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听命令的。”陆泽了然的点了个头,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会所几处隐蔽的监控,陆泽可不是个瞎的,说到底,顾家在四九城是独一份,每次站队都准,眼光毒辣,所以稳步向上,和各个世家关系保持不远不近,不亲密,不远离,这也是自己选择顾家的原因。

    顾长云一听,乐呵出声,到底有人给解决,也轻松下来,“陆哥,你可快点把那钉子给拎回去,放我这里我坐立难安,不过,你别说,那丫头的资料清清楚楚,就是不知道是谁的人,伪造的跟真的一个样。”

    陆泽笑了笑,他还没肯定呢,这顾三倒是下了定论了,不过,能让顾长风确定的事,倒让陆泽没立马否定,就算不是总参的人,大概也和总参多少有些关系,资料什么的,能干这一行的,谁不是清清楚楚,跟真的一个样。

    “这事你就别管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到时我会联系你的。”陆泽安抚的说道,两人进了电梯。

    顾长云一个电话让易军带着陆泽去了监控室,而他自己无事一身轻的走回顶楼东厅包厢,继续和几个发小闲聊起来。

    陆泽指挥着监控室的保安,调出这些天莫七的行踪,开始的时候,心不在焉,但是,越看越疑惑。

    莫七从来到会所后,基本是化妆间舞台两点一线,除了今晚走了一趟三楼,其他时间,全部不见踪影,能调出的监控,也只在舞台范围,那陌生的脸,陆泽确定自己没见过,可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来,熟悉而陌生,就连那名字,也让陆泽的心忽而一跳,有种想法油然而生。

    等到保安调出今晚电梯厅的监控,陆泽心头有些猜测,而这一个细小的种子,随着他看到莫七避开自己和顾三逃进卫生间后,更为放大起来,想起什么后,陆泽摆了摆手,让保安停止下来,伸手摸了摸下巴,半响沉默后,便转身便往外走。

    “陆大校,这就准备走了。”易军跟了上去,急忙问道,虽然不知道顾少和陆泽的事,可也看出这些人对莫七尤为关注,易军不知道该不该问。

    陆泽停下脚步,笑了笑,对身边跟着的易军交代一句,“这就走,对了,告诉顾三一声,别插手这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这和他没什么关系。”

    陆泽说完后,看了眼易军欲言又止的模样,没再说什么,直接往外走去,心中若有所思,一路开车飚速,回到部队后,立马开始调查这莫其的所有资料。

    而顾长云听着易军带来的话,心一松,跟顾家没什么关系,那也犯不着再注意那丫头了,顾长云暗恨一声,没想到为了看自己家大哥的戏,反而惹了一身骚。

    说到底,开始的时候,顾长云的确没把莫七放在心上,一个小人物而已,可现在,踢不走,扔不掉,不上不下,让顾长云有些不是滋味,前些日子,也最多让韩娜刁难了一下莫七。

    顾长云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叹了口气,得,反正与自己无关,那就等着有人把那丫头领回去吧,不该问的不问,顾长云有这觉悟,所以对易军低声吩咐一声后,便把莫七这人放到脑后了,转身和几个发小调笑起来。

    莫七今儿过的是惊心动魄,先是遇见这身体的妹子,后是遇见师兄,所以一回到化妆间,压根没时间和三位室友分享一下包厢的经历,也没和这三人说起自己遇见这身体的妹子,直接拖着三人打道回府。

    凌晨时分,莫七等到三位室友一一入睡后,偷偷摸摸的来到客厅,灯也没开,打开电脑,目光幽幽的盯着唯一亮光的笔记本,手下噼里啪啦起来。

    莫七一早就在陆泽电脑里留了个后门,所以动作快的经过跳板,直接进入,对莫七来说,军部是别想黑了,也只能再次访问一下师兄的电脑,看能不能找出点蛛丝马迹来。

    这也不怪莫七今儿冲动起来,说到底,莫七也只是二十出头的小年轻,对于陆伯和陆泽有一定感情的,可今儿的发现,让莫七心底有些难受了。

    虽然她换了个身体,可到底和陆家父子几年的情分,不是说放下就放下的,一想到师兄的隐瞒,一想到自己跟个傻帽似的回云城原部队,为了就近照顾陆伯,一想到为了这原因才导致她身死,莫七打心底有些转不过弯来,就好像自己是个傻子般被人蒙的团团转。

