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秀山庄,上午十点整,一辆特殊牌照的车从山庄出来,加速,呼啸而出。

    顾长云好整以暇的坐进车里,听着身边的易军准备述说今日行程安排,随即抬手制止,“都取消,去香山,中午家宴。”

    易军一愣,想起昨晚出现的顾家大少,了然的点了个头,伸手推了推眼镜,询问道,“那晚上李少的饭局。”

    顾长云伸手蹭了蹭下巴,往后一靠,漫不经心的说道,“看大哥吧,我估摸着大哥和明辉的小叔肯定要见面,指不定会安排在一起,就是不知道李明辉那小子怎么就从国外回来了。”

    “这个我知道,顾少。”易军笑道。

    顾长云其实心中有数,当年为了蒋家丫头李明辉可是没少折腾,从国内到国外,现在也该蒋家丫头回国时间了,不过听到易军这么一说,侧头别有意味的笑道,“哦,果然还是你了解那小子。”

    易军怎么可能听不出顾长云的调侃,脸色变了变,尴尬的说道,“顾少。”

    顾长云摆了摆手,警告一句,“我看着那女人心是个大的,你自己有点数吧。”

    易军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脸色有些暗淡,“她心气高。”

    顾长云哼了一声,虽然易军是自己属下,但也算是朋友,既然看中易军的能力,那就是自己的人,自己能欺负,别人可不行,那个叫苗曼的丫头,要不是看在易军面子上,早就给扔出四九城了。

    “你和明辉那小子一样,估计这辈子就吃亏在女人上,好了,我也就说一句,看着吧,明辉一回来,四九城又要闹腾一阵子了。”顾长云淡淡说道。

    易军咳嗽一声,“顾少,我和李少可不能比。”

    “他比你还不如,蒋家那丫头心有所属,而且李家老头绝对不会和蒋家联姻的。”顾长云嗤了一声,虽然他们这些小爷看着呼风唤雨的,可家族责任更为重要。

    “对了,昨晚查到什么没。”顾长云敛起眼眸,半响沉默后,忽而问道。

    易军一愣,脸色有些慎重,想起什么后,欲言又止。

    顾长云本来也就一问,因为自己家大哥可从来没对自己说过好话,如果没什么原因,那太匪夷所思了,不过,看到易军这模样,倒是让顾长云有些好奇心,“这么说,你查出点什么了。”

    易军有些为难,不知道该不该说,而且这事还和苗曼有些关系,易军知道顾少看不上苗曼,但感情这东西,自己也无法把握,虽然是自己一厢情愿。

    “顾少,我只知道大少在楼下的时候遇上个人。”易军委婉的说道。

    其实真不怪易军敏锐,顾少的那位大哥,易军也算了解一二,那就是典型的军人,权重为高,从未出现在四九城圈子里的传说人物,在包厢里,易军可是时刻关注这位顾家的太子爷,期间,那位红衣服舞者上台八分钟时间里,这位太子爷可是给予了至少两分钟的关注度,而在楼下碰见时,也给予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所以,怎么不让易军有些联想。

    其实这倒是易军太敏锐了,那两分钟,有一分半顾长风是在观察皇家会所内部环境,而楼下遇见,那是察觉到莫七有些违和,对顾长风而言,莫七只是路人般存在,擦肩而过时,就已忘却,只要不再遇见,估摸着一辈子也想不起来,可事实上,总有些人会相遇的。

    顾长云挑了挑眉头,来了些兴趣,这可比明辉和易军的事来的有趣多了,那可是顾长风啊,在顾家掌握一定话语权,除了军队,就没见他对什么事有过关注。

    “有什么就说,我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了。”顾长云嘴角翘起,淡淡说道。

    易军一见,想了想后,也就一五一十的把那天的猜测说了出来,最后一句,“顾少,这事我没和你说过,虽然是苗曼的同学,但也是因为表演的不错,我才安排进会所的。”

    顾长云手指蹭了蹭下巴,这可有趣多了,不过,苗曼那女人的同学,想起什么后,眼神冷了下来。

    半响沉默后,顾长云低声吩咐,“把那四个丫头的资料好好查查,特别是你说的那个,如果表演的确不错,和她们签个合同,人还是在眼皮子底下稳妥点。”

