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会所出来,莫七整个人一股子哀怨环绕,这叫什么来着,一山更有一山高,自己折腾了半天,还不如啥也不折腾呢,原以为就算那位顾少没追究她们的责任,但也会把她们给打发了,可结果,四人竟然成为这家会所的正式员工了。

    其实说到底,这也算好事,稳定工资,稳定住处,福利,安全,可莫七觉得自己好像离原来的打算越来越远,反而发扬光大这身体的专业,不得不说,这叫无心插柳柳成荫,有心栽花花不开啊。

    这倒不是莫七想拒绝就拒绝的,先是看到那位顾少的手段,又是一番威逼利诱,这让莫七不管不顾的逃跑那是不可能的,莫七也知道自己和何黎三人的确处出感情来,看着她们三人同意,莫七当然也只能同意了。

    莫七走在三人身边,看着钱桑兴奋的脸,范向云淡然的脸,何黎开心的脸,莫七低头,在心中一边一边的提醒自己,这是好事,最起码,以后不需要见天的扭腰了,而且收入更上一层楼。

    莫七深以为自己重生后,就好像和夜场酒吧对上了,现在竟然一头扎进这条道,越走越远,哎,不过,最起码比以前轻松多了,正式和非正式待遇的确不一样。

    说到底,以前的四人什么都要靠自己,排舞,服装,场地联系,而这次后,只要听从会所安排,调度,有专门的宿舍,有专门的练舞场地,有专门的排舞老师,这就像野花和家花的区别,以前按照一场来算费用,现在是按月结工资。

    “小七,想什么哪,上车。”何黎拉了拉身后出神的莫七。

    “高兴的傻了呗,从刚才到现在,就没见她出声,我说莫小七,今儿你可算是让姐们开眼见了。”钱桑笑嘻嘻的说道,伸手开了车门,对莫七看了过去,“来来来,莫小七,你先请。”

    莫七回过神,抬头间,也不谦让,沉默的往车后坐了进去,接着钱桑蹭了进来,而何黎最后一个上车,关上车门。

    范向云坐在前座和司机说出地点,便看向车后的莫七,“小七,你不高兴。”

    “向云,你说什么哪,她不是一直一个样,今儿真没想到,因祸得福,咱以后可算是皇家会所的人了啊,我可不想像以前那样见天的求爷爷告奶奶了,不过那个苗曼就这样让她走了,太便宜她了,向云,你以后还是少和她联系,今天要不是有那位顾少火眼金星,我们可好不了,那位顾少可真是帅啊,就是不知道是会所的什么人,不过他能做主,估计也是个经理啥的。”钱桑连忙说道,带上少许兴奋。

    “桑桑。”范向云冷声叫到,“是福是祸还不知道,虽然不知道顾少是什么来头,不过,这样的人,不是我们能惹的,你可别忘了苗曼他们的事。”

    “向云,我这不是高兴吗。”钱桑吐了吐舌头,打着哈哈。

    “向云说的对,桑桑,你说话当心点,那个顾少看着就不好惹。”何黎侧头说道。

    莫七叹了口气,往后一靠,听着车里三人的对话,郁闷的伸手揉了揉眉心,那位顾少的手段,的确让莫七有些心惊肉跳的,说到底,自己答应下来也是因为妥协。

    这该死的妥协,莫七觉得这社会真不是好混的,一步错,步步错,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潜规则,如果自己不妥协,那么下场和苗曼他们也差不多,或许会更加严重吧,莫七从心底里产生一种悲哀,无力感。

    “不会吧,我看着那位顾少人不错,最起码,也没因为苗曼把我们辞退,反而还让我们进会所。”钱桑想了想说道。

    “苗曼的事是她自找的,其实那位顾少压根没把她们放眼里,我们更别说了,桑桑,以前咱是自由的,虽然签了一年合同,但现在,咱四个是会所的员工了,有些事,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小七,我总觉的不太对。”范向云低声说道。

    “恩,我也觉得不太对,咱要什么没什么。”莫七又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眼前座的范向云,低声说道。

    莫七有自知之明,或许刚才没明白,现在却有些明白了,说到底,没追究她们的责任,只是为了那易军,或许易军和苗曼不仅仅是朋友那么简单,可也不至于让那位顾少另眼相待啊,她们四人要才华没才华,要舞技没舞技,所以莫七也有些糊涂了。

    “不会吧,那我们。”何黎诧异的瞪大猫眼,“早知道就别答应了。”

