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周的名字是结合了她父母的姓氏所起的。

    然而周周对她父亲周渠却完全没有印象。

    在她很小的时候,周渠便因为车祸离开了她和周颐桢,她似乎从没感受过父爱的滋味。

    而且周颐桢很少会在周周面前提起周渠,不是不爱,而是太爱了——周周不止一次在深夜的时候见到周颐桢在房间里偷偷抹眼泪。

    周渠生前没有留下什么照片,零星几张都被周颐桢给收起来了,周周对自己爸爸最深的印象,还是每年几次去扫墓时多看的那几眼。

    自从周周发现自己能看到鬼,她去看周渠的次数也就变得少了。

    最近一次,是玉镯破碎的那一天。

    玉镯断裂的那一瞬间,周周看到周渠了。

    周渠长得英俊又高大,周周的眉眼便是随了他,好看的眸子就像是坠了光的银河。

    当时周渠就站在那里,含笑着拍了拍周周的脑袋,明明不是实体的,周周却感受到了来自他掌心的温暖。

    他说:“你要好好生活哦,爸爸帮你把他们都赶跑了,所以以后你就不用再害怕了。”

    只是当时周周因为玉镯断开而过于惊恐,便下意识地忽略了他是自己爸爸的事实。

    后来细细回想,周周才想起来,给她玉镯的大师,曾经和周颐桢说过——“这是有缘人托梦馈赠于我的信物,如今便由我来转交给更需要它的人。”

    玉镯是周渠托大师给周周的。

    周周一直不敢和周女士说起这件事,她怕周女士会崩溃大哭。

    因为她在猜到事情真相的那天晚上就哭了很久,更别说周女士了。

    原来她的爸爸从来没有离开过她。

    ……

    周周和许嘉昂讲完,不自觉地便红了眼眶,许嘉昂轻轻按了按她的后颈:“以后有我来陪你。”

    “……”周周瘪着嘴,泪眼婆娑地看着他点头。

    许嘉昂心疼地上前亲她的眼睫,“我就是咱爸派来守护你的。”

    所以周周,你不用害怕,许嘉昂在你身边。

    今晚的周周意外地热情。

    她微闭着眼,身若无骨地挂在许嘉昂的胸前,柔软的唇在他的嘴上厮磨,两团浑圆挤压在他坚实的胸前揉来揉去,连手都在迫不及待地扯着两人身上的衣服。

    许嘉昂想拉开两人的距离,周周又眼疾手快地抱紧了他。

    胯下的肉棒变得硬邦邦的,直挺挺地顶在周周的小腹上,许嘉昂摩挲着周周的脊背将她蜜臀一托,便把她推倒在了床上。

    周周的嘴角都是晕开的水渍,本就娇嫩的唇被吮得红肿,许嘉昂看得眼角通红,他扑上去,将她压住,“要不要?”

    两人的呼吸很近,周周抬起下巴啄他一口:“要。”

    她的声音沙哑又性感,听得许嘉昂血脉偾张,他狠狠地吻住周周,十指与她的紧紧相扣,不一会儿手心就分泌出了温热的汗。

    此时许嘉昂的体内似乎有一团无名的欲火在燃烧,他松开周周的唇,仅仅是靠着嘴便把周周胸前的暗扣给咬开,其中一颗甚至还崩到了墙上又反弹在他的肩胛骨。

    轻微的刺疼却更撩拨人心。

    许嘉昂在周周露出一半的雪白乳肉上来回地开垦草莓印,没吸一口周周就颤着声呻吟一次。

    他越吃越不满足,抬手一推,胸罩被推到锁骨之下,他再低头便咬住了早已竖挺的红果果!

    “啊……”周周后仰着脖子,头顶深陷进软而蓬松的枕头里,“圆周率,别太…太用力啊……”

    “唔唔?(什么?)”

    许嘉昂叼着乳头含糊不清地问周周,得来的回应是一声更大的娇喘。

    他浅浅勾唇一笑,手掌按住流水流到染湿内裤的花户——

    光是与那圆鼓鼓的阴核单独磨蹭,水就能淹了整只手。

    许嘉昂像掀开帘子般把内裤扯到一边,又把枕头垫在周周的屁股下面,而他则跪坐在周周的身上,一手扶着肉棒如同探路一样左右拨弄颤抖的花唇,很快,两边溢出的晶莹就融合到了一起。

    周周紧张得小腹起伏不定的,她屈起腿抬高了胯骨,“进来呀……”

    虽然卡肉了,但是我还是想你们哒

    恢复更新啦づ─づ

    另外

    伏笔来自:

    第十章——

    “那一刻,周周似乎看到了一个英俊的陌生男人在对她笑,她看到男人在说些什么,当她听清楚的瞬间,男人居然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他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