    莫七眼睛有些红,鼻子抽了抽,想起这一个多月来的憋屈生活,想起多了两个可有可无的亲人,想起自己卖力扭小腰的模样,悲从心中来啊。

    其实重生后,莫七的确很茫然,离开部队,她压根不知道该如何生活,一边摸索着这身体的关系,一边努力挣钱,这才让她有些安全感,努力控制自己的变化,让别人看不出自己不是原来的莫其,努力和三位室友相亲相爱,沿着这身体的轨迹走下来,这一切,都让莫七压力非常大,而今儿再次见到熟悉的人,让莫七一时间再也控制不住了。

    莫七顺手擦了一下眼泪,一边努力盯着电脑屏幕,一边手下不停的敲击键盘,查找陆泽电脑里的资料和文件,翻来覆去,莫七看着师兄电脑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顿时有些泄气,压根没找到什么有关的资料。

    想起什么后,莫七进入相片文档,有些怀旧的再次点了进去,一眼,目光怔了怔,看着唯一一张陆家父子合拍的照片,心头滋味难耐。

    顺手往下翻了翻,顿时楞住,这是一张陆泽和一位大校合拍的照片,以前没觉得,可现在这么一看,莫七总觉得有些熟悉,手指划过照片里那俊秀的脸,就算是军常装,也让这位大校穿出斯文儒雅的感觉,不过,那波澜不惊的眼睛,让莫七心一缩。

    莫七猛的拍了一下额头,双眼放光,这大校可不是上次在会所遇见的吗,想起那天冷冽的目光,莫七伸手摸了摸下巴,好像自己和这位大校遇见两次了吧,而且这人看着和那什么顾少有点相像,虽然一个玩世不恭,一个平静如水,可那薄薄的无情淡唇,的确一模一样,指不定这两人有什么关系。

    莫七想到自己师兄和那顾少熟络的模样,又看了眼照片里师兄和这位不知姓名大校亲昵的模样,莫七有些联想,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或许该从那什么顾少下手查查,或许能找出师兄的来头,现在的莫七一门心思想搞清楚,不弄清楚,莫七觉得心中会有一根刺。

    莫七皱了皱眉头,从相片文档里退了出来,准备再翻找一边时,看着屏幕弹出警告框,连忙哆嗦的从陆泽电脑里退了出来。

    莫七惊悚了,如果说被师兄逮到,那是不可能的,师兄就是个电脑盲,莫七看着自己的电脑被人入侵,当下没时间猜测,急忙噼里啪啦的补漏洞。

    看着攻击停止后,莫七一门心思的追踪而去,揪住尾巴,从国外跑到国内,等到莫七差点抓住时,看着熟悉的防护系统,莫七手更加哆嗦了,丫的,这也忒熟悉了,在莫七还是军校学生时,胆大包天入侵过一次,国家最为神秘的情报单位,自己本来该就职的单位,总参二部啊。

    莫七头上冒起汗滴,顾不上悲伤秋月,顾不上感叹怀旧,连忙清除痕迹,快速退了回来,茫然的关上电脑,拔了电源,网络,把笔记本往旁边一扔,想起自己电脑里没什么秘密,最多也只是自己这段时间写的程序,才把心放了下来。

    莫七伸手抹了一把汗,后背有些湿透,心头有些沉重,到底是谁,为什么入侵自己的电脑,这一脑门的想法,让莫七坐立难安。

    莫七把这身体的记忆从头到尾又翻了一遍,没什么异常,自己来这里后,也就认识三位室友,和那位莫妈妈通了个电话,和那妹子见了个面,莫七越想越郁闷,想起什么后,顿时坐立起身,表情有些严肃,该不会是师兄,该不会是那什么顾少,总的一句话,绝对是有人在查自己,但是到底是谁,莫七一概不知。

    不行,那会所不能再呆下去了,说到底,莫七本来是无所惧的,可现在这情况,万一不小心露陷,绝对是关在研究所一辈子的料啊。

    明天就去辞职,没什么比生命重要,说到底,在不妨碍莫七本人下,莫七只会按部就班,存款也有几万,也不会坐吃山空,如果能说服其他三位,莫七觉得,晚出来,还不如早出来,本来莫七打算过几个月再和三位室友谈论这问题的,可现在来了这么一出,潜在的东西,不是莫七能看清楚的,那只能早脱离那环境为好,这就叫计划没有变化快吧。

    莫七的确憋屈了,这一个多月,比起她以前一年都来的此起彼伏。

    而这边陆泽心不在焉的看着手中的资料,听到电话响起,连忙接听,技术部的小周支支吾吾的半响后,说出一句任务失败,让陆泽皱起眉头来,想不到那丫头还是个电脑高手,对比自己的猜测,陆泽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世界或许存在着一些无法解释的事件。

    陆泽低声说了几句后,挂上电话,又看了眼刚才送到手的资料,这莫其从小到大,和莫七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