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九城是华夏都城,是华夏大国的政治中心,是华夏民众的心中圣地,也是华夏权力人物的集中地。

    四九城有着一个圈子,是普通人根本接触不到的圈子,可以称为红色圈子,也可以通俗的称为太子党。

    红色子弟的父辈祖辈是华夏开国的元帅和领导者,而几代人才能成就一个显赫的家族,红色子弟,可不是那些所谓的官二代,富二代,需要经历过三代以上才能称之为权贵。

    虽说集优越为一身,家世显赫,但这些太子爷们在都城却不显现,这倒不是低调,而是圈子里数年下来的原则,不仗势欺人,不与民斗,其实总的来说,也是不屑为之。

    因为,他们以后不管是从商,从军,从政,除了必要扶持外,都要靠自己走出来,这才是一个家族稳定和长远的基础,但是,如果真有人对他们的道路有阻碍,那么这些人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而圈子也分南北地区,分军政,分派系,当然,在圈子里的基本是小一辈,一轮换一轮,其实这也是培养关系,新旧交替的规则,而圈子里当然也有争斗,小一辈争斗是常有的事,但老一辈却不会插手,但如果是老一辈的党系纷争,那么小一辈争斗的更加厉害,毕竟有人的地方必然有争斗。

    皇家会所立足在四九城东区的中心地带,占地面积大,娱乐范围广,进出显贵,那么后面人的背景可想而知了。

    顾家在都城算得上手握重权的家族,顾家父辈是华夏开国元帅,而如今的顾老爷子是国家元老级人物,在军中政界占有一席之位。

    顾老爷子有三个儿子,老大已接过顾老爷子军中位置,任华夏□副主席,老二是南省省委书记,再往上,便是□人物,老三在国务院办公厅,有道是,内有外有,军政不分,所以顾家系派是树大根深,屹立不倒。

    而此时顶楼,奢华包厢内,正坐着两个男子,一个二十五岁左右,是顾家第四代岁数最小的顾长云,另外一个约三十岁左右,是顾家四代中岁数最大的顾长风,而这皇家会所的所有人就是顾家最小的顾长云所有。

    顾长云纨绔模样儿,懒散的靠在沙发上,摩挲着手中酒杯,抬头看着对面温文尔雅的顾家老大,嬉皮笑脸的问道,“哥,不是我说,大伯也太古板了,让你一个人在鸟不拉屎的地方呆这么多年,他只要动动手指头,你早就调都城来了,哎,一年见不到你一面,可想死你弟弟我了,不过,这次休假什么时候走啊。”

    顾长风淡淡一瞥,优雅而慵懒的靠坐在沙发上,衣服合体,一丝不扣,带着禁欲的气息,文质彬彬的脸一点看不出岁月和军人的痕迹,目光从身侧的玻璃幕墙看了下去,只见中空大厅舞台灯光一暗,人影散去,才移开眼神,开口而道,“你这里还不错。”

    顾长云那是一个受宠若惊,笑意挂在嘴角,诧异的看向顾长风,自家大哥自己知道,刚开始自己想经商时,可是被他拎到部队训了一个月啊,三年来,压根没见他说一个好字,这太神奇了。

    顾长云想起大哥刚才的目光,对不远处站着的易军使了个眼神,随后放下酒杯,笑嘻嘻的问道,“哥,那老爷子那边。”

    顾长云从经商开始,就躲着老爷子和自己家老头,一直憋屈着,现在听到自己家大哥一句话,那当然是蹬鼻子上脸,要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家老头子就把他拎到体制里了。

    顾长风好像没听到一般,慢慢起身,看了眼嬉皮笑脸的顾长云,“你的事,老爷子都知道的。”

    “哥,不会吧,那我偷偷摸摸的算怎么回事啊,那老爷子没说什么。”顾长云脸黑漆漆,不过转头一想,就知道又着了自己家大哥的道了。

    顾长风淡淡一句,“玩个几年,别乐不思蜀就行了。”

    顾长云乐呵出声,一点也没四九城小太子的矜持,同意就好,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只要老爷子不管,自己家老头也不会下狠手,看着自己家大哥准备走,连忙站立,讨好一笑,“哥,你这就走啦,我下面还安排了节目呢。”

    顾长风无视顾长云那献媚的表情,直接往外,最后一句,“下个月我会调回都城军区,别送了。”

