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拿出化妆包。

    “天啊,莫小七。”钱桑正准备让何黎帮着化眼线,转头瞬间就看到换好演出服的莫七,张大嘴巴,“你怎么穿了这套。”

    何黎整理着黑色闪亮胸衣,听到钱桑的感叹,立马看了过去,那猫眼有些晕乎乎。

    莫七抬头看了眼大惊小怪的钱桑,又看了眼呆愣的何黎,非常淡定的整理着灯笼裤腿,拍拍没有的灰尘,伸手抹了把细腰,心中还有些遗憾,为什么就没有再保守点的衣服了,哎,凑合着吧。

    莫七身上穿的是一套印度灯笼套装,上身宽袖紧衣,□宽大灯笼裤,一身红彤彤,就差一个红纱巾,直接可以跳肚皮舞了,这套衣服是莫七翻遍衣柜好不容易找出来的。

    莫七深以为不错,踢脚抬腿非常方便,爬钢杆绝对没什么问题,除了露出肚脐,裤子有点低腰,但这已经是莫七最大的接受范围了。

    莫七无视钱桑要跳脚的模样,无视何黎准备的说教,直接趴在厚实的地毯上,开始俯卧撑,压压腿,弯个腰,动作标准,一丝不苟,毕竟这不是自己的身体,总要让自己心里有个数,力量和耐力,其实按照莫七的想法还能打套军体拳,可到底知道不能太过。

    等到范向云和舞台总监谈话结束走进化妆间时,就见屋子中间一个红彤彤的身影在翻跟头,还是空心翻,而屋内其他舞者和桑桑何黎贴在墙角目瞪口呆。

    “莫其。”等到那红色身影停下来,范向云这才看清,倒吸一口气,立马高声喊道。

    莫七伸伸胳膊,很满意这副身体的柔软程度,虽然力量稍弱,但现阶段还能接受,听到范向云的声音,嗯了一声,露出她一贯以来的笑容,“向云。”

    这不怪莫七本性毕露,她压根是一运动就收不了手,现在一点也没有做莫其的自觉,等到发现贴着墙壁瞪大眼睛的美女们,等到发现站在门口盯着自己的范向云,这才收敛起笑脸,进入莫其冰冷状态。

    “你刚才。”范向云想问出个所以来。

    莫七很想给自己一个脑门,心中默念,咱是莫其,咱是莫其,看向范向云疑惑的眼神,无辜的说道,“我就活动活动,好久没跳钢管了,腰都僵了。”

    “你怎么穿这身衣服。”范向云指着莫七的演出服,就没见过跳钢杆穿印度装的。

    “不行吗,我就带了这一套。”莫七非常淡定,不行的话,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