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广告】

    林婉婉是元山来京城的第二天才收到的消息。【随机广告4】

    她知道这一天会来,但没有想过会这么突然。

    “怎么办?怎么办呀?”

    傅沉按住她哆嗦的肩膀:“有我在呢。”

    躁动的心突然就稳了下来。

    林婉婉吁了一口气:“那我们现在是要去太傅府吗?”

    “当然,”傅沉牵起她的手,“去见咱的外祖父。”

    ……

    此时的太傅府气氛很沉重。

    自打元山来到京城的第一件事,便是闹了太傅府个天翻地覆。

    林远是个文化人,但他正因为这样而压不住强势的元海棠。

    元海棠被元山养成了大家闺秀,到底和自小成长环境有关,她x格武断而强y,和林远成亲后向来是她说什么,林远便应什么。

    就这么个爽朗的nv子,却在孩子上出了岔子,心偏到了天上,要元山如何不气?

    他让林婉婉来京城认祖归宗,谁曾想她的爹娘竟是为了算计她?

    只要一想林婉婉独自在角落t舐被亲人割开的伤口,他便心疼得不行。那孩子总是有什么苦都自己吞,若不是元恒偷跑来京城寻她,元山到现在都还蒙在鼓里。

    “你们现在给我收拾收拾,同我去衡王府接回婉婉,和她道歉。”

    元山什么也不想听,只甩了这么一句话。

    林远有苦难言,现在不是他不想去,是傅沉压根不肯见他啊!

    元海棠一面对元山就没辙,一来是对父亲的敬畏,二来是怕刺激了他的身子。【随机广告1】

    她扶着林卿卿,f软:“爹,您看卿卿站在这也……”

    ——“砰!”

    “你还好意思提?”元山一茶杯摔成碎地打断元海棠的话,“婉婉便不是你的孩子了?海棠啊,我是真没想到你会变成这般糊涂!”

    林卿卿被茶杯炸裂声吓得一抖,脸se煞白,元海棠心一颤,眼泪就掉了下来,“可卿卿她身子骨爹难道不知道吗?您这般偏心……”

    “偏心?”

    元海棠的话再次被打断,却不再是元山,而是被傅沉牵着的林婉婉。

    她冷笑一声,继续道:“元氏是在说外祖父偏心吗?”

    元氏?元海棠不可置信地看向林婉婉:“婉婉?”

    “怎么?那日我便说过,一旦我出去这扇门,我便同你们这太傅府再无关系!”

    元山一看到林婉婉现在的状态不像被欺负的,心都安了大半,他把目光放在傅沉身上,不知在审视什么,饶是傅沉,都正了身子严阵以待。

    “你小子,”元山冲傅沉开口,“和我来一趟。”

    傅沉眉峰一跳:“可婉婉……”

    这反应……元山挺满意,算是护q的主。

    他大手一挥:“若这点事儿都处理不了,可不是我认识的元野!”也不知方才是谁在护短心疼。【随机广告3】

    元野一出,林婉婉眸子都亮了,她拍拍傅沉,“去吧,我可以的。”

    傅沉和元山一走远,众人再次陷入了僵持。

    还是林远先开了口,“婉婉,你……”

    yu言又止,到底没好意思开口。

    林婉婉知道,他是想让自己在傅沉面前说j句好话。

    可是——凭什么呢?

    让傅沉别理他们的,正是她啊。

    元海棠无声地哭着,像是在忏悔,林婉婉却只觉得心里发冷。

    她看向元海棠,淡淡地说:“我会回来这里,是因为外祖父在这里,不是为了同你们大团圆。”

    错眼见到林卿卿,林婉婉没说什么,她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同胞姐姐。

    厅堂里安静得落根针都能听到声响,林婉婉掷地有声继续道:“林太傅,有些时候,该放手就要放手,告老还乡也是个好的选择……呀!”她像是吃了一惊,掩嘴笑,“你们怎么会不知晓这个道理呢,当初你们不就是放开了我的手吗?”

    语气yy怪气儿,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林婉婉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模样定是丑陋极了,然而心情却舒f得不行。

    看到他们吃瘪又不能言的画面,再也没有比这更让她开怀的事了。

    她从不想当好孩子,怎么可能会大度原谅?

    “我和你们没有关系了,外祖父我会接走的,就这样到此为止吧。”

    ……

    傅沉和元山不知是定了什么协议,两人出现时全然没有了生疏感,倒像是爷孙。

    三人同出太傅府,它看上去依旧大气恢宏,但林婉婉知道,它败了。

    元山和林婉婉跟傅沉不在同一辆马车,林婉婉靠在傅沉的身上:“夫君,林太傅他们会去江南吗?”

    “若是主动请辞,江南会是他们的选择。”

    其实江南更适合林卿卿养病,那便去吧。说到底,她还是没狠到六亲不认。

    林婉婉闭上了眸子,“外祖父和你说了什么?”

    “自然是将你正式托付于我。”

    她无声地笑:“以后我们也会回江南吗?我好想吃江南的洋槐粥啊。”

    傅沉似是想到了什么,他摩挲着林婉婉的手:“嗯,除了江南,我们还会去很多地方。”

    林婉婉困了,她蹭着傅沉的x膛:“为什么要去很多地方呀?”

    “因为婉婉啊。”

    “因为我?”

    “婉婉不是一直想云游四海,行侠仗义吗?”

    傅沉的语气像是在谈天气一般的淡然,“夫君会陪你。”

    林婉婉没回话,她睡着了。

    可嘴角却是翘起来的。

    夫君啊,你真好。

    两年后,衡王府走水,一夜之间,火焰吞没了所有的辉煌。

    衡郡王和衡王妃不知所踪。

    有人说是被火烧死了,也有人说是逃跑了。

    但那又怎样呢?不过是那些日子百姓口中闲来无事的谈资罢了。

    再过些时日,便不会有人记得那些年风光无限的衡王府了。

    ……

    一个遥远的水乡小镇。

    “夫君,你受伤了啊?”惊呼声把夏蝉都吓得噤了声。

    林婉婉拿着一块沾了血的雪帕扔到傅沉面前,“你伤在哪里了?”

    傅沉嘴角微chou,“没有受伤。”

    “那这是什么?”

    “娘子不记得了吗?”

    “嗯?”

    傅沉抱住林婉婉,手不安分地揉着她饱满的x脯,听她呻y才道,“是娘子的处子血呀。”

    “傅沉你这个变t!”

    “还有更变t的呢。”

    “你怎么老在白天…嗯……”

    猝不及防的【完】

    其实原本林卿卿和元恒会有纠葛,但我还是想把戏份给婉婉和世子,他们俩好甜喏

    发番外前,我要先开新故事,哈哈哈哈叔侄啊,我超级喜欢啊!!!【因为番外真的太费脑子了,我怕掉头发】

    大力士病秧子【完】【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