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的眼神停了几秒,那瞬间的站立军姿,不得不让顾长风意味深长。

    走过莫七身边时,别有意味的看了眼莫七手中燃烧的烟,擦肩而过后,看到莫七动作快的扔下烟头,眼神闪过一丝怔然,但平静如常往。

    而跟着顾长风身后的警卫员压根没丝毫察觉,但从小混在四九城的人精易军怎么能不敏锐,对这个靠墙站着的舞者多看了两眼,若有所思。

    莫七看着三人远去,想起什么后,脸红起,那是气的,心中暗叹,现在自个压根不是军人了,看到那三位疑似军人根本不用那么紧张。

    莫七叹了口气,也知道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瞄了眼低腰露肚脐的舞衣,苦笑一笑,眼神渐渐黯然下来,或许再做一个军人,也只能是幻想了。

    惆怅的看了眼空无一人的走道,低头看着燃烧的只剩下烟头,莫七快步往化妆间走去,不管如何,日子还是要过下去,莫云的学费也要想办法,而自己的未来也该打算一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