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偷衣引发的事件(2)

    作者:huanxiang77

    2015/10/4发表

    【本小说发自 第 一   小 说 站】  <img

    当我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本来打算去玩会电脑,突然想起了还在厨房里帮

    忙妻子的赵昀,脑子里不禁猜测起这小子会在干嘛呢。

    如果我还没有看到那段视频的话,当然也会像大多数人初看到他时的感受一

    样,这样一个清秀可爱的初中生肯定是很乖巧善良的,但他的那副伪装面具在现

    在的我面前并没有用。

    蹑手蹑脚进到了厨房餐厅里,悄悄地躲在门外面,我把头小伸出半个来偷瞄

    着里面的情景。

    赵昀这时正在帮忙清洗青菜,看样子格外卖力,而妻子也正在桉板上剁着葱

    花,时不时地还会回头看一眼赵昀这小子,那模样简直就像是看自己老公一样,

    压根已经忘了我的存在。

    平时妻子就比较喜欢看韩剧之类的,对那些剧中的所谓美男欧巴都情有独钟

    ,我一直也没太当回事,这可好了,这回家里真来了一个未来欧巴级别的正太小

    男神,现在不都流线男神养成计划吗,你看那个什么掏粪少年的火爆程度就可见

    一斑。

    「小昀在家里也有帮妈妈做菜吗?」

    听着妻子话语里的亲昵,我的心头就是一阵发酸。

    「没有欸,妈妈都不太让我做这些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做菜,姐姐等一下教

    教我好不好。」

    干!妻子的年纪少说也大这小子十几岁,起码也是你阿姨了,这嘴巴可真会

    说话,我是真没想到,看起来害羞腼腆的傻小子,在女人面前竟然变得这么会说

    话,看来这小子平时隐藏的挺深的。

    果不其然,当妻子一听到这样一个小帅哥一口一个姐姐、姐姐叫着,就是再

    冰冷的心也该融化。

    妻子对着赵昀露出春风一般的笑容,说:「原来小昀对做菜有兴趣呢,你要

    学的话姐姐一定教你,男生要是会做菜以后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

    「哥哥也会做菜吗?」

    没想到赵昀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

    「哥哥?哦!呵呵,那个是叔叔啦,他都大你十几岁才不是什么哥哥呢,他

    呀懒得要命,我要是不叫他的话才不知道帮我呢。」

    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妻子显然已经忘记她自己就是几乎和我同岁了

    ,她自己就可以厚颜让人称呼她做姐姐,我则变成叔叔,还有她已经忘了最近一

    个星期的饭菜都是我做的吗,这还是我自动请缨。

    看来妻子这是为了拉拢赵昀小鬼的心要她正牌老公给卖了,当我心中开始幻

    想着今晚在床上非要给她点『厉害』看看,让她知道谁才是她名正言顺的老公时

    ,赵昀已经把盆里的青菜洗完。

    「姐姐,菜已经洗完,接下来要做什么。」

    「好厉害哦,小昀真的好棒哦,那、那你来帮姐姐切菜好不好。」

    「好,是要怎么切?」

    「来,像这样子。」

    说着妻子就在一旁示范起来,『咚咚咚』桉板上一时间菜刀起落声不绝于耳

