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莫七深以为她的人生就是一个悲剧,而现在,莫七发现没有最悲剧,只有更悲剧。   按理说,她本该坐在开往Y军区的车上,本该在黎明后到达军部报道,可事实上,等她睁开眼,人生发生巨变,她竟然歪躺在某处的卫生间隔间里,头疼欲裂,酒气冲天,衣着暴露,所以,淡定的莫七惊悚了。   或许这些都不算什么,毕竟总有些原因才会造成莫七如此现状,可等到莫七缓过气,迷迷糊糊开门而出,七拐八弯的从迷宫般的卫生间走到洗漱间的镜子前,莫七才知道刚醒来的惊悚压根不算什么。   无视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当然也无视偶尔投来的目光,她现在的注意力全部被对面的镜子吸引,因为镜子里出现一个短裙露大腿,短衫露肚脐,长发飘飘,熏烟妆的妖精,而且这个妖精的脸她压根不认识,这才是最惊悚的。   为了确认是不是眼花,莫七咧了咧嘴,镜子里的她同样咧了咧嘴,莫七眨巴一下眼睛,镜子里的她同样眨巴一下眼睛。   为了确认是不是做梦,莫七伸手掐了一把露在外的手臂,清晰的疼痛让她倒吸一口气,不死心的伸手又掐了一把大腿,照样刺痛难耐。   而此时,右边的美女对着镜子在补妆,压根没注意莫七的自残现象,左边的帅哥对着镜子正通着电话,余光瞄见莫七的动作,趁着空隙抛个媚眼。   莫七浑身一僵,有什么比发现自己不是自己更恐怖的,这才是最悲剧的,罢工的思维慢慢恢复运转,回想起自己在车上最后的瞬间,脸色有些惨白,盘山公路,半夜,刹车,亮光,难不成是车祸,半梦半醒中看见的是真的,想起这种可能,莫七的脸煞白煞白。   瞬间,莫七抬头死盯着镜子里的人,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脸,那么,莫七有些不敢想下去了,虽然经历过太多打击,让莫七可以平静的面对一切,可这种玄幻的事,还是让人无法接受,移魂,重生,还是换脑手术,这不怪莫七想象力丰富,因为这一切太难以解释了。   莫七捏捏下巴,揉揉头发,顾不上其他,低头直接摸上丰满的胸,还有纤细的腰,很想找出点破绽来,这是谁,自己身在何处,到底怎么回事。   “其其,包厢那边结束了,你也别躲在卫生间了,我们准备回吧。”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带着找到人的雀跃,然后莫七肩膀上多出一只芊芊玉手。   莫七思维跟不上动作,身体一侧,直接捏住来者手腕,反手一个旋转,标准的擒拿,如果莫七的教官在此,会满意的点个头,面对任何情况保持冷静反击是军人必备的素质,可被莫七防守反击的那位却不那么满意了。   “莫其,你发什么神经啊,快松手。”   莫七茫然中一震,连忙放下手,看着被自己防卫的女孩侧身转头,倒吸一口气,又是一妖精,年龄约莫二十岁左右,浓妆艳抹,一头卷发,露大腿的短裙,露胳膊的短衫,大腿白晃晃,胸前明晃晃,就算身为女性的莫七也咽了咽口水。   情况不明,关系不明,对象不明,莫七现在尽力冷静,手慢慢握紧,微微颤抖。   何黎伸手揉着自己的肩膀,嗔了眼目光无神的莫其,想到刚才的瞬间,上下怀疑的瞄了眼,“你又喝多了吧,不是我说你,你就不能少喝点,真不知道对着个胖子你也能喝这么多,就算为了钱,你也得注意点身体。”   莫七听着面前女孩说的话,有些不好的猜想,控制不住的张了张嘴,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随即闭上嘴巴。   何黎看着不在状态的莫其,哼了一声,倒也没说什么,毕竟看多了醉酒状态的莫其,刚才那一下算是小意思,直接把手中的钱往莫其手中一塞,嘴角翘起,“咯,你的那份我帮你拿回来了,那胖子看着不怎么样,出手还挺大方的,没等到你回去,也没多说,走吧,向云和桑桑还等着咱们呢。”   莫七紧了紧手中的钱,眉头紧锁,看着面前的女孩掉头往外走,来不及多想,来不及多问,便快步跟了上去,现在她压根不知道什么状况,而面前的女孩明显认得这个身体,莫七死也不承认她有些迷茫了,有些不淡定了,遵循本能,紧紧抓住唯一的线索。   一出卫生间门,经过一个长长的通道,喧嚣的音乐入耳,刺眼的点光炫目,人满为患,群魔乱舞,赫然是军校同学提起过的什么酒吧,这陌生的世界,让莫七内心一直往下沉,看着前面远去的身影,莫七顾不上其他,挤开人群,快步跟上,就怕一不小心迷失。   