么离开算了,哪知冬青却是笑着对张韵心说:“你可真是脸皮比城墙还厚。”

    “扑哧——”浅露忙掩住嘴,但这可让人忘不了她刚才的笑。

    宿窈没笑,脸却被冬青戳了一下,“和这种人致气做甚?”

    张韵心被人这般羞辱,火爆性子的她下一瞬便拍桌站起——

    可面对冬青和宿窈淡定的面容,还有……秦昊戏谑地瞧她的表情。

    怎么……怎么和她想的都不一样呢?!

    于是她头一转,一手扯着浅露站起与她平视,一手扬起便要往浅露脸上扇去,“你笑什么笑!”

    不过眨眼功夫,一阵疾风略过,浅露面前猛然出现一个沉着脸的黑影,而张韵心,已经被人扭手掀身倒地!

    紧接着,二楼的客人便被唬得全跑光了。

    莽撞!冬青正要厉声喝住熊檽,思及宿窈还在,到底压下了到嘴边的话。

    他不能让宿窈知道他背后的身份。

    那是宿窈啊,是要沐浴在阳光之下的,本就不该陪他在地狱活着。

    “熊……”浅露被吓了一跳,手腕还有些疼,可她不敢暴露熊檽的身份,话到一半也和冬青一样吞回了肚子里。

    宿窈看了眼冬青,又看了眼浅露,再看了眼这个熊不熊的黑影……她怎么觉着就她一个人疑惑呢?

    冬青怕宿窈越想越多,不动声色地给了熊檽一个眼神。

    熊檽见后顿时面露菜色,众人眼前一晃,他便消失不见了。

    回到福记暗阁的熊檽不禁自我检讨,怎就头脑一热就出手了呢?

    再怎么疑惑现在也不是问的时候。

    宿窈把浅露拉到身边,居高临下地对张韵心道:“今日之事我便不和你计较,若你再乱来……”她眸中闪过一丝厉色,“你要知道,丞相府,本小姐说了算。”

    ……

    直到宿窈一行三人离去,秦昊仍然背对着张韵心坐在椅子上。

    片刻,他起身,面向泪流满面的张韵心,对她伸出了手,“你的暴脾气去哪儿了呢?”

    张韵心咬着唇,顺势起身,就是手腕特别疼,她别过脸,“不用你假好心。”

    秦昊把张韵心脸上的泪水擦去,笑容平和:“我们合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