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那个同学,她怎么来了。”

    何黎眨巴眼睛,对钱桑低声,“你也认识。”

    “这个苗曼在我们学校可是个风云人物,我可不认识她,上次向云说过后,我才知道,听向云说,好像这女人在什么歌舞团,反正比咱混的好。”钱桑有些羡慕嫉妒恨啊,不过也只是眼热一下,因为一个学校,总听过这女人的名字,但是向云从来没说过两人的关系,这让钱桑心里有些不好受。

    莫七估摸着还得等一会,直接往化妆台上一坐,把收拾好的包往旁边一放,听着身边两个人嘀嘀咕咕,又看了眼门边相谈的两位,无声笑了笑。

    何黎听到钱桑话里含酸,扑哧一笑,眼睛眨巴两下,“怎么,桑桑你话里可是全是醋味啊。”

    钱桑一噎,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我醋什么,我和向云的关系那是谁都拆散不了的,就她,如果和向云真的关系那么好,怎么这么多年没来往。”

    “你可别忘了,我们来这里,可是她帮的忙。”何黎低声提醒一句。

    钱桑不干了,“她帮的,向云可没说过,开始的确是,但也要咱四个舞技好。”

    莫七笑了,听着身边两人的话,发现不远处谈话的两人,其中范向云眼中有少许冷意,而那位苗曼温柔中带着少许高傲,莫七非常肯定,她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

    不一会,范向云对那位苗曼点了个头,随即转身走到莫七她们身边,有些为难的说道,“我同学请我们喝一杯,你们去不去。”

    钱桑看了眼不远处的苗曼,直接摇头,“向云,我饿了,咱回家吧。”

    范向云伸手安抚的拍了拍钱桑的肩膀,低声对三人说道,“我们能来这里,是她帮的忙,不管怎么说,我们四个也该当面感谢一下。”

    “向云,要不你一个人去,我们和她又不熟,就不需要了吧。”何黎直觉不喜欢那位苗曼,虽然帮过忙。

    范向云抬头看了眼没说话的莫七,想了想,“认识一下,我们就回,小七你看呢。”

    莫七瞄了眼那边独自而立的女人,风韵和气质的确很少见,其实莫七也不想去,毕竟和那个苗曼不熟悉,不过看到范向云为难的样子,对何黎使了个眼神,“那就走一趟吧,的确该感谢一下。”

    四人收拾好包,范向云拉着不怎么情愿的钱桑,就和那位苗曼往外走,莫七和何黎走在最后,一路上,范向云给大家相互介绍一番。

    莫七双手抄在裤兜里,跟着她们往里走,乘着电梯往上,出了电梯后,心中隐约有些疑惑,自打莫七有了电脑,来会所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了解会所格局,而现在的路线,怎么看,怎么不对。

    会所顶楼有两个包间,分东厅西厅,是这家会所最高规格,不是谁都可以上去的,而现在,那位苗曼带着她们正是往顶楼西厅而去,苗曼到底是什么人,或者说苗曼认识什么人。

    不过,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对莫七来说,这都不是自己该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