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廖凯跟了顾大少几年了,今天这事,从未见过,开始跟着人小姑娘后面,然后让人小姑娘上车,现在竟然把人带这里来吃饭,本来在车上,廖凯以为顾大少准备送人小姑娘回部队,哪知道顾大少压根没那意思,今儿真正让廖凯一头雾水。

    看了眼疑惑的莫七,廖凯也如同顾长风般波澜不惊,淡淡一句,“总参二部副部长,你陆队的领导。”

    莫七像被雷劈,一脸颓废,瞬间就好像脑子开了窍,想起前些日子自己电脑被入侵,这位顾部长是总参二部,那么自己师兄也应该是总参二部的人,那入侵自己电脑的难不成有什么联系。

    莫七一直以来不用的脑袋终于开始运转了,不自觉的捏着手心,目光无神,开始从头到尾再回忆一遍。

    皇家会所是顾少的,而这位顾部长是顾少的大哥,自己和这位顾部长见过两次,一次在走道里,一次在顶楼西厅,第一次应该没什么,而第二次,自己当时就用陆老头教的攻击手法偷袭那四个小白脸,那么被熟悉师兄的顾部长看在眼里是理所当然的。

    然后这位顾部长走了,而自己就和会所签了合同,是不是那个时候自己就被调查了,所以没几天,自己就看到师兄出现,顾部长是师兄的朋友兼上级,让师兄出马,名正言顺。

    莫七额头冒起汗了,就好像自己被人看的一清二楚,那么应该是师兄调查自己,才会入侵自己电脑,但师兄怎么就没和这位顾部长说明,还让这位顾部长误会自己是师兄的人,最不可能的理由才是真正的理由,难不成,师兄认出自己,可自己离开会所这么多天,师兄怎么还没出现。

    莫七心中一惊,重生是自己最大的秘密,莫七觉得这辈子都不会对人提起,现在想想,为什么那位顾少爽快就放行,莫七想着,该不是师兄真知道了。

    不过应该也只有师兄一个人知道,要不然自己现在绝对不是呆在这里,而是被监控起来了。

    莫七深深为自己捏了一把汗,本来不想再见师兄的打算,现在好像行不通了,如果自己猜的不错,师兄绝对会找上自己的,现在她唯一要做的,就是等。

    前因后果,从头到尾,莫七又想了一遍,发现自己没立马否认,倒也算误打误撞了,莫七一边安慰自己师兄肯定认出自己,一边深感师兄胆大包天,莫七左思右想中,只听身边的咳嗽一声。

    抬头间,就发现不远处和另外三位一起的顾长风对自己招了招手,莫七暗叹一声,得,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总不能拆了师兄的台,摸了摸鼻子,不管怎么说,今儿先糊弄过去,等回头和师兄见面再说。

    “莫其,陆泽部队的。”顾长风看着走到自己身边,立马抬头挺胸的莫七,直接介绍,心中总觉得这丫头有些不太一样了。

    “我就说什么时候顾大少有了情儿,原来是陆泽的人,来,给兄弟看看,我听说陆泽那有六朵金花,这是哪一朵。”其中一个痞子声响起,纨绔模样。

    “别吓着人姑娘,就你这样,披了这层皮,也改不了你吊儿郎当的模样。”另外一位硬朗模样的直接说道,声音正直。

    而最后一位带着个眼镜,文质彬彬,比起顾长风来,更显学者模样,笑了笑,“你们两个别当着人小姑娘这样说,当心陆泽回来找麻烦,我可知道,陆泽忒宝贝他队里那六朵金花,对了,成风,也给这丫头介绍介绍我们,要不然,陆泽知道了,肯定会说咱欺负他的人。”

    莫七目不斜视,余光瞄了眼,刚才远,看不清楚,现在一见,莫七深深憔悴了,如果是以前多好啊,一色的首长,而现在,简直是让莫七后悔莫及。

    顾长风看着军姿漂亮的莫七,点了个头,随即指向第一个说话的纨绔,“厉华,B军区的。”

    然后又指向第二个说话的硬汉,“周航,总参警卫局的。”

    最后指向第三个说话的学者,“程启扬,总政组织部的。”

    莫七嘴角抽了抽,想起自己被这些人认为是师兄手下,无奈的立正,敬礼,高声喊道,“首长们好。”

    三位扑哧笑起,就连顾长风嘴角也弯了弯,倒是看出这丫头一板一眼的,摆了摆手,“在外随意点。”

    厉华和程启扬对看一眼,眼底带上少许趣味,目光瞄了眼顾长风,又看了眼低头的莫七。

    程启扬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开口说道,“好了,进去吧,今儿是给长风接风,回来一个多月了,也就今儿凑齐。”

