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晚是有史以来离场最早的一次,凌晨时分,四人从出租车上下来,范向云和钱桑在前,何黎和莫七在后。

    钱桑边和范向云小声说着话,边频频往后看,而旁边的范向云伸手捏了捏钱桑的胳膊,才让钱桑安分下来。

    何黎眨巴着猫眼,不时的打量着莫七,眼神中带着少许高兴,想说什么,又欲言而止。

    莫七从出了老k酒吧,到出租车上,再到现在,看着三人的状态,一路上有些胃疼,她知道是因为什么,可这三人好歹别表现的这么明显,就好像自己真是失足少女一般改邪归正了。

    莫七瞄了眼身边的何黎,其实很想伸手捏捏旁边的小猫样,可知道不符合现在的性格,只能作无视模样,心中暗叹,这什么是个头啊,莫七很怀疑自己总有一天会精神错乱的。

    一回到出租屋,钱桑和何黎两人立马堵住往卧室而去的莫七,而范向云更直接,摆开折叠餐桌,泡上一壶茶,彼有长谈的架势。

    莫七被钱桑和何黎殷切的请到餐桌前坐下,头皮发麻,站起身,说道,“我先把妆给卸了。”

    何黎立马扒拉住莫七,委婉的说道,“先别急,咱们可是好久没聊聊了,坐着休息一下,有的是时间。”

    莫七无奈的重新坐了下来,看着范向云冲自己眨巴眼睛,然后递给自己一杯红茶,嘴角抽了抽,但却没说什么话。

    钱桑是最耐不住的,双手撑着下巴,眼睛闪亮,“小七,我听向云说,你真改邪归正了。”

    这话一出,范向云倒是直接把嘴里的茶水喷出,瞪了眼没好话的钱桑。

    今儿一结束,莫七就换好衣服和她们回来,当时自己也挺诧异的,虽然何黎有说过这回事,可范向云没当真,毕竟莫七不是一般的死脑筋,为了她那个妹子,那是什么都能干的出来的,而且,范向云可不是钱桑,当然知道,进入一行容易,出来却难,晨姐能这么容易放了这颗摇钱树,莫七虽然陪客不多,但这股子冷冷清清的样子,才是最让人上心的,这也是晨姐会尽力帮莫七选好客户的原因。

    何黎见钱桑开头,倒也按捺下来,眼神亮起,也想听听莫七的肯定。

    一直以来,何黎都担心莫七的状况,她担心的不是莫七为了钱出卖自己,而是担心莫七迷失在虚荣里,在这一行越陷越深,开始或许不会出台,但有晨姐挑唆,万一莫七动了心,那这一辈子也就那样了。

    其实说到底,好多舞者在这条路上越走越深,不光是金钱的原因,而是享受那种虚荣的心态,虽然莫七答应下来不会再去陪酒,可何黎却不放心那晨姐,要不然一开始莫七也不会被那女人说动去陪客,所以,何黎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晨姐到底和莫七谈的如何,何黎想到那位强哥,也有些为莫七担忧。

    “其其。”何黎看着半天没动静的莫七终于开口,不过,一看到莫七的眼神,立马改口,“小七,你和晨姐怎么说的,你真不去了。”

    范向云听到何黎这么一问,也认真的看向莫七,说实话,范向云也想听听莫七怎么说。

    这三人到底对这身体有着情谊,一时间,让莫七黯然和纠结,不过也只是一时,抬头间,看着三人关切的眼神,莫七控制不住的嘴角弯了弯,哎,多大点事啊,怎么这三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其实莫七真没了解透彻这社会底层的关系,有些事,真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今儿莫七胆肥,上来就是威逼利诱,先以晨妈妈手上资源威逼,又送了个消息,让晨妈妈知道那位强哥在她身边放着人,所以在莫七这番横冲直撞下反而让晨妈妈一时间无法做出反应,才让莫七得偿所愿。

    莫七摩挲着茶杯,悠哉的品了一口,没尝出什么味,看着三人期待的眼神,说道,“晨姐挺好说话的,我说年纪大了,和小姑娘们比不了,她也没说什么,就点头同意了,所以你们三就放心吧,没什么事。”

    “不可能,晨姐什么人,她就是丫吸血女王。”钱桑压根不相信。

    莫七伸手揉了揉额头,桑桑的话虽然不中听,但那位晨妈妈的确如此,“我已经和她谈过了,要不然今儿她来找我,我怎么没去。”

