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折叠餐桌,其他三人已经开动,而莫七如平常般坐到自己的小凳子上。

    范向云看到莫七坐下,边吃边说道,“今儿先去皇家,莫其钢杆舞,我们三人爵士舞,然后去老K中场领舞。”

    莫七刚喝下的鱼汤一下子喷了出来,抬头看着三位室友疑惑的眼神,噎下想说的话,接过钱桑递来的餐巾纸,连忙掩饰的擦了擦嘴巴。

    钱桑用手肘顶了顶旁边的何黎,抬眼示意了一下,而何黎摇了摇头,范向云咳嗽一声,看向莫七,“有问题。”

    莫七知道范向云的意思,在记忆中,一直以来是大家轮流独舞,这次轮到莫七而已,一般来说,领舞其实是个体力活,而她们辗转几个场地更加吃力,莫七知道现在说自己不去夜场忒不现实,可真去,莫七过不去自己的坎。

    “当然没什么问题了,上次我替了莫其,上上次何黎替的,这次总算轮到她了,刚才何黎可说了,咱家莫小七改邪归正。”钱桑立马说道,盯着莫七看了过去。

    莫七呼出一口气,看着三个接触没一天的室友,心底微动。

    虽说要换个工作,可也得一步一步来,骤然改变,总会有些疑虑的,而且没什么别没钱,随着自己的死亡,原来卡里的几万是别想了,而现在兜里只剩下2000,这个月房租还没付。

    其实有着莫其的记忆,跳舞什么的倒没多大问题,对于单杠双杆玩的溜的她,记忆中的钢杆应该没什么挑战性,看着充满期待看向自己的何黎,看着别有意味的钱桑,看着等待答复的范向云,莫七头脑一个发热,点了个头,把自己卖了出去。

    点完头后,莫七就后悔了,想起半夜醒来的那群魔乱舞的场景,莫七更加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