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静悄悄的,罗帐遮下春色,林婉婉分腿跨坐着,双手抵在傅沉的胸膛。

    她看不见傅沉,只能感受到把在她腰间的手的热度。

    “夫君……我上次是怎么做的啊…我不记得了……”

    林婉婉身上不着一缕,白到发光的玉体软绵绵的,双乳坚挺上翘,纤腰邈邈,她撑着腿不敢下沉,粗壮的肉棒就这样高高勃起顶着她的贝肉……

    傅沉眼里的狂热被黑夜吞没,他低声哄着:“坐下来就好了。”

    硕大的龟菱热气腾腾,林婉婉支撑不住一个下滑就撞到了吐珠的马眼,她惊呼间傅沉按住她的胯一压——

    前首微弯的性器便破关斩将一般刺进了林婉婉的体内!

    在此之前林婉婉已经泄过一次身子,她极度敏感,不过舔舔乳果便颤个不停,没几下便分泌出了大量的爱液。

    然而即使有蜜水的滋润,温暖湿润的花道还是窄紧极了,穴壁吞吐着包裹住盘踞着青筋的肉根,一缩就是一滩水。

    “好…好撑啊!”林婉婉感觉自己的腰都要断了,下身跟被捅穿一样刺剌剌的难受,体内那根硬邦邦的还会跳动,她动也不敢动,生怕受伤。

    “一会儿便舒服了。”傅沉挺起腰,“噗呲”一声把肉棒全部送进了花穴中,一捅到底!

    林婉婉呜咽着娇喘出声,饱胀的满足感让她分不清是舒服还是难受,“你动动…我不敢……”

    蘑菇头顶在花径尽头,再用力一点就能感受到更紧窒的漩涡,肉棒被挤得又爽又疼,傅沉抬起手揉着林婉婉跳动的一只大白兔:“……别怕。”

    话间,林婉婉咬着唇慢慢抬起自己的臀,肉棒从花穴中抽出一小截,傅沉再带着她猛地一拉,大量的蜜水就倾泻而至,湿了藏有阴囊的浓密耻毛。

    反复数次,林婉婉渐入佳境。

    饱满雪白的胸脯随着交合处的律动不安分地跳动着,林婉婉仰着修长的脖颈,有汗珠从发间滴落,有一颗晶莹垂挂在粉红的乳头上,傅沉一捏,湿滑滑的爱不释手。

    她的小蛮腰扭啊扭,肉棒便插得更深,每一块媚肉吮吸着肉根所带来的快感是泯灭性的亢奋。

    傅沉紧着臀肏动,如打桩一般狂插猛送,时轻时重的频率让林婉婉情不自禁的娇吟:“嗯…啊……”

    肉棒愈发的肿胀,直把小穴撑得比婴孩拳头还大,傅沉不想再装柔弱了,他拍拍林婉婉,“换一换。”

    林婉婉:“嗯?”

    那一刻,她的夫君力气好大,是错觉吗?

    然而不容她多想,她便被压制着肏得七荤八素地迷糊,破碎的吟哦声比屋外的窸窸窣窣声还要勾人。

    花穴又紧又热,傅沉越用力它也就越烫,不仅烫,还紧得无可救药,疯狂地压迫着胀大的阴茎。

    一注热液似乎要破口而出,傅沉加大了力道,狠狠一撞,终于把那个闭合的关口给肏开。

    成百上千的花汁席卷而来,林婉婉痉挛着小腹,哭嗒嗒地:“呃呀…啊……”

    感觉太销魂了。

    埋在蜜穴中的性器被挤得蠢蠢欲动,傅沉捏着林婉婉的乳头乱揉,揉出各种各样的形状,下体抽插越来快,粗大的阳具塞满了狭长的羊肠小径,滩滩白浆在迸发……

    剧烈的抽插之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高潮未退的林婉婉又迎来了新一波的高潮,而傅沉也僵硬着身子拥紧了她的蝴蝶骨,用力地飙射出了浓稠的精液。

    这腥檀味很奇妙,偏偏催情动。

    ……

    传了水,净过身的林婉婉闭着眸躺在傅沉的身上,“夫君,我明天想出去玩。”

    白日惹怒了王氏,王氏直接就免去了林婉婉给她请安的这件事,称是承受不起。

    林婉婉当时听了,还心大地回:“谢谢母亲。”

    直把王氏气不打一处来。

    傅沉顺着她的长发,语气温柔:“去哪里?”

    “哪里都好,我来京城这么久,都没有出去玩过。”

    “好,陪你去玩。”

    真累啊,这是我写过最累的故事,估计是后面还要收拾渣父母的原因吧

    小故事想看的话等我后面卡文了再继续

    刚刚看留言,快3000了

    以前都是珍珠收藏逢百加更【虽然现在我懒了没再加更过】,留言都没什么奖励

    所以第3000个宝宝,我给你发个红包

    是5000po币的人民币形式红包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