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宿窈心中一直有一个疑惑。

    那就是前世的冬青与今世的他完全不同。

    宿窈能坦然接受冬青的阁主身份,是因为她爱冬青,但这份爱并不能让她忽视冬青的不对劲。

    冬青变了。她一直都看在眼里。

    变在哪里呢?变在……她“死”了之后。

    在她前世被毒死之前,冬青一直都是个笑起来腼腆阳光的少年。

    而在此之后,冬青便活得行尸走肉一般,步步为营,将张韵心和秦昊拽下神潭。

    重活一世,宿窈一直在提防张韵心和秦昊。逐渐地,她发现她根本不需要去在意他们,因为冬青已经像是能够预知未来一般挡在了她前面。

    这一世她没有死,她活得安然无恙,所有爱她的、她爱的人都在她身边,但张韵心和秦昊还是走向了死亡。

    宿窈从始至终都将这份疑惑埋在心里,直到刚才——

    她见到了一脸冷漠的冬青,随手一挥便要走了一个人的性命。

    宿窈满脑子都是一个大胆的猜想,她努力让自己不要太慌张,却还是没听到冬青在对自己说什么。

    她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没有颤抖——“冬青,你也回来了,是不是?”

    冬青顿住,却很快抓住了一个字眼,他忍下想要去抱住宿窈的冲动,蹙眉重复:“也?”

    回来……是他所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看到冬青眼中的震惊,不知从哪里传过来的酸气冒进鼻腔,宿窈用手捂住了眼睛。

    可还是有眼泪掉了出来。

    原来冬青也回来了,原来冬青也回来了。原来冬青也回来了。

    她在心里大喊。

    宿窈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只想哭。

    冬青一看到宿窈委屈地直掉眼泪,整个人都慌了。

    他不知道宿窈为何会哭。

    难道是因为他乱杀人?可张韵心是罪有应得!

    下意识就几步上前抱住她——她的身子怎么这般凉?

    冬青抱得更紧了些,吐字都是颤抖的:“年年不哭了不哭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不哭了好不好?”

    宿窈哭得很大声了。

    眼泪从指缝渗出,浸湿了冬青胸前的衣襟。

    冬青这下是真的害怕了。

    他总以为他与宿窈之间隔着一个很大的问题,不是莫忧阁阁主身份,而是他的性格。

    曾经那个单纯的冬青,早就在前世宿窈死去的那一刻,跟着一起死了。

    现在的冬青,心黑透了。

    从冬青重生的那一天起,他嘴上说要给秦昊和张韵心一次机会,以此掩饰自己暴戾的性子。其实不然,他在心里早已给他们下了死令,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没错,他就是恨,哪怕是上辈子的事,他也要带到这辈子来恨。

    不管经历几世,只要他还记得,他就不会放过秦昊和张韵心。

    就因为他们害过宿窈那一次。

    冬青不是个善人,却爱上了向善的宿窈。

    冬青的心黑透了,可面对时宿窈却是赤诚火热的。

    冬青看到宿窈哭,心里就止不住地胡思乱想——是不是宿窈嫌弃他、厌恶他了?

    他很害怕。

    以至于动了囚禁宿窈的念头——哪怕宿窈恶心他,他也不能离开宿窈。

    他本来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人。

    以前那个腼腆内敛的冬青,全是伪装的。

    若是宿窈没有死,他会伪装一辈子。

    ……

    窝在冬青怀里哭的宿窈哪知道冬青是怎么想的,她哭累了,脑袋都昏昏沉沉的,眼泪就慢慢停在了眼眶里不再掉出来。

    “……冬青。”带着鼻音的宿窈有种别样的娇憨,“我们一起回来了。”

    冬青不敢说话,只是把宿窈抱更紧了。

    宿窈继续道:“我就说你怎么变化这么大,我真笨,早该想到的。”

    想到了……就早点离开他吗?敏感的冬青停在宿窈腰上的手一僵,“……为什么哭?”

    五指收拢默默握成了拳头,他很怕宿窈会说她讨厌这个真实的他。

    “委屈,激动,难过,开心……什么都有。”

    开心?拳头松开了,冬青小心翼翼地问:“为什么开心?”

    “因为我死以后,最想做的,就是拥抱你,没想到我现在真的做到了。”

    宿窈没有撒谎。

    她前世死后,最遗憾的就是不能去摸摸冬青的脑袋安慰他说:“我没事,真的。”

    即使重头来过,她心里也有点遗憾——她还是没能安慰到那个悲痛欲绝的冬青。

    而现在,冬青也回来了!

    宿窈说想拥抱自己?冬青松开宿窈,两人之间拉开了点距离,他看着宿窈湿漉漉的眸子,“你不怕我吗?我这么……这么坏。”

    宿窈渐渐猜到了冬青的不安,她回视冬青,一字一顿地回:“不怕。”

    冬青与宿窈对视良久,才终于确认了她眼中的坚定。

    这就是他的救赎啊。他生命中唯一的救赎。

    “年年,”他的声音带了哽咽,“你真的不要怕我。”

    为了不让宿窈看到自己眼里的泪花,冬青复而抱紧了她,“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

    宿窈抬起手,回抱住脆弱的他。

    “我真的不怕,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怕。”

    宿窈很难过上辈子不能安慰冬青,庆幸的是,她现在能够抱他、亲他、告诉他——

    “我爱你,冬青,所以你不要难过。”

    上天不会亏待每一个温暖的人。

    真好啊,我们都回来了。

    小姐x大佬【完】

    其实这个结局我自己是很满意的。

    熊檽和浅露在前两章确认了关系;宿窈和冬青也扫清门前雪,知道了彼此的重生秘密,两人之间没了隔阂就只剩下甜甜甜惹

    所以,这个故事就结束在这里啦。

    明天上番外,不知道一个还是两个,或者合并。

    最后,你们都是温暖的人哟,给你们比心啦

    づ─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