    “那你家里。”范向云觉得莫七说的是实话,不过转头想起什么后,直接问出重点。

    “我知道这两年拖累你们很多,你们一直跟我说的,我也知道,我家里情况,何黎知道,向云大概也晓得,桑桑我是从来没和她说过,其实也是我自尊心的原因,我这段时间想了想,我妹子快大三了,我也供养不了她一辈子,以后我最多提供学费,我也该为自己打算一二。”莫七觉得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存在即事实,而且对记忆中很少出现的母女,莫七还真得好好看看。

    如果没什么,那么莫七只要有钱,不介意支持那对母女两年钱,虽然数目肯定比以前少些,但该尽的责,她还是会尽心尽力的,毕竟这也算是还了这身体,但,如果那对母女太过,那么莫七也不是任人拿捏的,最起码到现在,莫七还没对那对母女产生什么亲情。

    钱桑第一次听莫七说起家里情况,瞬间有些不满,但看到范向云的眼神,噎下到口的话,转头想想,自己一直以来以为莫七爱慕虚荣,以为莫七不洁身自好,原来是因为她妹子,所以,瞬间,钱桑对莫七口中的家人带上的少许不满。

    “好了,要我说,现在应该是庆祝莫小七回归我们团体,哈哈,我就说,咱家小七肯定会改邪归正的,来来,大家碰碰杯。”钱桑在这氛围里终于忍不住高声说出来。

    何黎一听,瞄了一眼,“桑桑,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我还记的某人可是一天到晚说小七这也不好,那也不好。”

    “我那不是为小七急吗,我都快以为我们四个要分道扬镳了,那会子,莫小七天天不务正业,和晨姐呆一起。”钱桑尴尬的说道。

    “好了,以前是桑桑和小七,现在换桑桑和小黎了,你们两个别吵嘴,虽然小七说晨姐那边没什么事,可我觉得老k那边咱还是少去点,虽然做生不如做熟,但总会有万一,我觉得,我们还得再看看其他场地,现在一个月,十天在老k,少了那边的活,还得再找找,哎,如果皇家那边多几场就好了。”

    “向云,那边就别想了,现在一个月三场已经算不错了,我们这样的和那些专业的还是比不上的。”何黎有自知之明,倒是开口说了一句。

    钱桑一听,蹭到范向云身边,“向云,你怎么和那边联系上的,你可从来没说过啊,如果有关系,你再探探,多几场,那每个月也能多个一两千,我现在穷啊。”

    莫七额头黑线,她现在正想怎么不去跳舞呢,从晨妈妈那拿回几万,虽然现阶段不急,可坐吃山空却不行。

    范向云听到钱桑的话,脸色一僵,欲言又止。

    何黎一见,伸手敲了钱桑一击,“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我觉得向云说的对,老k那边少去点,我总是不放心晨姐,她身后可是强哥,我觉得,我们还得多练几个舞,现在小七有时间了,大家编排几个新的节目,而酒吧,我们再多联系联系。”

    “小黎,我也就是好奇,真是的。”钱桑哀怨的看了眼对面的何黎,不过看到稳坐一旁的莫七,一下子习惯病又上来了,转头对准,“莫小七,你说呢,现在可是因为你,我虽然觉得去不去老k没啥问题,可既然向云和桑桑也这么说,那么你有啥想法。”

    范向云看着活宝般的钱桑,就差伸手捂住那张嘴了,连忙对莫七说道,“小七,你别听桑桑嚷嚷,我就觉得老k给我们的出场费太低了。”

    莫七看着没一会儿又内讧的三人,额头黑线,虽然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但莫七真不想跳下去了,低头喝了口茶,半响后,挤出一句,“你们准备一辈子在夜场做。”

    一句而出,三人刷的看想莫七,就好像太阳从西边出来。

    莫七咳嗽一声,真不怪她,每一行有每一行的生活环境,莫七现在有些理解这句话了,才一天不到,莫七颠覆了世界观,社会观,对舞者这个行业也有了些了解。

    别人在工作的时候,她们在睡觉,别人在睡觉的时候,她们才开始工作,做头发,化妆,换衣服,从一个场地赶往另外一个场地,卖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