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黎到底有些耐不住了,好奇的问道。

    莫七笑出声来,“说了你也不相信,反正来路正就是了。”

    莫七的确不想让人知道晨妈妈那件事,说到底,自己做的不太地道,不过,自己就是这样的人,自私。

    “爱说不说,对了,你说今儿向云和桑桑能找到房子吗,都这么多天了。”何黎看着莫七压根没打算说,便也没兴趣询问下去,直接转移话题。

    莫七摇了摇头,拎起最后一件衣裙,“不知道,慢慢来吧,总会找到的。”

    等到下午六点多,向云和桑桑才累趴趴的回来,不像几天前般的面露颓色,而是隐约带着欢喜,莫七和何黎对看一眼,就知道有戏。

    莫七和何黎殷切的帮两人倒了茶水,等到两人休息过来,便开始询问,看着范向云笑而不语的模样,莫七和何黎对看一眼,更觉得有戏了。

    钱桑不像范向云那般沉得住气,在何黎的追问下,心直口快的直接说了出来。

    原来范向云和钱桑走了几处地方都没找到满意的,回来时,在后宅街超市买东西的时候,顺口和超市老板娘交谈了几句,而老板娘听了后,无意中说起宅巷东的一处旧库房。

    范向云一听,立马追问下去,但老板娘看着范向云年纪不大,一开始没怎么在意,但在范向云再三表示意向后,老板娘倒也实话实说了。

    旧库房老板和老板娘是邻居,那处旧库房闲置很久,地理位置有些偏,以前出租给老板娘放货物的,后来便空了下来,因为长时间搁置,有些陈旧,后来再也没出租出去,久而久之便荒废在那里,而库房老板就等着拆迁推倒,也没有再整修。

    范向云因为没亲眼所见,知道一下子不可能定下来,便问老板娘要来联系电话,等着四人一起看过后,再决定。

    莫七和何黎没想到这种事也可以碰上,问起价格后,也有所期待起来,一年只需六万左右,这简直是怎么也找不到的,就她们现在住的一室一厅每年也需要三万左右,别说是200平米的空房了。

    不过因为莫七明天得去汇款,何黎去广告公司拿印刷好的宣传单,所以范向云和那位库房老板通了电话,约在下午五点去看房。

    一夜无梦,次日,莫七吃过早饭,便和何黎一起出了门,到了街口,两人分开而走。

    莫七先是去了趟东城中心商场,买了一些吃的用的,花了一千,然后去了邮局,把这些打包后汇给莫妈妈,然后又去了银行,把卡上的四千转进莫妈妈的银行卡里。

    在莫七的想法中,如果把钱全给了那位莫妈妈,绝对是直接送进莫云手中,到底用了莫其的身体,该尽的孝道还是会尽的,再多的话,莫七自己也承受不来。

    等忙完后,时间已然中午时分,四九城不亏是华夏都城,就算是热辣的午间,大道上也车来人往,莫七看了眼时间,抬头看了眼太阳,便直接往最近的站台走去,准备回家。

    一路上,莫七看着身边来往的人群和穿梭的车流,漫不经心的走着,过了个红绿灯,转了个弯,人渐少,树荫渐多,莫七拎下遮阳的棒球帽,摇晃起来。

    就在这时,一辆军牌越野车减速拐过弯,从莫七身边穿过,莫七脚步没停歇,余光瞄了眼,羡慕的眨巴眼睛,随即惆怅一叹,便收回目光。

    顾长风侧头看着车窗外有些熟悉的人影,目光微变,直接出声,“靠边停。”

    莫七压根不知道前方有人在等着自己,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半响后,看到刚才那辆军车竟然停靠在路边,莫七暗恨一声,就算交通规则制不了你,也别到处停啊,这也太显摆了,不就是一破军车吗。

    快接近那辆车时,莫七羡慕嫉妒恨的瞥了一眼,直接和降下车窗的顾长风对了个眼,一个在人行道,一个靠着人行道,距离不过两米。

    莫七脚步顿了一下,眯起眼睛,目光从那波澜不惊的眼,滑向俊秀白皙的脸,再滑向军常装的肩章,顿时带上敬畏,也不好直接当做没看见,微点了个头,便直接往前走去。

    ☆、第二十三章

    顾长风压根没想到他被无视了,怔然中,就见莫七无所觉的往前,及膝的白纱裙翩然,脚步在阳光下有几分跳跃,十足的悠哉。

    顾长风平淡的目光渐深,若有所思后,往后一靠,对前面吩咐道,“跟上去。”

