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数着票票。

    刚才在包厢,莫七不好意思当着别人面清点,现在当然无所顾忌了,看着厚厚一叠,莫七心满意足,不枉自己走一趟,那位齐少什么的,出手的确大方,除了见到莫云这件事,这趟也算是圆满成功了。

    ☆、第十八章

    包厢走道,低调而奢华,过来的时候,莫七当时没心情观光,而现在,莫七点好票票后,一本正经的开始打量,墙面镂空黑色木格嵌入暗红色玻璃,顶面暗藏玫红色灯光,整个走道,显得雅致非常,而暗动浮香。

    走过通长走道,拐了个弯,不远处便是电梯大厅,莫七不经意的回头,目光一暗,看着身后急匆匆走来的人影,脚步一顿,随即当什么也没看见,快走几步后,果不其然,就听身后带着少许犹豫低沉的喊声,“莫其。”

    莫七脸黑漆漆,心中暗叹,这身体和这妹子到底有多生疏啊,直接称呼名字。

    莫七低头就当没听见一般,脚步加快了一些,追上前面的黑衣保安,莫七现在压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妹子,也许给个缓冲期,才会让莫七慢慢适应。

    从刚才到现在,突如其来的相见,已然让莫七精神紧绷,才刚放松,又来这一出,让莫七有些欲哭无泪。

    可有些事,不是当没听见就不存在的,身后的声音响亮少许,带着刻意的压抑,又叫了一声,“莫其,你等一下。”

    莫七不可控制的心跳了几下,就好像是这身体的自然反应,想起什么后,快速的对身后摆了摆,继续往前走。

    看着不远处电梯门打开,莫七刚想加快步伐冲进去,忽而脚步停了下来,眉心一阵跳动,丫的,坑爹啊,什么时候师兄也会来这娱乐场所了,还是和那什么顾少一起,真正是天下红雨了,莫七当下脑袋一片空白,第一直觉就是抽出腰间的面纱,把脸蒙起来。

    可没给莫七时间,就见一前一后出了电梯的两人,停下交谈,转身往自己这方向走来,这就叫前有狼后有虎,莫七压根不敢让师兄知道自己居然在夜场当舞者,一个条件反射,立马转身往后走去,快如疾风。

    抬头间,看到几步远跟出来的莫云,一脸惊讶和沮丧,莫七顾不上其他,一把拉过莫云的手臂,往电梯大厅另外一个方向走去,而那两位黑衣保安压根没发觉身后的人消失不见,而刚出电梯的两位,也只看到一个背影。

    要说陆泽怎么会和顾长云结伴而行,那是因为陆泽今儿正好休假,想起顾长风的交代,便抽了个空,到顾三这里来转悠一圈。

    今儿也是陆泽凑巧,顾长云正好呆在会所和几个发小闲聊,看到陆泽出现在自己地盘,那是一个忐忑。

    想起自己好好招待了一下7989出来的人,所以在顾长云看到陆泽前来,第一反应就是莫七告状了,但是,七拐八弯的和陆泽周旋了半响,也没知道陆泽到底来干什么,在疑惑的同时,本着被发现,还不如自己交代原则,一五一十交代了前因后果,还坦白了自己对莫七做过的事,譬如把莫七训练成真正的夜场舞者。

    而陆泽通过顾长云交代,才知道顾长风吩咐的缘由,心中也有些疑惑,7989的人员调度,他当然是最清楚的,一万分的肯定莫七不是自己的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顾长风会认为是自己手下的人,但陆泽觉得眼见为实。

    所以顾长云扔下一干发小,从韩娜那里知道莫七在3厅包厢,便认命的带着陆泽到了三楼,所以有了莫七瞬间的惊悚。

    莫七压根不知道陆泽和顾成云的确是奔着她来的,她现在是拖着莫云快速逃跑,一个劲的想着,不能被自己家师兄逮到,理所当然的也忘记她早就换了个身体。

    等到莫七拎着一头雾水的莫云闪进电梯厅侧的卫生间时,才猛然发现自己压根不需要跑,所以在松了口气的同时,看到身边的莫云,莫七深深的憔悴了,这叫什么来着,走了一个又来一个。

    莫云虽然不知道莫七为什么又转回来,在挣扎无效后,也只能顺从的被莫七拖着走,看着左右无人,倒也沉默不语中。

    等两人进了卫生间后,莫云看着半响没动静的莫七,扒拉开手臂上的爪子,抬头深深的看了眼,皱起眉头,开口问道,“姐,你还在怪我刚才没叫你,当时我也没办法,那么多人在,如果说出来,我们两个都很难看。”

