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不怕我过病气给你吗?”

    林婉婉丝毫没觉得自己挂在傅沉身上的姿势有多不雅,她软绵绵地把下巴顶在傅沉的肩膀:“不怕啊,我身体可好了,旁人都说我的身子骨顶着两个人的强健,怎么折腾都不会受伤生病。”

    “婉婉,”傅沉的语气倏而变得严肃,“你以后不许不把自己身子当回事。”

    “夫君你放心吧,我没事的。”林婉婉无所谓道。

    “那也不行,凡事都有万一,你要爱惜自己才行。”

    眼睛有点酸。

    林婉婉抱着傅沉,傅沉看不到她的表情,她动了动脑袋,用自己的右耳贴着傅沉的左耳,“夫君,你可真好,我会给你找来世上最有用的药材,治好你的病。”

    傅沉的手贴着林婉婉的后腰:“如果治不好呢?”

    “治不好我就陪你一辈子啊,我们是夫妻嘛。”

    不等傅沉回应,林婉婉又问,“夫君,你以后会纳妾吗?”

    在林婉婉的潜意识里,一世一双人是很寻常的事,因为她的外祖父和外祖母便是这样的。

    外祖母走了这么多年,外祖父都没纳过妾,孤身至今,世人皆说他傻,林婉婉却觉得他很幸福。

    “你想我纳妾吗?”傅沉心知自己不会再纳妾,就他“病”了这么多年,当真是看透了人间冷暖。

    像林婉婉这么傻的,他还头一回见。

    “不想。”林婉婉皱着鼻子,“如果你纳妾,我就把他们打跑,反正我力气大!”

    “那正好,咱俩凑合着过。”

    “哪能凑合啊,夫君那么好看,一点也不凑合。”

    “婉婉比我还好看。”

    “夫君好看。”

    “婉婉好看。”

    “夫君……我们两个好无聊噢。”

    傅沉:“……是有点。”

    他对外不过是一个病秧子,很多事情只能晚上做。至于白天……成亲以前他还能找事做,可成亲以后,他突然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夫君,你看我练拳吧,不不,你和我一起练拳吧!”

    “……好。”

    林婉婉口中的练拳放在傅沉眼里,说是花拳绣腿都是抬举,可见她那武馆馆主的外祖父是有多不愿意教她这些。

    然而傅沉还得配合她。

    “这样收起来,”林婉婉去包住傅沉的拳头,“再打出去!”

    “哎呀,脚不能这样放的。”

    “夫君,你好笨啊!”

    “你看看我,我这样才能挥出去拳头!”

    “……”

    不过说实话,林婉婉的力气确实大。

    傅沉怜她教得辛苦,终于摆出了正确姿势,“这样对吗?”

    “对啦!夫君好棒!”

    隐在暗处的影卫:“……”

    这样的主子真是辣眼睛。

    ……

    折腾了一天到用过晚膳,洗漱完毕的林婉婉动作利索地爬上床,从暗格里掏出一本武侠话本便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傅沉怕林婉婉等久,交代完手下便匆匆回了房。

    结果就看到林婉婉正翘着二郎腿看话本。

    傅沉:“……娘子。”

    “夫君啊,快过来快过来。”林婉婉朝他招手。

    罢了,天性如此也是福气。

    傅沉上榻后,林婉婉自然而然地就窝进了他怀里,声音轻快,给他讲起话本内容来。

    然,傅沉什么也没听进去。

    满脑子都是“婉婉好香”、“婉婉好软”、“婉婉好甜”……

    他揉了揉眉心,打断林婉婉的滔滔不绝,“婉婉。”

    林婉婉:“啊?”

    “今晚你再在我上面吧。”

    婉婉的人设就是从里到外的糙汉子

    傅沉的人设就是外表嫡仙内心痴汉

    他们都不受外界冷落影响滴

    因为该是他们的到最后都会到他们手里,所以就没什么性格执拗阴狠暴戾啦

    他们是两个个性很开朗但是又很会看人心的苦娃娃

    很会看人心=你对我好我对你好,你对我不好你就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