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广告】

    “木木回来了啊。【随机广告1】”

    “对呀,得回来做饭嘛。”

    楼下的刘nn又在串珠子,林森和她打完招呼,便钻进了楼道,五楼是她家。

    这时候是下午五点半,正当放学下班高峰期,家家户户都开了火,饭菜香蔓延在空气中杂糅在一起,和谐得让人闻了就口水直流。

    林森自小和爸爸林苍梧生活在云水镇,她妈妈在生下她后便离开了。这么多年来,除了林苍梧在抚养林森,也有林森在照顾他。

    至少林森做的一手好菜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林苍梧在云水中学任职,是镇上颇有名气的数学老师,尽职尽责,每天都要在学校待很晚才回家。

    一放学,林森从学校跑回家,做完饭后学上半个小时习,林苍梧就会回来了。

    这天也不例外。

    只是这天林苍梧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林森从没见过的陌生人。【随机广告2】

    林森发誓,也许是她见识少,但她从没见过比这个陌生人还要好看的男人。

    “木木,他是爸爸的弟弟,快叫叔叔。”

    林森甚至不知道林苍梧还有弟弟。

    十j年过去了,逢年过节也都是她和林苍梧在过,她一直以为这世上就只有他俩相依为命来着。

    但她还是乖乖地喊了一声:“……叔…叔叔?”

    林苍桐比林苍梧要高出半个头,站在林苍梧的身后照样气场全开,属于人群中能够一眼抓住的焦点。

    他笑,牙齿白得能去拍广告:“你好啊,木木。”

    ……

    吃饭的时候,林森才从他们的对话中提取出一个关键信息——

    林苍梧要把她送去b市上高中。

    “为什么?不是可以直升云水上高中吗?”林森停止了咀嚼的动作。【随机广告4】

    “你知不知道b市那边的教学水平比这里高多少,听爸爸的,去b市上学。”

    “可我不一定能考过去。”

    “能让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

    林森不想去一个陌生环境生活,她本能地给自己找理由:“我去那里的话还要住校,会很不习惯的。”

    “木木,”开口的是林苍桐,他夹了一块牛r放进林森的碗里,“你和叔叔住,不用住校。”

    那也会不习惯的!林森在心里喊。

    她看了眼碗中的牛r,抿起的唇开了个缝,“那好吧。”

    林苍桐只在云水镇待两天。

    作为当地人,这两天林森使劲了全身解数,用了十二万分的热情带着林苍桐逛云水镇,两人关系倒亲近了不少。

    从林苍桐的口中,林森也大概知道了林苍桐和她爸爸的关系。

    林苍梧是林家领养的孩子。

    在林苍梧十二岁那年,林苍桐出生了——在所有人以为没有希望的时候出生了。

    林家的亲生骨血一出世,林苍梧这个领养的的地位便变得尴尬起来。

    饶是众人不说,林苍梧还是感受到了肩膀上的压力。

    于是,林苍梧在他有了经济能力之后,离开了林家,离开了b市,来到云水镇开始了新生活。

    但很神奇的是,他和林苍桐的关系非常好,并没有因为无血缘关系而产生隔阂,这些年来,两人的联系就没有断过。

    若不是为了林森的未来着想,林苍梧都没有想过再和林家有任何关系。

    他和林苍桐说好了,林森只是去b市读书,没有要掺和林家的事的意思,只是放林森一人在b市林苍梧不放心,这才想到了林苍桐,托他照顾照顾。

    当时林森听完还不以为然:“爸爸就是小题大做,还把我当孩子看。”

    林苍桐好笑地看她:“本来就是小孩子。”

    当时林苍桐逆着光,五官隐在光线后有些模糊,整个人却像太y神一样柔和了林森心中所有的城墙——她其实很抗拒离开云水镇,但那一刻,她不怕了。

    英俊的眉眼让林森移不开眼睛。

    她在心里默默怼了一句:才不是。

    ……

    走的那天,林苍桐给了林森一块巧克力,他摸摸林森的头后说:“中考过后我会来接你。”

    林森把巧克力攥紧在手心里,点头:“好。”

    ——————

    感觉名字太像会看混

    差不多就是爸爸是领养的,叔叔是亲生的,所以叔侄没有血缘关系【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