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动作快的侧身打开自己面前的车门,随即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莫七深以为今儿出门怎么就忘了看黄历了,磨磨蹭蹭半响,硬着头皮蹭进车里,而那位军人动作快的关上门,坐进副驾驶座位,而车开动起来。

    莫七看着身侧的车窗升起,瞄了眼身边平静稳坐的首长,悄悄的蹭了蹭手心。

    “现在你准备去什么地方。”顾长风闭目养神,开口问道。

    “那个,回。”莫七把家噎了下去,立马改口,“部队。”

    顾长风恩了一声,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前面,随即没有再说些什么。

    莫七一见,心哇凉哇凉的,这位首长吃饱撑着吧,让自己上车,就是送自己回师兄的部队,虽然莫七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家师兄到底在哪个部队,可到时候,她绝对会被送上军事法庭,不,现在的自己压根没资格了,冒充军人,想起自己罪名,莫七现在跳车的心都有了。

    静谧的车厢里,只听见莫七那微重的呼吸,顾长云侧头看了眼莫七,低声问道,“当兵几年了。”

    “七年。”莫七反应迅速,说完后,又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这嘴太快了,虽然自己说的的确是事实,可现在不是啊。

    顾长风以为莫七从军校出来三年,点了个头,“听陆泽说,前段时间你被老何借调过去。”

    莫七无意识的啊了一声,侧头看向窗外,心纠结,怎么也想不通,难不成这位首长真认错人了,不能啊,那难不成是师兄,莫七有一瞬间好像抓住什么,可到底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随便聊聊,别紧张,不该说的,我清楚,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顾长风瞥了眼,看着莫七一个劲的扒拉着车窗,不敢看自己,平静的眼底微微闪动了一下。

    莫七这次没抢答,那是因为真不知道该如何说,莫七,还是莫其,还是该胡编一个,心中左思右想,最后莫七还是老实交代了,“莫其。”

    顾长风喃喃自语一遍,微微眯起眼睛。

    “首长,你和我们陆队什么关系。”莫七觉得既然自己罪名已经成立,那么破罐子破摔吧,反正已经骑虎难下,索性套出师兄的信息。

    顾长风别有意味的看了眼,没想到刚才还吞吞吐吐的丫头,现在一下子自来熟起来,“以前在一个单位,算得上朋友。”

    “首长,怎么我没听陆队提过你。”莫七试探的问了一句,嘴角笑起,看起来非常正常。

    “我一直在Y军区,刚回都城没多久,没听过也正常。”顾长风目光柔和少许,直接说道,压根没察觉自己比以前说的多了起来。

    说实话,莫七也没想到这位首长这么平易近人,有问有答,如果自己以前遇见,绝对会把握机会,可现在,这机会,莫七压根不需要,哦了一声,又问道,“首长,我们陆队的老爷子好像就在Y军区。”

    顾长风没想到这丫头也知道,眼底若有所思,别有意思的看了眼莫七,恩了一声,“你怎么知道的。”

    “那个,听陆队提过。”莫七察觉到这位首长的气势,低声一句。

    顾长风往后一靠,平静一句,“该让你们陆队罚你多抄几遍保密条列了。”

    莫七闻言一愣,就知道这话题谈不下去了,想到什么后,自嘲一笑,果然如此吗,自己不是早就在查询时,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吗,怎么现在听到,还那么难受。

    莫七知道顾长风这么一说,不是玩笑,这位首长看着不是那种人,那么就是陆老头果真级别高,想想也是,陆泽这么年纪轻轻就是大校了,就算立个几等功,也不可能这么快。

    莫七心底有些复杂,不过这结果到底不是难以接受,想想,自己对陆家父子也不能说是多有感情,那么陆家父子也不会对自己毫无保留,莫七有自知之明,这般想,纠结的心松开许多,毕竟自己的死亡只是意外,是谁也想不到的,这怪不得别人身上。

    莫七叹了口气,既然有所了解,莫七也不想再和这位首长交谈下去,多说多错。

    现在的莫七,只想回到自己那个出租屋里,至少还有何黎她们,至少自己不是一无所有。

    对陆家父子,莫七也放开了,也许以后就是陌路,就是不知道陆伯现在怎么样了,一直以来身体不太好,如果知道自己已经死亡,希望能承受的住,现在的莫七,倒希望陆家父子对自己感情浅一些为好。

    顾长风敏锐的察觉到莫七身上有些哀伤,想起刚才的直言,目光暗了少许,咳了一声。

    莫七回神般的抬头看了眼,嘴角扯出一个笑容,“首长,刚才我不该多嘴,这事我会转告陆队的,绝对完成任务。”

