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周不敢睁开眼,她知道圆周率在看她。

    她和一只鬼上床了——她喜欢圆周率,圆周率是唯一一个让她觉得自在的生物……或者说是会动的死物。

    但是圆周率是鬼啊,怎么办?

    睫毛颤抖得跟被风吹过的书页一般,圆周率凑近了周周,“周周睫毛好长噢。”

    周周:“……”看出她在装睡了?

    刚掀开眼皮,眉间就被亲了一下,“早啊,周周。”

    什么啊……周周把涨红的脸埋进枕头,声音闷到模糊不清,“……早。”

    太可爱了。圆周率想。

    他扶着周周的肩扳过来正面自己,又亲了亲她红彤彤的鼻尖,“不要害羞呀。”

    “哎呀你好烦。”周周抱住圆周率,把脑袋枕在他肩上,就是不让他看自己的脸。

    “……周周。”圆周率沙哑的声音响起。

    周周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嗯?”

    “你没有穿衣服。”

    “……”下一秒周周就钻进了被窝,“你出去吧,我留不住你了。”

    “不嘛不嘛。”圆周率隔着软绵绵的被子抱紧了周周,“我的周周呀,可真是世界第一讨我喜欢了。”

    这个浑身充满魅力的情话王啊……快停止散发你的魅力吧!

    周周戳他的酒窝,咬着唇纠结道:“人鬼殊途,我们以后怎么办啊?”

    圆周率一点也没有担心的意思,他笑得好看,“怕什么,我一直都会在你身边的。”

    “唉……”周周叹了口气,“不知道周女士知道我终身不嫁会是什么反应。”

    她总不能和周女士说她要和一只鬼共度一生吧?

    “周周,你不用担心这个。”圆周率亲亲她额头。

    他会娶她的,迟早。

    ……

    经过昨夜,圆周率恢复了一些零星的记忆。

    记忆关于他的身份,关于他的背景……即使只有一点,他也差不多推理出了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原因。

    他叫许嘉昂,而且现在应该还活着,但就是不知道身体在哪里,也不知道怎么回去。

    圆周率并不打算和周周说——因为他想多陪周周多几天。

    回到身体去这件事,远远不比周周重要。

    而且莫名的,圆周率喜欢看到周周为他们俩的将来愁嗒嗒的模样,会让他很满足。

    这天气越来越冷,才十一月,周周就已经拖出了衣柜里的大衣,把自己裹成一个球窝成一团刷剧看。

    圆周率被她赶到沙发角,因为他身子是凉的。

    从恢复一点记忆来已是一星期过去,圆周率第一次有了想找回身体的强烈欲望。

    ……他好想抱着周周啊。

    受不了周周不在自己怀里还不和自己说话,圆周率抱着腿看她,“周周。”

    周周头也不抬,“嗯?”

    “你那天为什么放开我的手啊?”

    周周的身子僵住了,她看向圆周率,“……你想知道吗?”

    圆周率点点头,“想啊,想了解你更多,想知道你的所有。”

    周周心里的那点不是滋味顿时烟消云散,她指挥圆周率去抱一床被子来客厅,而后让他裹住被子,她再一个后仰躺倒在他怀里,“这样就不冷了嘿嘿。”

    她舔舔唇,“你想知道啊,那我就说给你听。”

    圆周率终于有名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