    ,平心而论妻子的厨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只是不太愿意下厨房,貌似是说厨房

    进多了,再美的女人都会变成黄脸婆,也不知道哪里听来的狗屁理论。

    赵昀见着妻子展现的一手好刀功,顿时像是看到了新大陆一般,露出惊讶且

    钦佩的神色,「姐姐你好厉害,我妈妈都没你这么厉害的。」

    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起码他的目的达到了,从妻子掩藏不住的笑容中可以

    知道她很满意赵昀对她的赞美。

    「来,小昀也来试试看,我看看你有没有做菜的天分。」

    赵昀接过妻子递来的菜刀,站到她之前的位置开始有样学样地切起菜来。

    「对,很好,就是这样,可以再切的稍微短一点,用这个手背去抵着菜刀,

    这样就不会切到手了。」

    妻子一旦认真起来似乎也像那么回事,说到最后忍不住就抓着赵昀的手要手

    把手地教授他刀功秘籍了。

    「你看,像是这样切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又快又好了。」

    这时候的妻子已经站到了赵昀的身后双手像是小时候语文老师教小朋友写字

    一样,一手一只抓着他的手,慢动作回放般一板一眼地亲身传授秘技。

    虽然在教导的过程中妻子不停地和赵昀讲解着动作要领和关键所在,但赵昀

    似乎心不在焉似的只是断断续续地应着,而在后面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我自然

    能够猜出其中的问题所在。

    这样身材姣好的人妻少妇贴身教导一个血气方刚的初中小男生如果做菜,光

    是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就已经让人硬鸟了吧,更何况自己的妻子我当然知道,她那

    D罩杯的胸部堪称胸中极品,坚挺饱满,以这么近的距离赵昀这小鬼没理由会感

    受不到。

    这时候的我猜测着赵昀的心理活动是这样的,「嘿嘿,这个傻女人被我随便

    哄两句就自己送上门来,就是出来站街卖的婊子都没有这么不要脸的,她那个乌

    龟老公还在外面傻坐着等我们的饭菜,都不知道你老婆都自己送到我嘴边给我吃

    了。」

    光是这样想想,我的心里就一阵火大,但同时下体竟然还是会不可遏制地膨

    胀起来,在怒火之中又有一丝扭曲的快感,就希望妻子这样就此沦陷在恶魔初中

    生的手里,可转念一想还是有些犹豫。

    「怎么样,学会了吗?呀!你的脸怎么变得这么红啊。」

    「没、我,是、是有点,厨房有点闷好像。」

    赵昀结结巴巴才找到了一个像样的借口。

    「哦。也是哦,都怪你李叔叔不好,叫他装修的时候把厨房弄大一点都不听

    ,姐姐平时做菜的时候也觉得超闷的。」

    赵昀趁着这个空档算是冷静了下来,「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没有了,下面就是要炒菜了,到时候油溅起来很危险的,小昀出去和叔叔

    一起坐着等吧,马上就好了。」

    听到这里我赶紧悄悄返回了客厅装做若无其事地在看电视,没过多久,厨房

    里就响起了妻子唤我们吃饭的叫声。

    洗过澡以后我就坐到了床上玩平板,过了蛮长时间妻子才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进了房间来。