    “对,进去再聊,今儿怎么说,顾哥也得多喝几杯,虽然陆泽那家伙没来,但下次咱四个喝他一个。”厉华也点头,搭在周航肩膀就往里走。

    顾长风看着三人往饭庄走去,侧头看了眼莫七,“待会你别管这几个,有我在,你顾自己就行了。”

    莫七看着说完就往里走的顾长风,连忙跟上,侧头低声,“首长,我随便吃点就行了,我看,还是和他们一起吧。”

    莫七看着身后跟来的几个军人,觉得这几位肯定是警卫,表示一下自己的意见,如果真和这四位首长一桌,那绝对会胃疼的。

    顾长风脚步一顿,打量了一眼莫七,对莫七的印象加深了一些,有自知之明,没上赶着攀关系,低声一句,“跟着就是。”

    莫七无声一叹,无力的跟了上去,拐了几个弯,进入一个包厢,环境优雅,设计巧妙,落地玻璃窗外就是弯弯溪流,包厢内古色古香。

    莫七看着纷纷落座的四位,只能干巴巴的站着,等看到顾长风指了指身边的位置,莫七慢步过去,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

    服务员布菜摆碗筷,动作利索,没一会,餐桌上一盘盘丰盛的菜肴摆放完毕,莫七看着自己对面的那位厉华拎了一瓶白酒就打开,没吃菜前,四位首长干净利索的干了一杯。

    莫七捏着筷子,哪有什么胃口,不过,看到其他人开动,莫七也像模像样的埋头就吃,做足小跟班。

    现在的莫七早就歇了探听消息,顾长云,莫七不想知道了,陆家父子,莫七也不想知道了,而这位顾部长,莫七更不想知道。

    但四位交谈声,还是传进莫七耳朵,四九城的顾家,周家,虽然另外两位不知道什么来头,可就这些,让莫七每听到一点,心就沉重一分,想起自己不自量力的去调查顾长云,真想抽自己一顿,好在没被人察觉,要不然,就算师兄认出自己,自己大概没什么好下场,想起苗曼的遭遇,莫七无言而叹。

    面前笑谈喝酒的四位,是莫七想象不到的世界,太过遥远,就算是以前,也接触不到这样的人,别说现在,莫七越清楚,就越低调,恨不得重新来过,自己绝对不会上那辆车。

    顾长风喝下一杯后,眯眼看着身侧的莫七动也不动,夹了些菜放到莫七碗里,看着莫七抬头间吃惊的模样,顾长风眼底微动。

    莫七觉得自己压力很大,这待遇,哎,低头看了眼碗里,嘴角抽了抽,对顾长风笑了笑,连忙低头啃了起来。

    对面的厉华瞄见这情形,对身边的程启扬看一眼,在对方眼里,也看到深深的意味。

    “顾哥,让这丫头替陆泽也喝两杯,陆泽没来,总要表示一下。”厉华盯着对面的莫七看了眼,侧头对顾长风说道。

    顾长风一听,平静的摩挲着手中的酒杯,语气平淡,“我记得你以前没这么多话。”

    厉华一噎,瞥了一眼等着看戏的程启扬和无动于衷的周航,叹了口气,端起酒杯和身边的程启扬碰了一下,“顾大少有美在侧,我只有兄弟你,来,咱走一个。”

    周航一见,倒是举杯和顾长风碰了碰,低声一句,“厉华就这样,你不在四九城的这几年,就没人管得住他,现在你回来了,得多训训。”

    莫七松了口气,看着话题转移,感激的朝顾长风看了一眼,这场合,还是低调点好啊。

    顾长风听着周航说话,不经意和莫七对了一眼,这丫头胆肥的能在酒吧如鱼得水,现在倒是一句不吭,心一动,微点了个头。

    这顿饭吃了两个小时,莫七也就说了几句话,一直低调作隐形人,好在这四位首长联络感情中,基本忘了自己这号人。

    结束时,四人或多或少喝了一些,桌面空了几瓶白酒,莫七安分的跟着眼神有些恍惚的顾长风身后,等出了饭庄外,四人的警卫也跟了上来,一路往停车场走去,而这四位边走边聊,气氛一直轻松,等到了停车场,各自最后招呼一声,便往自己的车走去。

    莫七摸了摸肚子,其实刚才压根没吃多少,看着廖凯动作快的打开车门,莫七也转到另外一边,自己开门坐了进去,等到顾长风坐进来,莫七已然坐稳,车外一辆一辆的呼啸而过,他们走在最后一个。

    莫七看着车开动,松了口气,闻着幽香的酒味,目光滑向身侧顾长风的脸,白皙中透着红,比刚才的冷清多了少许人味。

    “看什么。”顾长风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