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维持平常开销。

    莫七听到这话,一愣,忽而笑起,伸手撑着旁边的墙壁,低头笑了起来,半响后,慢慢抬头看着莫云,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说道,“那你想听我怎么回答,莫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骗妈了,还是说,这个问题才是你一直想问的,从你大一开始,你每个月生活费逐年递增,现在一个月得几千,你说我会不会陪客。”

    莫七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憋不住了,这妹子一边伸手要钱,一边嫌弃这身体的工作,就算是自己听到这样的质问,心头也不是滋味。

    其实想想,这身体初中毕业,经历过数不清的工作,但收入连基本生活也勉强,何况还要汇款回家,其实不是莫云和那位莫妈妈不清楚,而是不想去相信,就如同现在这般,莫云大概早就清楚,但却一厢情愿的觉得这身体没到那一步,一边心安理得,一边难以说服。

    莫云脸色难看起来,手无力的垂下,低声说道,“姐,如果你早点告诉我,我。”

    “你就不需要我挣钱养你,你想这么说。”莫七淡笑道,看着莫云挣扎的面容,莫七心底有些无奈,很想长叹一声,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涉足政委工作了。

    “姐,你别这么说,我的确是半年前才知道,那次你和那位叫什么黎的来学校看我,她无意中说了一些,我后来也不敢问你,姐,做什么工作不行,为什么非得在跳舞。”莫云急忙解释道,目光盯着莫七的穿着打扮。

    看着面前带着淡笑的莫七,莫云感觉自己好像从来就没了解过自己的姐姐,妖娆的面容,暗色的眼影,刚才那极致的舞蹈,现在这般咄咄逼人的话语,这不是以前半天不吭声,外冷内热的莫其,越发让人难以琢磨了。

    说实话,莫七对这妹子大概有些了然了,这就是和自己以前一般没接触社会的孩子,不过,自己以前日子过的此起彼伏,所以有些了解生活疾苦,而这位,理所当然的被这身体和那位莫妈妈给保护过了,想当然所以然,好像她眼里只有好坏,这丫头比起这身体来更加适合高傲这词,这身体是表面,这妹子是从心底而发的。

    莫七懒散的靠在墙边,伸手蹭了蹭鼻尖,看着面前的莫云,心中暗叹,如果这场景被人看见,绝对是以为自己在欺负人呢。

    “好了,我的事我自有打算,你先回包厢吧,你那些朋友还等着你,你也别和妈说我的工作,就我们俩知道就行了,你说的陪客,你姐我还是自尊心的,所以你就放心吧,你用的钱,都是干净的。”莫七发现自己真不想再谈下去了,再谈下去,自己该给这妹子做思想工作了,而且这不是久留之地,还是赶快撤,也想回去查查陆家父子到底是什么人。

    莫云目光恍惚,有一瞬间觉得莫七说中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思,无法否认,无法肯定,沉默半响后,点了个头,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忽略心底里的纠结,看了眼漫不经心低头的莫七,转身就往外走去。

    出门瞬间,莫云转身,看着平静如水看向自己的莫七,“姐,以后生活费我自己挣,你还是换个工作吧,这事我不会和妈说的,你也别说在这里看到我,有空我再找你。”

    莫七看着说完转身而出的莫云,呼出一口气,总算把这妹子糊弄过去了,莫七其实真不想咄咄逼人,可不这样说,还不知道该如何结束这话题,说到底,莫七真不会和这类人打交道,就好像只有她认为的才是对的。

    莫七也知道刚才肯定露出一些本性,可莫七懒得再扮演角色了,就怕有一天,自己真精神分裂,不过,好在现在融合的性格,也有这身体的一部分,估摸着这妹子肯定会疑惑,可说到底,有什么人是一成不变的,比起三位室友,这妹子接触这身体更加少。

    莫七想起师兄来,立马精神抖擞,赶快撤,今儿不宜在会所多留,其实莫七真想和师兄相认,可这种灵异的事,莫七觉得如果真被其他人知道,那么自己少不了走一趟研究所,想到这种可能,莫七立马把这念头掐灭,心中默念,咱就是莫其。

    莫七低头整理了一下衣服,抽出腰间的面纱,走到镜子面前,重新把脸遮起来,顺了顺头发,眨巴两下眼睛,转身往外走去。

    等莫七消失在卫生间后,空旷的卫生间响起手机悦耳的音乐声,最里的格挡门打开,慢慢走出一个修长的人影,目光淡淡瞄了眼空无一人的门口,按了接听键,声音低沉,“3厅888包厢,知道了。”

