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嘉昂终于要出院了。

    他挑着在周周下班的时候办理完了出院手续,然后两人就在许女士发光的目光里上了出租车。

    “咱妈真的很喜欢你。”

    正玩弄许嘉昂手指的周周嘴角抽了抽,“您还真不客气。”

    “那当然,你不嫁给我能嫁给谁?”

    周周对这个问题总是会害羞,她觉得他们俩的关系发展实在是太快了,然而许嘉昂却适应得如鱼得水。

    “知道了知道了,别说了。”

    许嘉昂也不强逼周周那么快就接受,只是嘴上逞个能罢了,他闻着周周身上的味道就安心得不得了,“周周你爱不爱我?”

    周周默默看了要驾驶座上的出租车司机,没说话。

    许嘉昂不依不挠:“周周,你爱不爱我?”

    “……”周周有一种出租车司机也在等答案的错觉。

    “爱不爱?爱不爱?爱不爱?”

    “爱爱爱!”周周看到出租车司机真的笑了,瞬间羞耻感爆棚,脸都红成了番茄。

    “嘻嘻,我也爱你。”

    周周看着窗外转眼即逝的风景,偷偷地笑了。

    ……

    许嘉昂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揽着周周的腰进了久违的小区,刚要说笑话逗周周笑呢,就眼尖地看到自家单元楼前站着一个男人。

    他眯起了眼。

    感觉事情不简单。

    果然,本来没说话的周周在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惊讶地出了声:“沈道?”

    呵,女人。许嘉昂身体里的水分全开始咕噜咕噜地冒酸气了。

    他紧了紧周周的腰,“他是谁?”

    ——潜台词是你背着我认识了别的男人不哄我你就看着办吧我肯定会哭着给你看的!

    周周显然没明白他意思,她神色自然地解释:“是我一个新朋友,就在你走…回去的那段时间认识的。”

    这时沈道已经走了过来。

    他的视线停留在周周腰上……的那只手上。

    沈道心里呲了牙,他还以为周周没有男朋友,一直忘记问了。

    看来失策了。

    调整好情绪,沈道眼里的失落只有许嘉昂看得一清二楚,他摸着后脑勺:“我最近联系不上你,只好来这里找你了。”

    从口袋中拿出玉镯,沈道递给周周:“这个你一直没去拿。”

    周周反应慢了半拍,才想起她忘记拿玉镯了,自从许嘉昂醒过来,她几乎都要住在医院了,倒真的没想到沈道还在为自己着想。

    她感激一笑:“我这几天都太忙了,谢谢你啊沈道。”

    沈道耸耸肩:“没事儿,小事而已。不过……这位是?”

    他看向了许嘉昂。

    不等周周回答,许嘉昂幼稚地扬起下巴:“男朋友,周周男朋友!”

    早该想到的,就是不肯信而已。沈道叹了口气,强打起精神冲许嘉昂笑:“我是周周朋友。很高兴认识你。”

    两人出手交握,不到一秒就松开,一点针锋麦芒也不见,所以周周也没感觉不对劲。

    直到告别了沈道,许嘉昂鼓脸搂着周周进屋后说:“周周怎么认识他的?”

    她才觉得事情不妙。

    周周和许嘉昂解释完,他阴沉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周周不知道他……”

    他喜欢你。

    许嘉昂没接着往下说。

    他了解周周,她肯定是对沈道喜欢她这件事不知情的。

    如果他挑明了,周周会无条件信他的说辞,与此同时也会对沈道产生愧疚感。

    许嘉昂不想周周为难。

    那么,他来把这份为难揽下好了。

    许嘉昂委屈地让周周给她顺毛:“我吃醋了。”

    周周莫名其妙地问他:“吃什么醋啊?沈道的?他就是我朋友而已。”

    真的是反应很迟钝了。

    许嘉昂继续无理取闹:“知道是朋友呀,可是一看到你和异性有交流,我就会吃醋。”

    “占有欲那么强的吗?”

    “对啊。”

    结果是周周接下来的话让许嘉昂大吃了一惊。

    她说:“那我就减少和他交流吧。”

    枕在周周腿上的许嘉昂转脸看她的眼睛:“你那么宠我吗?”

    许嘉昂以为他无理取闹的话周周会觉得他作。他都想好了,周周一不耐烦,他就亲她,哄她,上她,然后沈道的事情就此揭过。

    可是她却说了这样的回答。

    周周笑眯眯地点头:“对呀,你占有欲强,我很喜欢。”

    你那么喜欢我,我当然也要那么喜欢你才行呀。

    我的男配,三观正,不当小三

    然后就是,爱是相互的——

    一直以来都是圆周率主动,周周也要主动一次才行嘛哈哈哈

    下章是肉了

    还有,希望广大男性同胞知道【虽然我没有男读者】,情商高点,以女友为出发点,会减少很多麻烦。

    学学圆周率哈哈哈哈

    如果他直接挑明吃醋原因是沈道喜欢她,而不是因为自己占有欲强,两个人还要磨叽很久【其实是我懒得写】

    前者是怪周周,后者是怪自己【论说话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