    话音一落,顾长云就见自己大哥带着警卫员走出门外,连忙对易军挥了挥手,看着大哥身影消失,顾长云叹了口气,往沙发上一躺,这下子演过头了,这以后的日子没办法过了,顾家这一代只要见了顾长风,那就是老鼠见到猫。

    而三楼豪华包厢内,又是另外一种景象,迷离而暧昧,六个男子散坐在沙发上,中间各色洋酒红酒,灯红酒绿,而每个人身侧都搂着一位清纯美女,一看,就知道是知性美女,不同于酒吧里的妖娆和性感。

    齐皓和身边美女调笑,对面的杨少翰笑眯眯的喝着酒,无视身边贴上来的美女,侧头透过玻璃幕墙看向中空舞台,嘴角带上一丝笑意。

    齐皓时刻关注着这位大少的动作,顺着眼神看了过去,一眼,眼神一亮,无意般的调侃道,“杨少,看什么呢,哟,那跳舞的身材还不错啊。”

    杨少翰看着台上身影消失,侧头瞥了眼齐皓,笑而不语。

    而齐皓眼神闪过一丝意味,心中哼了一声,不过嘴上却笑道,“虽然杨少看不上身边的美女,可这种地方的女人却不适合咱杨少。”

    “齐少请我,总不是请我喝杯酒吧。”杨少翰别有意味的笑言。

    齐皓哈哈一笑,“能和杨少喝杯酒,那是我的荣幸,想见见杨少这样的人物而已。”

    杨少翰淡淡一瞥,这样的人见多了,看了眼身边的抱着美女调笑的潘四,笑容有些疏远,“现在见也见了,酒也喝了,我也该告辞了。”

    话音一落,杨少翰站起身,如果不是自己兄弟说起,也不需给这个面子,早就听说这齐皓来四九城上蹿下跳了一阵子,不过,想进圈子,这还不够格,“潘四,叶少那边还等着呢,该走了。”

    潘四一听,连忙把怀里的女人推开,对齐皓点了个头,就直接跟着杨少翰往外走。

    等到门关上,齐皓伸手推开腿上的女人,直接拿起面前的酒杯一口喝完,脸色阴沉。

    而此时的莫七正在黑衣保安带领下回到化妆间,刚才一路所见,一路所闻,让莫七对这个社会有了个更深层次的了解,一直以来在部队军校里,莫七看到的也只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何时知道天上人间这般繁华,这不得不说对莫七是一个冲击,就好像自己一直以来的信念被打破一般,这样的环境,太容易让人迷失了。

    而刚才跳舞的自己,那灵魂的触动,就好像自己和这身体合二为一,这都是让莫七惊心不已。

    恐惧,忐忑,在莫七心底徘徊,茫然的坐在化妆间沙发上,看着不远处抽烟笑谈的几个舞者,穿的暴露而风情万种,好像是两个世界一般。

    莫七听到耳边的声音,抬头间,动作快的接住不远处一位美女抛过来的烟盒,有些莫名的看了眼,看着散发友好气息的美女的手势,莫七有些无措。

    蓦然间想到什么后,莫七对那位美女点了个头,直接打开门,走出化妆间,看着长长的走道,灯光黯然。

    找了一处冷僻的拐弯处,莫七靠在窗边,吹着风,慢慢的静下心来,若有所思。

    低头看了眼手中的烟盒,缓慢的抽出一支烟来,熟悉的点燃,深吸一口,这瞬间,莫七好像有了些觉悟,就好像过去的自己真的不存在了,随着莫其的消失,随着自己的进驻,成为一个全新的莫七。

    舞台的熟悉感,抽烟的熟练感,无不显示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军校里摸爬滚打,汗流浃背的军人莫七,兼并,融合,这才是重生。

    莫七无声叹息,回不去了,也走不了,该为以后想想了。

    而正在这时,走道里传来脚步声,莫七抬头看了过去,对面走来三人,一瞬间条件反射的立正,挺胸,压根忘了她所处的地点,那是同为军人的熟悉感。

    顾长风从顶楼包厢出来,就坐着直通电梯,直达后门通道,一眼,就看到窗边莫七的身影,红色的舞衣衬着皮肤白皙,而暗色灯光下的人影孤单只影。

    顾长风目光波澜不惊,脚步没有停顿,可看着莫七的动作,顾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