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广告】

    翌日,林婉婉从柜子中抖出了一件男袍。【随机广告1】

    傅沉:“……婉婉这是要换了男装同我出行?”

    林婉婉:“是啊!”

    这理所应当的语气啊。

    傅沉拿她没办法,撑着腮坐在屏风外头等她换上男装。

    窸窸窣窣的声响,傅沉自动带入这是丝绦解下了,那是里衣撩开了,然后一具白花花的香喷喷的娇躯就暴露在了空气中。

    啊……还没开始回味,一个英姿飒爽的男儿郎就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傅沉:“……”

    结果却是,林婉婉比他想象得还要玉树临风。

    “娘子这是要抢夫君的风头吗?”

    林婉婉挺x抬头,学起男子的步子也学的有模有样,折扇“啪”的一声合上,“本公子叫元野。【随机广告2】”

    ……

    上街后,林婉婉才发现,京城和江南的集市也没什么区别。

    她垂头丧气:“不好玩儿。”

    傅沉给她买了一串糖葫芦:“不玩那就吃。”

    “吃什么呀?”

    林婉婉被裹着糖衣的山楂酸得皱起了脸,傅沉好笑地捏捏她的脸,“慢点吃。”

    好不容易咽下,“酸死了!我们吃什么呀?”

    都这样了还惦记着吃什么。

    傅沉接过她手里的糖葫芦,吃了一口,真酸,又还回去,“吃烤鸭。”

    殊不知他和林婉婉自然的举动落在他人眼里,带来的是多大的震撼!

    傅沉极少抛头露面的出府,更别提林婉婉这没出过门的。

    他们只知道——两个好看得跟天上神仙一样的男子在互相喂食!

    夭寿啦!惊出一条道,傅沉和林婉婉却浑然未觉。【随机广告3】

    他们都不知道,很快,关于他们的ai情故事就要在话本上诞生了。

    北街的巷子口有一家烤鸭店,进店的时候林婉婉手中的糖葫芦就只剩下一个了。

    还别说,酸溜溜的,吃习惯了下肚挺开胃。

    傅沉要了雅间,点完烤鸭后,便让林婉婉坐着稍等他刻。

    “夫君要去哪里?”

    “会会友人。”

    林婉婉一顿,点点头:“好。”

    傅沉走后没多久,林婉婉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挪了挪了身子,顺着傅沉离开的方向自缝隙中看去——

    傅沉去了斜对角的一个包间。

    是见谁呢?别是别家小娘子吧……

    林婉婉犀利地眯着眼,就等包间的门打开看傅沉会的是男是nv。

    约莫半刻,里头的人出来了。

    是一名男子。林婉婉松了口气。

    林婉婉看不到男子的脸,但从他身上穿的衣袍,便能猜出这男子的身份应是不低。

    她突然感觉自己的夫君好像有点厉害。

    至少不像表面这般无所事事。

    但是林婉婉知道多嘴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她还是决定了不问。

    傅沉回来的时候烤鸭也上了,林婉婉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对劲,还在吃完烤鸭后念说傅沉脸se不大好,匆匆便结束了这日的游玩。

    ……

    日子悠哉悠哉地过,天气愈发炎热。

    林婉婉成日只愿待在屋里蹭冰块散出的凉气,傅沉的“病”不能受寒,白日便在书房,等晚上才会回房陪她。

    “好无聊啊!”

    林婉婉伸着懒腰,“世子爷还在书房吗?”

    连翘回:“是的。”

    “这天这么热,真是难为夫君了。”

    林婉婉正想着要不要去陪陪傅沉,屋外就有传人来报——

    “世子妃,府外有一男子声称是您的亲戚,要见您。”

    “嗯?可说他姓甚名谁了?”

    “元恒。”

    昨天中奖的是多多啦

    她要加更不要红包哈哈哈,然而我更想给她红包来着【生无可恋】

    我明天应该会更隔壁更前两天的小故事还会正常更新【如果下次又是多多中奖,我就算上这次一起给哈哈哈哈】【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