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老k那边,少很多收入,昨晚的事我应付的来。”

    “就你想的多,我就觉得晨姐没那么容易放过你,昨晚好在保安来的快,虽然你没吃亏,可万一有什么事,老板只会站在客户那边,我觉得早点走也好,不过,推了那边的表演,是因为我已经联系了其他场地了。”范向云就怕莫七多想。

    “哪里,这么快。”何黎连忙问道,钱桑也点着头,眼神亮晶晶。

    范向云眨巴两下眼睛,终于说了出来,“皇家会所,你们没想到吧。”

    “几场。”钱桑立马问出口,这是她最为关心的,现在太穷了。

    “这次是全场。”范向云非常乐意宣布这个消息。

    三人反应各不相同,钱桑那是立马蹦到范向云身边问出场费,而何黎若有所思问情况,只有莫七,脸黑漆漆,沉默不言中。

    莫七当然知道全场的意思了,就是卖身给那什么皇家会所,盯着范向云,“怎么会是全场。”

    范向云低头从包里拿出一份合同,“喏,上面都写着呢。”

    莫七一见,脸是更加黑,还有这玩意,那得多正规啊,想起就四天,自己就如同度了四年一般,这么一来,何年马月才能换工作啊,虽然现在莫七压根没找到什么工作适合自己。

    三人轮流看着那份正规的聘用合同,钱桑那是一个兴奋,何黎欲言又止,而莫七认真的看着条款,先是一松,后是一紧,好在是以团队的名义签的,可又想到,自己也算在这团队里,不是说走就能走的。

    “向云,你怎么签了一年,没一个地方会要熟面孔的,而且这价格就算跳全场也高了些吧。”何黎抿着嘴角问道。

    别看何黎平时那懒散小猫样,到底也是混了这么久的人,多少看出点不对。

    钱桑那是沉静在兴奋中,压根回不了神,而莫七是沉静在悲愤中,想象着自己每天上台的悲催样。

    范向云淡淡一笑,“这事没和你们商量我就做主了,那是因为我看着条件还不错,而且皇家会所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去的,小费也多,上次小七说要考虑以后,我就想着,咱多少也得稳定下来,老是这么来回奔波,到最后所剩无几,会所负责人找我谈了这件事,我想着这机会咱怎么也得抓住。”

    莫七嘴角抽了抽,合着还是因为自己的那句话,可是,当时自己是想着找个稳定工作,可不是让四人卖身给一家会所,感叹的同时,也有些佩服范向云的魄力,能抓住机会,可不是人人都能行的。

    莫七想了想,看着范向云直接问道,“向云,那会所里,你到底有什么关系。”

    莫七其实没什么好奇心,但是天上掉馅饼这种事,可不是人人有份的。

    范向云看着三人看来的眼神,知道现在也该说说清楚,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不过,真没什么问题。”

    范向云想起什么后,脸色有些黯然,自嘲一笑,“反正你们早晚也会知道,我就直说吧,其实是我同学给介绍的,我和她以前关系不错,只是因为一些原因不怎么来往,到了京都,没想到会遇见,她看到我们有次演出,说起她的关系,我就让她帮着搭搭线,你们知道我比较要强,但有关系,我还是会抓住,这次大概也是因为她吧,就算不是因为她,送到面前的机会,我为什么要推,咱四人签个一年,一年下来,每个人也能小有积蓄了。”

    莫七心中有些沉闷,说到底,莫七也是凡人,这几天,这三人对她的关心,她也能感觉到,心中叹息一声,这时候说不干,那是不现实的。

    何黎最先同意,“既然你做主,我没什么意见,小七,小黎,你们呢。”

    钱桑点了个头,对舞者来说,到哪里都是一样的,而且这次更为稳定,会所给出的条件还充足,每个星期,还能休息一天,价格当然是没得说,只是没什么自由而已。

    莫七看着只剩下自己一个,伸手揉了揉眉心,“我也没意见。”

    “既然大家都赞同,那就这样了,今儿yoyo那边,我们就不去了,休息一天,晚饭好好庆祝一下。”范向云看着三人点头同意,松了口气,毕竟没和她们商量。

    莫七长叹一声,得,自己现在被打击习惯了,就当为人民服务吧,军队里也有文工团,不过,这小腰天天扭,也会腰突出的,虽然应承下来,但莫七一直以来的想法可没变,舞者不是长久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