    莫七现在的心思还在陆泽那里,从认识陆伯,到认识陆泽,莫七一直以为这爷俩很寻常。

    陆伯是个退休的老军人,莫七和他休养所认识的,一见如故,学到很多东西,开始或许带着其他心思,但后来,真正的把陆伯当成长辈。

    而后,通过陆伯认识了陆泽,也只以为陆泽在都城军区工作而已,再多,也只知道陆泽在特殊部队里,毕竟每次去自己学校,都是匆匆来匆匆去,所以现在在这里见到陆泽,莫七第一个想法就是出任务,但看到陆泽身边的顾少,莫七有些不好的猜想,难不成师兄还有什么来头不成。

    就在莫七心不在焉的思考中,旁边的莫云不干了,听着半响没动静的莫七,脸色有些难看,抿了抿嘴角,“姐,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莫七听着声音,慢悠悠的转头看了过去,顿时很想给自己一击,其实她知道自己想再多也没用,现在的自己压根不会再和师兄有交集,而以后要交集的人,反而是面前的这位。

    看着眼前七分像的面容,莫七承认这莫家姐妹长得都可以,这身体娇媚带着少许冷艳,而面前的莫云娇艳带着少许出尘,听到莫云的话,堪堪清醒过来,目光复杂。

    “姐,你倒是说句话啊,我刚才也没办法,那些都是秦蓝的朋友,他们那些人,如果我说和你有关系,肯定少不了笑话。”莫云有些压抑不住了,在空旷的卫生间里,只听到两人的呼吸,而面前的人,无动于衷的表情,让莫云心底带上少许惶恐。

    莫七到底还是开了口,不过,有些勉强,毕竟对于只在记忆中出现的人,让莫七一副熟悉的样子,莫七还是做不到,或许和那位莫妈妈能闭眼瞎说,也只是因为没见到真人而已,而现在的一切,让莫七真正的承认,她以后是另外一个人了,一个多月来的装腔作势,冷眼旁观,顿时化为乌有。

    莫七半响,挤出一句,“你怎么在这里的。”

    两人之间好像缺乏熟络,一个刻意,一个无意,中间有道深深的鸿沟,而莫云听着这淡漠的话,理所当然的以为莫七生气了。

    “姐,我是第一次来这里,真的,是秦蓝的朋友带我来的,你知道秦蓝的,我最好的朋友,我现在住她那里,她提议,我也只能答应,我也只是喝了一点酒,真的。”莫云到底是做了这么多年的好学生,其实平常里,真没来过这地方,所以在无意中知道莫七从事这行业时,压根不知道该如何和莫七谈。

    而现在,真的了解后,反而让莫云开不了口,刚才的场景,还有秦蓝和其他人的嬉笑,无不显示莫七从事职业的低贱,质问的话语,被莫七一反问,反而让莫云不知所措起来。

    莫云也知道这几年如果不是莫七的收入,自己压根交不起学费,还有每个月几千的生活费,一边是自责,一边是无为,两种念头交织在一起,让莫云看到一个丑陋的自己。

    莫七看着面前的人竭力解释的模样,有一瞬间理解了这妹子想法,因为开始的时候,莫七也有这样的矛盾心理,可现实就是现实,在一无所有的时候,你只能妥协。

    “好了,我也没说你什么,毕竟你也这么大了,该做什么事,你自己也有数,行了,我没有怪你意思,你朋友还等着你,先回去吧,其他事,等有空再说。”莫七立马说道,忽略心头忽而出现的亲昵。

    莫云一听,看着莫七转身准备走,立马拦住莫七的去路,目光忽明忽暗,“姐,我刚才没说认识你,你没生气吧。”

    莫七一愣,摇了摇头,当时说出来,两人都别扭,就算是现在,莫七也好想当做不认识,叹了口气,“没生气,别多想。”

    莫云松了口气,目光闪了闪,抿了抿嘴角,下定决心般的抬头问道,“姐,你一直说你做销售,是骗妈的吧。”

    莫七想了想,点了个头,有些事藏着也没用,现在自己的确也在做舞者,而且经过这么多天,莫七倒觉得这舞者也不是低人一等,只是自己不太喜欢这环境而已,“就是你想的那样,刚才你不是也看到了吗。”

    “我听秦蓝说,一般酒吧跳舞的也要陪客,姐,你有没有。”莫云艰难的问出口,眼底有些挣扎,随即期待的看向莫七,很想听到莫七的否定。

    在莫云的心里,虽然莫七很少和自己说心里话,每次回家也只是一晃而过,但莫云到底对莫七这个姐姐心怀尊敬,毕竟这么多年下来,家里的责任都在莫七一个人身上,母亲的菜场小摊,一年到头也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