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燃注意那个女生很久了。

    她头发很长,脸小小的,笑起来的时候像多汁的水蜜桃,任谁看了都想咬一口。

    好几次,段燃与她擦肩而过,还能闻到来自她身上淡淡的奶香。

    不知道她是不是每天都在喝牛奶。

    坐在这个位置上,段燃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她撑着腮帮子听讲的画面。

    真好看。

    “段燃,”程野甩了一封粉红色的信过来,“又有女生给你写情书。”

    段燃无视:“拿走。”

    “你这一天天在看什么呢?”

    程野边说边趴下身子,试图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段燃抬手顶开他,收回视线,“滚。”

    “啧啧啧,真不明白那些小姑娘喜欢你什么,冷冰冰的笑都不笑……她们怎么就不喜欢一下阳光活泼开朗大方可爱的我啊,个个都眼瞎!”

    段燃懒得理他,随意扫向窗外,竟看到她从教室出来了——

    “段燃你去哪里?”

    “厕所。”

    男女厕所一个在左一个在右,段燃加快了步子,到拐角的时候放慢了速度,正好和她遥遥相对。

    接下来,要擦肩而过。

    她去女厕,他去男厕。

    接近了,接近了……

    熟悉的奶香。

    “诶,同学。”

    她的声音真好听。

    段燃神色淡然地回头:“怎么了?”

    “你的钱掉了。”

    段燃佯装不知地摸了摸口袋,然后走向她,伸手接过那张红色的纸币:“谢谢。”

    “不客气。”

    今天的她和自己说了三句话。

    ——段燃开始在心里放鞭炮唱今天是个好日子。

    把钱塞进口袋,就在段燃想着下次要找什么借口与她对话时,她又开口了。

    “你是不是一班的段燃啊?”

    …………?????!!!!!

    她知道自己!

    段燃垂眸以长睫掩饰自己眼里的波动,压下声线的颤抖,问:“怎么?”

    她笑着把胸前的碎发别到耳后:“今天你的满分作文被老师当做范文讲了一节课,你写得真好。”

    段燃从未觉得成绩好原来是这么有用的事情。

    “我可以教你,如果你想。”脱口而出。

    段燃后悔这句话的急功近利,会不会吓到她?

    就在段燃纠结要不要解释这是玩笑话时——

    她笑着点头:“好啊。”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段燃想。

    年级第一和年级第二最近走得很近。

    全年级都看在眼里。

    年级第一是段燃,年纪第二是她。

    当事人段燃对这些传言充耳不闻,他还在想着一会儿要给她买什么口味的牛奶。

    蓝莓味?她昨天说酸。

    核桃味?她说太苦了。

    那就草莓味吧,适合她。

    等着下课,满脑子都是她。

    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不能拉手,不能拥抱,不能接吻……

    接吻啊,好想亲她。

    这还不止……每次在她身边写习题,都有想要扒开她的衣服按她在桌上肏的冲动。

    思绪满天飞,程野小声叫他唤回了他的神智:“段燃!”

    段燃看向程野。

    程野:“一脸思春,你该不会真和那年纪第二在一起了吧?”

    段燃:“关你屁事。”

    被白眼逼回的程野:“……”

    和程野说话,浪费了想她的时间。

    她哭了。

    手中的草莓牛奶都不知道该递给她还是该扔掉。

    段燃手忙脚乱:“别哭别哭,怎么了?”

    她眼眶里都是泪水,抽抽搭搭:“她们说我是狐狸精,说我勾引你,说我不要脸,我没有……”

    “你当然没有!”明明是我觊觎你。

    “所以我们以后还是保持距离吧,”她后退了两步,“再见。”

    段燃被这句话吓得牛奶都滑出了手,玻璃瓶在地上炸裂,粉红色的奶液淌开,空气里都是草莓的香味……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不可以。”

    她回头,吃惊地看着桎梏她腕口的大手,小脸憋得通红,泪水把眼睛染得湿漉漉的,结结巴巴:“你快放手……”

    “我不放。”段燃的眼中倒映着她的身影。

    他说:“我不仅不放,我还要这样——”

    段燃揽过她的腰肢——好软好细,吻住了她——好香好甜。

    “唔……”她开始剧烈挣扎,一个不小心,血腥味在唇舌中蔓延。

    唇瓣相离,但段燃还抱着她。

    她被亲得满面春情,“你流氓!”

    破罐子破摔,段燃挑眉:“只对你流氓。”

    “我不要当狐狸精!”她推搡着段燃,“你放开我!”

    “你不是狐狸精,你是我的女朋友。”

    跳脚的她安静了。

    “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空气也安静了。

    半晌,段燃手心都是冷汗,她终于说:“好。”

    声音小极了,但段燃就是听到了,他狂喜,更用力地拥紧了她:“我喜欢你!”

    她回应:“我也喜欢你。”

    段燃看不到怀里的她的表情,他还沉浸在天大的喜悦中无法自拔。

    她的眼神全是爱意,嘴角的笑却是违和的诡谲——

    呐,游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