从人群中和一桌桌散台间穿过,莫七跟着往里走,声音渐小,人渐少,这才小声的呼出一口气,直到拐角处一扇门停了下来。   莫七看着前面的女孩推门而进,也慢步跟了进去,只见不大不小的房间烟雾腾腾,莫七顺手关上门,不知道该干什么,只能站在门口,眯眼而望,不着痕迹打量。   屋内情况一目了然,中间是几张休息沙发,几个妖艳的女子赫然盘腿而坐抽着烟交谈,两边的化妆桌前也坐着几个男男女女,女的漂亮,男的帅气,低声说着话,或化着妆。   “呆那干嘛,还不快换衣服。”何黎站在门旁边的衣柜前翻着衣物,瞄了眼门口没动的莫其,直接说道。   莫其一听,点了个头,顺从的走到何黎身边,可看到何黎接下来的动作,张大嘴巴。   这也太开放了,因为旁边的女孩直接脱下短衫,露出里面的胸衣,莫七连忙侧头瞄了眼不远处的几个说话的男女,发现别人压根没管这边的动静,又瞄了眼自顾自换衣的何黎,噎下自己的惊讶。   而正在这时,门又打开,走进来两个各色千秋的美女,姿色比起这个身体和旁边女孩也不论多让,穿着比较正常,虽然也化着艳丽的妆。   “哟,小黎,你可算从卫生间把其其给捞上来了,今儿这丫头没趴吧。”一个帅气短发的女孩走了过来,笑着调侃。   “三天一大醉,一天一小醉,向云,你又不是不知道。”后面跟着马尾辫的女孩嗤笑一声,边说边走到莫七身边,伸手在莫七眼前晃了晃,“哟,今儿真没趴,看样子不需要咱们拖回家了,不过,好像酒还没醒吧。”   莫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这三位好像和这身体很熟悉,被打击的还没清醒的她压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而且现在还头晕目眩,大概是这身体喝酒的后遗症,不过,既然有人给了理由,莫七直接沉默以对。   “好了,桑桑,少说两句,让莫其换衣服吧。”那位叫向云的直接说道。   “你们两个就护着她吧,总有天护不住,不过,何黎,你以后少给她拾掇,她想去陪人喝酒让她自个去,我看,以后也别跟我们混了,直接去隔壁吧,来钱更快。”钱桑哼了一声,直接说道。   范向云直接上前捂住钱桑嘴,拉着她往外走,侧头对何黎眨巴两下眼睛,“何黎,你照顾点莫其,我们在门口等你们,快点。”   莫七现在的心已经沉到最底线了,虽然还没搞清这身体的状况,可从这三人的对话中,多少有些了解,陪酒,还有自己手心里的一叠钱,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   何黎对范向云点了个头,看着两人出门后,便侧头看向沉默中的莫其,微皱眉头,莫其这两年的改变何黎一清二楚,从倔强到现在的无谓,伸手打开旁边衣柜的门,拿出莫七的衣服,低声说道,“先换衣服吧,桑桑的话别往心里去,她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直有什么说什么,隔天就忘了。”   莫七很想说一声无所谓,毕竟不是自己,可在没弄清状况前,还是少说一句,默默的接过黑色的运动套衫,直接穿在短衫外,在这房间里,莫七可不敢直接脱衣服,等穿好,把头发扎起,接过包,跟着何黎和房间里的男男女女道了别后,便往外走。   莫七边走边侧头打量身边的何黎,看着她一路上和人熟络的打着招呼,叹息一声,暗道,这三人和这身体关系密切,名字叫向云的帅气女孩占主导地位,对这身体还不错,名字叫桑桑的爽朗女孩,估摸着和这身体有些矛盾,但听着她说的话,也有少许关心,而旁边走着的何黎,大约和这身体关系最好,也是最能看出莫七状况的,所以现在莫七更加不敢问些情况。   不过不管怎么样,莫七也只能先做这个莫其,再多的想法,目前来说都是无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等弄清状况再考虑其他。   莫七跟着何黎走出闹腾的酒吧,一眼就看到门外出租车旁的向云和桑桑,又侧头看了眼笑着走过去的何黎,感叹一声,为什么自己的人生这么悲剧,努力了半辈子,美好前景就在眼前招手了,这一下子又回到解放前,而且还是个未知的解放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