    莫七压根不知道进入的是男女通用卫生间,压根不知道卫生间里还有其他人,毕竟当时的她一边想着陆泽,一边面对莫云,心神不宁,而这一疏忽,导致莫七又被人盯上了,也让莫七以后的日子更为悲催。

    ☆、第十九章

    陆泽和顾长云在三楼扑了个空,两人脸色平静,各有所思,转身往回走,一路沉默。

    陆泽嘴角泛起笑意,丝毫没受影响,他是应顾长风要求过来的,听了顾三所说,也只是尽自己所责,查看一二,毕竟心中早就认定莫七不是他的人,压根和自己无关,但因为莫七出现的诡异,又是顾三的地方,多少要查探一下,总参那么大,是谁的手下,还真不好说,万一牵连顾家,自己也好及时调整。

    而顾长云脸色有些不好,一直以来的漫不经心,也带上少许阴郁,这些天,虽然把那莫七扔一边不管不问,但一直认为是陆泽的人,所以并没过多注意,一直等着陆泽把人领回去,可今儿陆泽的态度,让顾长云有些想法,对世家出生的他们来说,总会想到阴谋论。

    按照顾长云所想,对莫七这个小人物,开始是因为自己家大哥,才起了少许兴致,在知道是7989的人后,便把刚开始的打算放到一边。

    而现在陆泽亲临,顾长云也起了重视的心,所以才扔下一干发小,跟着陆泽过来看看,也想知道7989的人为什么跑自己地盘来,虽然皇家会所很少人知道是顾家的,但自己圈子里的人大多数都心里清楚,顾长云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扑了个空。

    “陆哥,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不想回答也没关系。”顾长云停下脚步,试探的说了一声。

    陆泽侧头看了眼,笑了笑,“有话就说,别跟我打马虎眼。”

    “这可是你说的,那个叫莫其的,真是你的人,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啊。”顾长云还是问出了口,虽然自己大哥一口咬定,可陆泽的表现不太对,难不成,真有什么事。

    “你怎么会这么想。”陆泽别有意味的问道。

    “如果是你的人,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如果不是我说出来,你大概不知道我哥为什么让你过来吧,陆哥,我这里是不是有麻烦了。”顾长云脑筋快的想到什么,低声问道。

    陆泽嘴角弯了弯,到底是顾家的人,这反应没得说啊,不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顾长风会认为那莫其是自己的人。

    “陆哥,应该是我猜中了吧,早知道我让人带那丫头上来了,现在人不在这里,大概在化妆间,要不就回宿舍了,陆哥,你看。”顾长云琢磨着这下面就没自己什么事了,反正让自己走一趟已经是极限了,再说,自己跟着一个丫头身后跑,就莫七,她还不配,既然不是陆泽的手下,那这事,还是让陆泽帮忙解决为好。

    陆泽打量了一下顾长云,这小子想什么他也知道,听到这话,笑了一声,其实说到底,陆泽或多或少是因为顾长风的吩咐,因为在陆泽心里,已经肯定这事和自己无关,现在没见到人,也没什么,但是,秉着多年来的直觉,点了个头,说了一声,“你先上去,我去监控室看一下,这事你就别管了,你说的这丫头的确不是我手下,但是,应该是总参的人,到底是谁的人,我得看看,你哥认定的事,十有□是真的,就是不知道是谁派来的。”

    “陆哥,那就拜托你了,我这里可是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现在有人盯上我,你可得给我看着啊,不管是谁的人,你得给我赶快领回去,要不然,我让那丫头吃不了兜着走。”顾长云一听,果不其然,立马委屈起来。

    现在这莫七,放在自己这里,供着也不是,用着也不是,还是早点眼不见为好,说到底,顾长云没看到自己家大哥的好戏,有些郁闷罢了。

    陆泽含笑而待,没解释什么,只是拍了拍顾三的肩膀,“你这里的确一清二白,不过,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一点,你玩的那些别太明显了,小半个四九城的世家子,你这里都上了名单吧。”

    顾长云嘴角一僵,忽而笑起,“陆哥,这事就别明着说啊,还不是我二哥交代的,我就是个纨绔,哪懂那些个弯弯绕的。”

    “行,你自己心里有数点,也别觉得其他人是个傻的,你这里也不是头一份,记得别把顾家搭进去,行了,我顺道走趟监控室,就直接回了,这事我帮你搞定,你也别折腾那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