    「怎么样,你那小祖宗睡了吗?」

    妻子好奇地问:「什么小祖宗呀?」

    「还能有谁,不就老赵他们那个儿子吗,看你刚才那样子,他可不就是你的

    小祖宗吗?」

    「什么呀?讨厌,瞎说什么呀,人家父母把他交给我们,我可不得对他好一

    点吗?哦!我知道了,某人在吃醋哦。」

    妻子调皮又带点好笑地看着我。

    「哼!我吃他的醋我吃的着吗我。」

    妻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突然忍不住笑了笑,那表情暧昧极了。

    「什么东西这么好笑?」

    「没、没什么吗,随便笑笑,在干什么呢。」

    擦干头发的妻子已经爬上了床。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啦!」

    刚才饭桌看她和赵昀那小鬼有说有笑的模样,我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没处发

    泄,把平板电脑随手丢到一边,一个翻身上马将妻子压到身下,整个人已经骑到

    她的腰上。

    「啊!讨厌啦,小昀还没有睡着呢,会被他听到的。」

    妻子双手抵到我胸口,略带顾虑。

    「怕什么,老公干老婆天经地义,我就是要让他听听他那个漂亮姐姐是怎么

    被我这个叔叔操的。」

    听着我略带脏话字眼的直白调情,妻子也显得有些意动,虽然嘴上还是说着

    不要,但她的身体已经很老实地出卖了她。

    闻着妻子那刚洗浴完还带着沐浴露残留香味的肉体,我的小鸟早已经变成了

    大鹏,嗷嗷待哺。

    「它怎么这么坏呀,跟你一样,坏死了。」

    已知难逃一劫的妻子性也放了开来,素手下探无比精准地就抚摸到了那个

    她比我父母还要再熟悉不过的小兄弟。

    「那你喜不喜欢?」

    我一脸坏笑地看着妻子。

    妻子妩媚地看了我一眼,充满诱惑地说道:「那,要看它有多坏了。」

    只此一句,我的好兄弟战斗力直接飙到最大值,简直是要破裤而出,已经忍

    无可忍了。

    麻利地脱掉妻子身上的衣物,露出她那让女人嫉妒无比让男人『硬度』无比

    的曼妙身材,雪白的乳峰上两颗鲜艳欲滴的小樱桃已经亭亭玉立在其上,一只大

    手直接就覆盖到了其中一只上面,感受着那柔软又富有弹性的胸部。

    「嘿,小葡萄都已经这么硬喽,老婆你不老实哦,是不是早就想要了。」

    妻子没有回答我只是娇柔地看了我一眼,而她的双腿勾到我的腰上使劲往下

    一拉,其中喻意不言而明。

    其实我一直觉得女人最具有诱惑的时候不是她大喊浪叫着『我要我要』,而

    是那种欲拒还迎略带柔弱无力的神情,一切尽在不言中,简直比任何春药更能刺

    激男性的征服欲望。

    到了此刻还有什么还说的,挺枪上阵才是王道。

    伴随着妻子那清脆的呻吟我的肉棒也充分地进入她的体内,稍微地适应了一

    下开始了最传统的传教士体位。

    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想到了隔壁房间还有一个对妻子图谋不轨的初中生还没睡

    觉的缘故,我觉得自己今晚似乎状态神勇,次次都想把肉棒送到妻子阴道的最深

    处,最好希望妻子的呻吟能够透过隔板传到赵昀那小鬼的耳中。

    让他听听看我是怎么操的他喜欢的那个漂亮邻居姐姐欲仙欲死的,让他只能

    看着却吃不着,这应该也算是很奇特的一种心理吧。

    「老公,慢、慢一点,要坏掉啦,坏掉啦。」

    妻子本想放缓我冲击速度的话语却在我听来更像是一种勇勐冲击的暗示,这

    时候我哪里很能顾得上她的感受,自己爽了先最要紧,腰上进击的力道和速度一

    点没慢下来反而像是赌气一般,拼命地要把肉棒往里面送,次次深入。

    到了后面妻子都已经语不成声,根本没力气说完一句完整的话,而我在这样

    的剧烈的冲刺中也渐渐感受到那要喷发的前兆。

    「老婆,要射了。」

    妻子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收缩着阴道,使劲地夹着我的肉棒,似乎是渴求

    着它一滴不剩地全部射入她的体内。

    「哦!」

    终于在一声长啸中,我的精华全部射入了妻子的子宫内,肉棒随着每一次的

    喷发而跳动着,而妻子的阴道壁始终紧紧地夹着我的肉棒,简直像是榨汁机一样

    要全部把精液挤出来。

    「呼、呼、呼…..」

    大战完毕的我躺在一边不住地喘着气,恢复着体力。

    妻子拿着纸巾一边擦拭自己的下体,一边也帮我清理肉棒上的汁液,突然笑

    着说:「今晚这么这么快呀,人家还没舒服够呢。」

    我惊讶地看了看她,看了一眼旁边的闹钟,盘算了一下,好像这次作战只有

    十来分钟的样子,是有短啊,平时我一般发挥都在半个小时左右,这次确实是水

    准失常了。

    「老公,还要不要再来一次。」

    看着妻子那略带狡黠又有些宣战意味的眼神,我一个男人怎么能忍得了,约

    定等会再战,我先出去清洗一下,实则是先借机休息一下,毕竟不是年轻小伙子

    那会了,恢复没那么快。

    当我从房内走出来的时候,顺眼看了一下旁边赵昀的房间,见到门底下的缝

    隙中还偷着光亮,心想这小子这么晚了还在玩游戏呢,是不是该去提醒他一下,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想他这么大的时候不也是整晚不睡觉地玩游戏吗,都是过来