    “你以为你不答应就行,如果不答应,估摸着咱四个也别想在四九城呆了,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我们也没别人要的东西。”范向云叹息一声,淡淡说道。

    莫七颓废的往后一靠,“现在多想也没用,还是想想明天的安排吧,和房东也得说一声,这个月还没到期呢。”

    此话一出,四人都沉静下来,四人回到出租屋,一夜无话,各有思索。

    第二天中午,范向云先和房东谈妥房租问题,等到下午三点多,会所工作人员直接把车开到四人住处,帮着搬离。

    一个小时后,商务车进入水秀花园,一直往里,然后停了下来,莫七四人一见,各拿着自己的物品,下了车,看着幽静的小区,四人面面相觑,这条件也太好了吧。

    四人没多停留,就跟着工作人员开门上楼,直到六层顶楼,停下脚步,等到进门后,四人看着装修齐全的一室两厅,心头的阴郁倒是消散许多。

    工作人员告知四人明天去会所的时间,又提点了一些话语,把钥匙留下,便和四人打了个招呼,直接走了。

    “太好了,哈哈,这房子要是我的多好啊,”钱桑把大门一关,兴奋的满屋子转。

    莫七无语的看着跑来跑去的钱桑,和站在身边的范向云面面相觑。

    “这条件也太好了吧,这里如果要房租,最起码也得五六千吧。”何黎瞪大眼睛,看着房间装修。

    三人跟着钱桑把屋子看了一遍,一室两厅,南北各一间,宽敞的客厅,敞亮的厨房,一个卫生间,一个储藏室,屋内家具电器一应俱全,就连房间也摆放着两张床。

    “我和向云一个房间。”钱桑立马说道,拎起自己的行李就选了靠南的屋子走了进去。

    范向云笑了笑,看向莫七,“那你和何黎一个房间吧。”

    莫七看了眼期待的何黎,点了个头,“行,先整理一下,看看还缺什么,待会一起出去购置齐全。”

    四人整理好,又从小区旁的超市添置了些物品,顺便又买了些吃的,一起回到水秀花园,等到收拾好,钱桑开始做晚饭,其他三人坐到客厅沙发上。

    范向云泡了一壶红茶,给莫七何黎倒了一杯,便坐在一旁,看着旁边瘫在沙发上的何黎,和沉默的莫七,开口说道,“我心里不安。”

    何黎顺了顺头发,坐起来,点了个头,低声说道,“我现在也有些不安了。”

    莫七刚想说话,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直接拿起,瞄了眼来电名字,心一顿,对两人示意了一下,便站起身向阳台走去。

    没想到就过了三天,那位莫妈妈就耐不住了,看着手机,接还是不接,莫七心有忐忑,到底不是真正的莫其。

    莫七走进阳台,顺手拉上阳台门,深吸一口气,手指按了一下接听键,放到耳边。

    “是小其吗。”电话那头软绵绵的女性嗓音响起。

    莫七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沉默后开口,“妈,是我。”

    “小其,你怎么这么久都没打电话回家,现在怎么样,身体好吗。”莫妈妈低声问道。

    莫七手紧了紧,靠在阳台窗边,看着外面不同于宅巷的狭小旧颜,叹了口气。

    “小其。”耳边又传来急促的询问声。

    莫七回过神来,心中一片茫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女人,低声答道,“妈,我听着呢。”

    “是不是工作不顺利,还是身体不好,你自己在外注意点,家里也就靠你支持,妈是个不顶事的。”那位莫妈妈的声音好像有些哽咽。

    莫七额头黑线,想起什么后,目光带上少许坚定,也许自己不是她的女儿,但却无法改变,“妈,都好,只是工作有些问题。”

    “小其,怎么回事。”声音有些高昂起来,“妈让你与人相处别太冷淡,到底怎么了。”

    “妈,没多大事,只是不在原来公司干了。”莫七按照这身体一贯以来的作风,不说太多,只说一些该说的,莫七早就想试探一二了。

    “你怎么从那公司出来了,待遇那么好,到底怎么回事。”莫妈妈有些急切。

    “小其,你到底怎么想的,这么好的工作,你怎么说不干就不干呢。”莫妈妈有些气急。

    莫七听出一些关心,听出一些急切,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妈,这年头换工作太自然了。”

    “你现在也长大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也不和我打个招呼,你大半年没回来,我也不说你,你一直说你忙,我也没说你,可工作你怎么说换就换了,小云学费怎么办。”莫妈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