    易军眼皮一跳,心中暗叹,说调查,其实也是想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目的,那几个丫头估摸着好不了了,或许该让苗曼和她同学说一说,易军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但却是因为自己一句话,才有这结果。

    “知道了,顾少。”易军点头说道。

    顾长云一瞄,“别做多余的事。”

    易军脸色一僵,跟着顾长云这么些年,当然知道他的手段,随即点了个头,说到底,不管顾家大少是因为什么原因对那丫头多看一眼,到了顾长云这里,那是什么机会也没了,那四个丫头的结局早就注定了。

    莫七压根不知道因为个插曲,被人盯上了,她现在一边安分守己的做夜场舞者,一边想着换个什么工作。

    每天下午醒来,开始练新舞曲,而随着练习,莫七很好的发掘出记忆中的舞技,比起以前来,更为进步,虽然这都不是莫七需要的,吃过晚饭,整理化妆包,演出服,然后一个场地换到另外一个场地,等到一结束,和三人回到出租屋。

    三天一下来,何黎她们看莫七的眼神那是一个疑惑,其实真不怪莫七什么,再怎么隐藏本性,时间一长,多少会表露出来。

    每次选演出服,莫七总是选择布料多的。

    每次到夜场,莫七只在两个地方出现,化妆间,舞台。

    每次碰上动手动脚的客人,莫七总是直接武力镇压。

    而这三天里,莫七的一些军人习性也表露出来,时不时锻炼,妆容越化越淡,爱好衬衫,整点睡觉,整点起床,吃饭迅速,还时不时露个痞笑。

    当然,这些都是一点一点暴露出来,就算莫七压抑性格,也无法改变,而和莫七生活了三四年的何黎她们,当然也从中发现一些,好在大家以为莫七心中有事,没问太多,但心底的疑惑却保存下来。

    这天周六傍晚,莫七整点起床后,动作快的洗漱好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何黎和钱桑迷迷糊糊走出卧室,刚想说什么,就听见敲门声。

    莫七想起下午就出门的范向云,直接走了过去打开大门,果不其然。

    范向云笑眯眯的走了进来,看着三人都在,“哟,刚起床啊。”

    莫七关上门,瞄了眼有些兴奋的范向云,心中有些嘀咕,今儿下午匆匆接了个电话,就往外,到底什么事,让范向云如此这般。

    钱桑揉了揉眼睛,靠在何黎身上,直接大咧咧说道,“回来啦,向云,捡到一百块了。”

    范向云嘴角止不住的咧开,慢慢的走到钱桑身边,一手搭上钱桑的肩膀,看着三人,就是不说话,但那眼神,彼有你们猜的味道。

    “向云,你该不会是去约会了吧。”何黎那是语出惊人。

    而莫七靠在门后,瞄了眼,其实也很想八卦一下,可性格不允许啊,反正对莫七来说,少说话,少表情,才是真理,反正慢慢来吧。

    范向云摇着头,“猜错了啊,我现在可是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们要听哪一个。”

    何黎和钱桑对看一眼,异口同声,“坏消息。”

    “小七呢。”范向云现在就想着吊大伙胃口,虽然知道莫七现在事事不在乎,可还是忍不住问道。

    莫七抬头看了一眼,心中暗叹,现在不管什么消息,都没差,自己混到现在这地步,已然是最悲催的了,连着跳了四个晚上,一会是钢杆,一会是椅子,一会是摇摆,一会是爵士。

    莫七深以为她的心脏已然是强大的,就算昨晚在老k碰上一位客户纠缠,自己也只是给了一拳而已。

    “跟她们一样。”莫七非常干脆,陪着这三人玩这种游戏。

    范向云嘴角弯了弯,走到莫七身边,笑着说道,“其实坏消息也算是好消息吧,老k那边以后不去了。”

    莫七看着范向云,心微动,昨晚被客户纠缠上,这三人可是看到眼里了,“现在才联系了一个场地,如果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