    人何苦为难孩子呢。

    第二天清晨当我醒来的时候,妻子已经不在身边,昨晚的连番作战到现在我

    的腰子还疼着那。

    「老婆起这么早呢。」

    「还早,你不看看都几点了。」

    我嬉笑着从身后抱住了妻子,将那一早上就抬头起来的小弟弟紧紧贴到她的

    臀间,妻子顿时变得不安分起来,**不住地扭动着。

    「呀!等会小昀回来看见怎么办,你快松开。」

    我问道:「咦!他去哪里了。」

    「当然是去买早餐去了,都像你一样,大懒猪。」

    「谁说的,昨晚还都是谁一直要我不停地动,自己就躺在那里爽,要不然我

    能起这么晚。」

    妻子顿时大窘,「你怎么什么都说呀,让小昀听到丢死人啦。」

    我心想,你昨晚在那里不断要我努力冲刺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他有可能听到

    呢,现在又担心起自己在他面前的形象来了,女人真是一个不可理喻的动物。

    只是嬉笑了一阵后我就去洗漱穿衣,虽然今天是礼拜天,但由于我工作的原

    因,今晚也要去公司赶一个任务,在赵昀回来的时候我随口吃了点早餐就出门了

    。

    本来好好的一个休息日因为吸血鬼老板的原因,害得我们这些给人打工的非

    得过来上班不可,尽管抱怨个不停,但还是要努力工作,在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

    力,你不干马上就有人来顶替你的位置。

    当我带着头晕要死的脑袋回到家里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平时应该坐在客厅沙

    发上看电视的妻子,但看了看门口摆放的鞋子,她人并没有出去才对。

    随口叫了几声,过了好一会妻子才从赵昀的那间房里走了出来,一见到我回

    来就热情地说:「老公回来,老公辛苦你啦。」

    一边又帮着我把外套脱下。

    「今天倒是难得啊,平时没看你这么乖。」

    「哪有啊,我一直都是这么贤惠的,你都没发现。」

    我没理会她,随口一问:「你刚才在干嘛呢,都不看电视,你喜欢的那个欧

    巴要上演了。」

    妻子似乎受了一下惊吓,努力装作镇定地回答:「我、我,我给小昀复习功

    课呀,老公才是我最帅的欧巴,我只要看你就够了。」

    我对妻子的马屁倒没什么感受,有些好笑地问道:「就你还给他复习功课呢

    ,三角函数你会解吗?」

    「我、我可以教他语文啊,谁说我不会的,你以为你一样读完就忘,大笨猪

    。」

    说完,似乎有些生气了,不再理我跑去看韩剧去了,我只得大摇其头。

    到了晚上的时候,妻子突然对我说:「老公,我想去健身,你说好不好。」

    妻子的身材即使和那些小姑娘比也是一点也不输的,我被她忽然要健身的提

    议给搞煳涂了。

    「你还需要健什么身呀,我老婆这完美标准的模特身材,啧啧啧,very

    good。」

    妻子笑着拍了一下我,「讨厌,才没有呢,你看我这腰上都有赘肉了。」

    说着,掀开衣服下摆把她那腰上根本算不上是赘肉的小嫩肉硬是挤出来给我

    看。

    「那也不用健身啊,嘿,只要老公多帮你几次,自然就瘦下来了。」

    倒不是我舍不得那几个健身钱,而是妻子这样一个可以说是胸大无脑的正妹

    跑去那种恶狼出没频繁的健身俱乐部,我担心她会被那些咸湿佬占便宜,而我又

    不可能陪她一起去健身。

    妻子听出了我话中别含的深意,以一种挑衅的眼神看着我:「也不知道是谁

    昨天晚上一直说不行了的,我都还没进入状态他就说下次了。」

    昨晚的征战真的是让我颜面尽失,可是工作了一天的我根本就提不起精神来

    再次讨伐,只能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默默看向窗外。

    还待我想要反驳几句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了,「姐姐,你睡了吗?」

    我一听是赵昀那小鬼的声音,有些疑惑地看向妻子,妻子脸上有些尴尬,但

    还是回答了他:「还没呢,怎么了,小昀有什么事情吗?」

    「我有几道题解不出来,姐姐你能不能帮我看一看。」

    我一阵无语,难道真的有这么爱学习的学生吗,我记得我那时候写作业都是

    第二天一大早跑去抄同学的,我妈还以为我勤奋用功呢。

    妻子看了看我,想了想回答道:「好,姐姐等会就过去,你先等一下。」

    赵昀在门外应了一声就走回自己的房间了。

    「这么晚了,还教什么题目啊,明天再教吧,这小鬼也真是的。」

    我有些心疼地看着妻子。

    妻子安慰我:「孩子愿意读书你还不高兴了,这才好呢,好了,乖,我等会

    就回来。」

    说完,穿起一件外套就走了出去。

    我心想这小子可真会挑时候,大晚上还读书。

    突然脑袋蹦出个疑惑来:「不对呀,上网一下不是都知道的吗,用的着叫

    老婆过去吗。」

    这一疑问提出,脑袋中许多奇奇怪怪在片子里看到的情节就一幕幕浮现出现

    ,加上妻子刚才竟然只是简单披了件外套就出去了,也不由得让我往不好的方向

    联想。

    如此一来,我再也按捺不住,悄悄起身打算去看个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