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所以,平时陆泽多多少少也尽心尽力教导一二,学多少,那是莫七自己的本事。

    本来按照陆泽和他家老头打算,凭着莫七的成绩,直接进总参二部一点问题也没有,可不知道莫七怎么想,直接决定下基层回Y军区云城老部队,后来,陆泽大概也知道,或许是因为自己家老头的原因。

    但没想到,上个月莫七不声不响的自己跑回Y军区报道,而接到消息时,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这么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儿,就这样消失了。

    到现在,陆泽也不知道该如何和他家老头交代,自己没看住人,把人看没了,陆泽也想象到他家老头的脾气,本来就不愿意再回都城,这下子,估摸着一辈子就呆那鬼地方了。

    顾长风倒没在意陆泽的神情,不过看到这样的陆泽,也只是在兄弟殉职时才有,那整个人气息消沉。

    “陆泽,你有空还是回云城一趟和陆叔谈谈,这边我都安排好了,他身体不好,那么远你就放心。”顾长风直接说道。

    陆泽瞬间回了神,嘴角苦笑一声,摆了摆手,“如果我去,更加别想了。”

    顾长风倒有些想知道陆泽现在到底怎么回事了,不过,他有的就是耐心,说到底,陆泽的父亲也算的上他的师傅,顾长风从小在总参大院长大,陆泽父亲和自己家老头也算相交。

    当年,他在二部二局后勤7989时,总队就是陆叔,也是因为这原因,才和比自己小一岁的陆泽认识,等到陆叔因病修养下来,他就是顶了总队位置,而陆泽也进入7989,但是没想到,陆叔一退下来,就回到老家云城,这些年,也没有回都城修养的打算。

    顾长风知道陆泽打小就陆叔关系不太好,其中原因大约是陆泽母亲的去世,不过,有些事,顾长风也不好谈及,只能做他该做的,而这两年,陆泽父亲身体越来越不好,顾长风总想着找个机会把人带回都城。

    陆泽抬头恰好看见顾长风那波澜不惊的眼神,心一顿,叹了口气,这人说不通他家老头,自己更加别想了,有些事,过去了,再后悔也没办法。

    陆泽打小在云城长大,对父亲常年不着家肯定有些怨恨,而母亲的去世,老头连一面也没见着,虽然后来自己被接到都城来,但自己和老头的关系也淡了很多,或许当时年幼无法理解,到现在想弥补,却来不及,而莫七的事,反而让陆泽越发暗恨起来。

    不过,想到什么后,陆泽开口说道,“其实让我老头子回都城,本来是有办法的,不过,现在是更没希望了。”

    顾长风眉头一抬,伸手敲击桌面,无声的压力让陆泽脸更僵。

    陆泽知道,每次对上比自己大一岁的顾长风,自己从来都是被打击的那一位,这人不要什么过程,只要结果,为了自己家老头的事,他相当于被顾长风揍大的。

    “别这么看我,你大概知道这几年,我和老头子关系缓和不少,那是因为个小丫头片子。”陆泽苦笑一声。

    开始的时候,接到老头子电话让自己安排个名额进军校,当时自己是惊悚万分,因为自己家老头的脾气自己知道,从不走后门,不过,好在当时自己没拧巴,倒真因为莫七的原因,让自己和老头的关系缓和下来,这几年的电话比起以前来,那是压根不能比,虽然每次都围绕着那莫七丫头。

    顾长风伸手拿起茶杯,缓缓的喝了一口,放下后,直接说道,“名字。”

    只要有机会,那不管什么手段,顾长风也能搞定,这就是顾长风一直以来的作风。

    陆泽双手捂住脸,揉了一把,嘴角轻松许多,痞笑一声,“顾大少,这话要是早一个月问我,我肯定会立马告诉你,但是,现在是没机会了,那丫头出了车祸,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老头子交代呢。”

    顾长风没料到是这样的结果,目光一暗,皱了皱眉头,“到底怎么回事。”

    “云城盘山中巴车和大卡车相撞,十二人无一生还,卡车司机酒驾,看着很正常。”陆泽作为二部二局的后勤执行部队,什么事,都秉着查清查实,隔日当晚知道消息后,立马让人调查清楚,阴谋论这是他们作为情报部必备的素质。

    顾长风坐直身体,若有所思,看着陆泽那黯然的神色,嘴角淡了淡,声音低沉,“你还是找个时间告诉陆叔,这消息只能瞒一时,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陆泽点了个头,这事到现在后悔也没用,陆泽还记得最后电话联系的那一天,莫七笑嘻嘻的给自己道歉,说什么以后有机会让自己请客。

    哪知道,那是最后一次听到那丫头的笑声,说到底,陆泽对莫七,两人个性非常契合,脾气也相差不多,所以那丫头一口一个师兄,陆泽也从来没反驳过,这也是老头子另眼相待的原因吧。

    “行了,老头子那边我会考虑的,不过得等段时间,那丫头没和老头子说过要回云城,先瞒着吧,对了,今儿来就为这事,那现在说也说了,我该走了,上个月又进了新人,现在忙的团团转。”陆泽转移话题,行动快的准备立马走人,被顾长风训,还不如回去训别人。

    顾长风淡淡一瞥,“这边食堂的确没你那里好。”

    此话一出,陆泽连忙坐稳,笑嘻嘻的说道,“哪里,你可一直是我的头,这不是在你面前压力大吗。”

    顾长风本想直接点头,但想起什么后,目光一怔,“别急,我还有事问你,7989的人什么时候开始作密工了,东城那边出了什么事。”

    陆泽楞在当场,摸鼻子的手僵在半空,抬头看了眼没开玩笑的顾长风,嘴角抽了抽,咱部门是执行部门,密工压根是何老头管的,怎么可能。

    “顾大少,你没搞错,这事你该问何老头。”陆泽干巴巴的问道。

    顾长风也只是一问,在外遇见部门内的人很正常,但这人在顾长云那里,就有些问题了,本来也没当回事,所以从头到尾顾长风也没查过,只是见到陆泽,顺便问一声,如果没顾长云会所什么事,顾长风也不会提起。

    但现在这么一来,顾长风眉头微皱起,“三队现在有几个女的。”

    陆泽想也没想,直接回道,“六个,全大队的六朵金花。”

    “最小年龄。”顾长风若有所思。

    “二十四,去年从三部调过来的。”陆泽那是答的一个顺口,这丫头还是自己看中的,不过想到什么后,目光带着笑意,“怎么,你看上谁了。”

    “你有空去趟长云那里。”顾长风想了想,7989是保密单位,不同于其他特种作战部队,有本身特有的训练课程,而那个丫头,绝对是从7989出来的,作为现在的总队陆泽,只要一见,就知道,说到底,顾长风只是关心自己家弟弟。

    陆泽听着这奇怪的吩咐,想了想,点了个头,既然顾长风说了,那么肯定有原因,现在这家伙压根不想多说,那么陆泽也不会多问,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基本的素质。

    “行,我也好久没见那小子了。”陆泽答应下来,还没说完,就见办公桌上电话响起。

    顾长风对陆泽点了个头,“你先回吧,下次有空吃个饭,刚来这边,事也多。”

    陆泽了然的点了个头,嘴角勾起笑,立马站起,“知道了,顾大少,那我先回了。”

    陆泽转身走到沙发边,伸手扣起刚才松开的衣领,整理了一下,一手勾起军帽,对办公桌前的顾长风摆了摆手,戴起墨镜,晃荡的走出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