    莫七其实一点也不悠哉,心中正惆怅着,如果没有车祸,她现在应该在部队里按部就班的生活了,到底心难平,现在看见穿军装的男人女人,就有些羡慕嫉妒恨。

    不过,这世界上没有如果,莫七也认命了,只是心底有些失落,压根不知道身后那辆军车缓慢跟了上来,不经意一瞥,莫七停下脚步。

    “这位首长,要指路,还是有事。”莫七有些莫名,看着车后稳坐的人,倒也热切的询问一声,毕竟惆怅归惆怅,自己好歹也是当兵的,总有几分熟络,不过,看着那冷清的脸,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心下琢磨起来。

    顾长风从未想过他会做这种事,刚才一眼,就知道是陆泽的兵,也没想到仅仅两面之缘,他就记得如此清晰,不过,看着这丫头的俏皮短发,白色纱裙,清爽面容和印象中的妖娆,明显两种极端,真不知道他怎么一眼就确定。

    顾长风从陆泽那里知道这丫头前段时间借调给老何,而出现在会所也和顾长云没什么关系,所以就没有详细询问,没成想,竟然在这里遇见,不过,顾长风最想知道的是7989的人包括陆泽三天前就不在军区,怎么这丫头会在这里晃悠。

    顾长风听着莫七的话,也知道这丫头不认识自己,抬头间目光隐晦,看了眼车外的莫七,终于开了口,声音低沉,“你怎么在这,没出任务。”

    莫七左右看了眼,空无一人,该不会认错人了吧,有些感慨这位首长的眼力,自己这么大个人都能看错,委婉而直接,“这位首长,你认错人了吧。”

    “陆泽难道不是你的总队长”顾长风看着莫七还是一脸无所觉的模样,语气微重。

    莫七刷的抬头看向顾长风,脸色变了变,上下左右打量起来,瞬间想起这位首长就是和师兄合照的那位大校,并且在会所也见过两次,疑似和那位顾少是兄弟,或者是叔侄,要不然就是远亲。

    不过,怎么没多久,这位首长的级别又上了一层了,莫七想起这段时间调查陆家父子的来头,下意识的回道,“首长,你认识陆泽。”

    顾长风以为莫七终于反应过来,淡淡一瞥,对莫七的一言一行不甚满意,语气稍稍有些威严,“你们陆队不在军区,谁给你批的假条。”

    莫七看着答非所问的顾长风,嘴角抽了抽,啊了一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心中郁闷,她什么时候承认自己是师兄属下了。

    “什么时候归队。”顾长风目光飘过莫七无袖的白纱裙,目光冷了少许。

    莫七心中更为郁闷,很想指天发誓,自己真不是师兄属下,可一接触到这位首长冷冽的目光,想解释的话到了嘴边也没说出来。

    顾长风可不管莫七沉默不语,当下伸出手来,“出入证明给我看看。”

    莫七压根拿不出什么,心中暗叹刚才怎么就那么顺口搭讪了,很想抽自己一个巴掌,看着越来越冷的目光,莫七到底实话实说,“这位首长,你真认错人了。”

    顾长风到现在也没想通,就因为眼熟,想也没想就停下车,想也没想就跟着人小姑娘后面,而现在莫七的话,更让顾长风觉得自己被无视了,周遭空气瞬间冷了下来。

    莫七被盯的头皮发麻,总觉得自己一走了之下场肯定惨烈,抬起头,避开这位首长的目光,半响挤出一句,“三点之前。”

    莫七一说完,顿时想起这位首长怎么就认定自己是师兄手下了,这不合理啊。

    顾长风微点了个头,目光恢复平静,看向莫七额头的汗滴沿着发丝滑落到颈间,心微动,想了想,语气温和,“上车。”

    莫七心跳加快,直觉摆了摆手,委婉的拒绝道,“不用了,首长,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上车,别让我再说第二遍。”顾长风看着这丫头时刻准备转身走人的模样,目光淡了淡,第一次被人拒绝,这滋味也不好受。

    莫七暗暗叫苦,这么好的待遇如果是以前遇上,那肯定是一晚上睡不着觉,不过,现在这不清不楚的情况下,莫七根本不想上车,察觉到这位首长目光冷了少许,莫七叹了口气,总觉的今儿自己上了这辆车,人生会发生一些变化。

    不过,想起师兄和这位首长的关系,莫七又有些不死心,如果不管不顾掉头就走,或许这辈子,莫七也不会知道陆家父子的底细了。

    顾长风对前面副驾驶座位上的廖凯点了个头,往后一靠,微闭起眼睛来。

    莫七只见前车门打开,走下一位身材魁梧的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