    顾长风一听,目光带上少许满意,侧头看了眼莫七,刚才晒的微红的脸颊已然白皙,俏皮的短发柔顺光滑,想起什么后,“上次在会所,你套的是假发。”

    莫七刷的看了过去,和顾长风幽深的目光碰了一下,瞬间避开,没想到这位竟然记得这么深刻,也就见了两面吧,一次擦肩而过,一次远远一瞥,这位的记忆力可真好。

    顾长风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后,以为莫七早就忘记见过自己,解释了一下,“前两次,皇家会所,那是我小叔儿子的地方。”

    莫七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么相像,原来真是兄弟,怪不得这两人都和师兄熟络,那么这位首长应该也姓顾吧。

    “还是短发清爽,说起来,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你以后还是穿军装的好。”顾长风目光划过莫七裙摆下白皙肌肤。

    莫七顺着这位首长的目光看了过去,连忙压了压裙摆,想起自己做了什么后,又假装顺了顺头发,额头黑线,这是调戏吧。

    顾长风一见,也没再说什么,不过,愉悦度上升三个点,嘴角上升一个弧度。

    莫七沉默不语中,侧头看着窗外,渐渐的有些疑惑,人越来越少,车越来越少,树木越来越茂盛,怎么这条路好像出了城,嘴角抿了抿,说实话,莫七真不知道师兄的部队在哪里,心中计算着自己该怎么回去。

    不多久,一个拐弯,车开进林中小道,莫七愈发觉得不太对,又过了几分钟,车速缓慢下来,莫七也能看清窗外的景象,只见进入一个类似山庄的大门,眼底有些疑惑,这根本不是去部队吧。

    七拐八弯后,车在一个不算大的停车场停了下来,而旁边早就停了好几辆迷彩军车,莫七身体绷直,侧头看向沉默中的顾长风,眼神带着询问。

    顾长风察觉到目光,一眼,平静的解释道,“先吃个饭,待会送你回部队,你现在回去,食堂也没什么吃的。”

    莫七听着这位说的一个理直气壮,眉心一阵跳动,总觉的事情不在自己预料之中,硬着头皮,直视顾长风的眼睛,“不用了,首长,我回去随便吃点就行。”

    “也就一顿饭。”顾长风淡淡一句,看着不想下车的莫七,眼底幽深,“听话,你今天来也算代表你们陆队。”

    莫七张大嘴巴,想问什么还是没问出口,到底知道自己不能多说。

    顾长风先下了车,对廖凯示意的看了一眼,低头整理起微乱的军装,转身看着还一动不动的莫七,声音有些低沉,“下车。”

    莫七是欲哭无泪,看着自己这边打开车门的魁梧军人又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慢腾腾的下了车,想到自己以前怎么就没这待遇,现在遇见,反而让人心惊。

    顾长风眼底微动,说到底,今天的饭局早就约好,是和总参大院几个兄弟聚聚,本来陆泽也该来的,但是三天前出任务,今天正好碰上莫七,便顺带一起,其实真没什么想法。

    莫七看着没回头路,只能安分的跟着顾长风往饭庄走去,一路上风景幽静,自然而然,可莫七压根没心情欣赏,瞄了一眼身侧跟着的魁梧军人,莫七无声一叹,总觉的明儿自己该呆的地方应该是监狱了,现在不仅仅是冒充军人,还骗吃骗喝。

    沿着石板小道往里,看着不远处的两层小楼,莫七一步一步往前,几步后,豁然开朗,楼前绿树成荫,而树荫下,或站或坐数个军人,年纪大约三十岁左右,相貌英俊,气势不凡。

    莫七一个一个的瞄了过去,看着围坐在石桌前笑谈的三位,肩章最少也是中校,而站在不远处低声交谈的几位,军衔和自己身侧的军人相当。

    莫七看着石桌那处的三位,察觉到什么,看了过来,接着纷纷起身,一脸笑意走向自己这边,而自己面前的首长也快走了几步,迎了上去,熟悉的和那三位打招呼,看起来就像好久不见般。

    ☆、第二十四章

    莫七看着笑谈中的四位,尽力的缩小自己的身体,蹭到身边军人身后,想起什么后,莫七伸手捅了捅这位军人的腰。

    看着这位军人瞬间警觉盯向自己,莫七扯了个笑脸,“大哥,首长到底在哪里高就啊,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回头陆队问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