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卿卿是个很温柔的姐姐。林婉婉想。

    她弱不禁风,她楚楚可怜,她知书达礼。站在林卿卿边上,所谓瘦了一圈的林婉婉简直能用生龙活虎来形容。

    “咳咳……婉婉,你回来便好了…咳咳……”刚说上几句,林卿卿又咳了。

    林婉婉斟酌片刻,扶了扶她的手,“…姐…姐姐,你还是回房好好休息吧,免得受凉了。”

    “对对,婉婉说的是,”元海棠揽过林卿卿的肩,“快回房歇着,以免又感风寒。”

    林婉婉怔怔地看着林卿卿远去的背影,她每走一步都极为矜持,而自己……

    那一瞬间,林婉婉觉得自己就是男子。

    不想一回头,元海棠便边掩去眼角的泪边对她道:“婉婉一路上也累了吧?娘让下人备好水了,你也好打理打理,再穿着男装可像什么样子?”

    后面那句像是玩笑话,林婉婉却没觉得好笑。

    她不是第一次穿男装,而是这就是她的风格。

    元海棠不知道。

    ……

    “二小姐可真好看。”元海棠配给林婉婉的丫鬟连翘如是说。

    白色抹胸搭着烟粉色的襦裙,胸前鼓鼓囊囊的,腰身掐得高,显得身姿婀娜,再加上林婉婉那张脸,只要不开口,艳压京城一众贵女。

    身着女装的林婉婉是打哪儿都不舒服,她拽了拽衣领,“这也太紧了。”

    “那奴婢给小姐改改吧。”连翘看着林婉婉不羁的动作,心下捏了把冷汗。

    “嗯?”林婉婉鬼使神差地点了点连翘的肩头,“不用和我这么客气,我觉着紧,不过是没了束胸带不习惯罢了,不用改。”

    “客气?”连翘吃惊地抬起头,觉得林婉婉和别的人好像不太一样。

    她很小就入了太傅府,如今不过十三,资质尚浅,这还是她初次遇到了这样的主子。

    这样……不拘小节的主子。

    林婉婉看着铜镜,没注意瞧连翘,她随口道:“我在江南的时候可没这么娇气,你也别太紧张。这衣服还行,就这样吧。”

    甩甩衣袖,林婉婉便出了房。

    连翘愣愣的,听到林婉婉在外头问“府里哪里有较大的空地”时才跑了出去。

    “有,在这座院的后头便有空地,小姐寻空地是想添什么东西吗?奴婢给去安排。”

    林婉婉摇头:“没有啊,我要练拳。”

    连翘:“……”

    这是她第一次,那么崇拜一个人。

    林婉婉在京城待了五日,天天都憋在太傅府里,她想上街走走,但也思量这不是江南,还是得去和元海棠报备一声好些。

    她换了身男装,边扶着头冠边往元海棠的庭院走,沿途下人见到她的装扮早已见怪不怪。

    太傅府的二小姐好穿男装,力大无穷,是府公开的秘密。

    林婉婉理了理鬓角,正要敲门,便听到了门里有谈话声。

    爹娘在谈话啊……那等等吧。

    她抬脚要走,刚好就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心痒痒的。

    林婉婉放轻了脚步贴上门,可里面的谈话却让她本是紧张狡黠的脸倏而变得难以置信——

    元海棠:“婉婉会同意的,这几日她和卿卿处得很好,她定是个心疼姐姐的好孩子。”

    林远:“刚接她回身边便让她……唉,到底不妥。”

    元海棠:“那能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让卿卿嫁给那个病秧子吗?卿卿的身子,嫁过去还得了?你这个当爹的,是嫌女儿命长吗?”

    林远:“婉婉也是我的孩子!”

    元海棠:“……”带了哭音,“可是卿卿…卿卿不一样啊!婉婉身子康健,嫁去定国公府那边也能应对,可卿卿怎么能做到?她从小泡在药罐子里,你就替她想想吧!”

    ……

    元海棠说,林婉婉和林卿卿处得好,所以会同意的,因为林婉婉是好孩子。

    林婉婉是好孩子,她因为“克”姐姐的一句话,而自小离开爹娘身边;林婉婉是好孩子,姐姐的身子不好,她便要替姐姐嫁给所谓的“病秧子”;林婉婉是好孩子,她的爹娘把她的身体康健看成是剥夺了她姐姐安康的权力,她得为这个权力付出代价。

    好孩子就要无私。

    身体好就要付出。

    林婉婉泪流满面地往回走。

    把她接回京城,也只是因为想要利用她是吗?

    她想回江南,她不是好孩子,也不要当。

    当天晚上,太傅府闹了个底朝天。

    林婉婉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