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想也不用想,但两个多月过去,除了偶尔的怀念,莫七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没什么不好,比起时刻琢磨着攀关系,和战友相处,勾心斗角,莫七不想再来一次。

    陆泽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低头喝了口茶,半响后,低声问道,“真不想。”

    “师兄,如果你早点跟我说,我肯定点头,不过,现在,我都二十二岁了,再从头来一次,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坚持。”

    陆泽无声一叹,“小七,你别觉得麻烦我,虽然我和老头子一直没告诉你一些事,可是你知道,我一直当你是妹子。”

    “师兄,我也一直把你和师傅当成亲人,我知道,你可以帮我改资料,帮我搞定学校,但是,人生没那么多可以重来的事,我现在已经没了以前的冲劲了,就算再回军校,我也没那激情了,四年时间,不是那么简单的。”

    陆泽苦笑一声,抬手揉了揉莫七的短发,愈发对莫七心疼起来,如果没出车祸,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吧,莫七多少还是变了,“你这丫头就是想的多,算了,既然不想重新上军校,咱就不去,对了,这里是你几年存的钱,我给你带来了。”

    莫七瞪大眼睛,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两张银行卡,接了过来,疑惑的问道,“怎么两张。”

    “这张是哥哥我的,反正我也没什么地方可用,你就帮我存着,我看你现在和那三个丫头挤那么小的屋子,有时间的话,还是在附近找个房子,里面的钱应该够的,你现在不回部队,总要有个像样的家吧,我也没什么可帮你的,平时我一直在部队,也照顾不了你。”陆泽解释道。

    莫七惊喜自己的钱竟然还能回到自己手里,虽然少,可也有四万左右,正好缓解自己的压力,但是,莫七直接把另外一张卡放到陆泽面前,“师兄,你的我不能要,我现在虽然挣的少,但用的地方也少,而且平时,我也有其他收入来源的,你可别忘了,我以前学的专业。”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陆泽扑哧一声笑起来,“小七,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两个多月,你可是一分没到手。”

    莫七一听,额头黑线,“师兄。”

    “不是我说你,你是搞技术的,不是搞经济的,你和人谈生意,绝对是别人占便宜,你接了三个单子,第一个你把程序给了别人,别人没给你钱,第二个,你把程序给了别人,别人没用,第三个,倒是成功了,可你那三万还没打到你账上吧。”陆泽从技术部小周那里了解后,深深觉得莫七真不适合放在外面啊。

    莫七叹了口气,这也不怪自己,第一个被坑了,那是自己没经验,怪不得别人,再回头去找,压根找不着人,第二个,那是没办法,不用你的程序,自己也不能上赶着逼迫吧,第三个,莫七的确还抱着希望,虽然也想着,如果再不汇给自己钱,指不定自己黑了那家公司,可到底现在不同于以往,还是安分为好,所以一直等到现在。

    “师兄。”莫七看着笑眯眯的陆泽,哼哼两声。

    陆泽捂住嘴巴,咳嗽两声,平息笑意,摆了摆手,“好了,我也不是特地查你的,上次我的人入侵你电脑,你是直接把人追的满世界跑,那家伙想着找点场子,又查了查,才被找出来了,对了,你第三笔钱,我让那公司下个星期汇给你,放心吧。”

    莫七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上次入侵是师兄干的好事,“师兄,我的事,你也别忙着,也就多等几天的功夫,如果不给,我也让那公司好不了。”

    陆泽笑了一声,摇着头,拿起面前的银行卡看了看,知道莫七不会收,直接放回口袋,又拿出一个证件扔到莫七面前,“这卡你不要,这东西你拿着吧。”

    莫七不明所以的拿起,仔细的翻看了一遍,愣在当场,半响后,抬头看向陆泽,“师兄,这个。”

    “你在会所的事,虽然我顶了下来,但是没这东西,万一有人知道,以后肯定会有麻烦,我说了你是我的手下,那肯定要准备好,既然你不想重回军校再过四年,这么这个也算是一条路,而且自由。”陆泽低声说道。

    莫七心绪不稳,有些激动,虽然只是一个名头,但到底也算部队里的人,想起上次被顾长风误认,那么有了这个,莫七也不用担心连累不到师兄,嘴角弯了弯,得,本来打算告诉一声师兄的,那么现在也没必要麻烦了,而且那位首长也不会盯着自己。

    “谢谢师兄。”莫七很慎重的道了谢,这可不是有关系就行的,还得上面有人。

    陆泽摆了摆手,来见莫七前,自己就想过,如果莫七还想回军校就读,那么这个也用不到,但现在,应该能给莫七一个保护,“咱俩别说谢字,你专业学的怎么样,我都知道,就算没有我,就你这一手,也会有人想特招的,我那技术部的小周早就问我,什么时候把你弄到手呢,而我,也只是让你不用走程序罢了,平时不会找你,特殊情况除外,每次任务后,也有补贴,平常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也算个自由人。”

    莫七点着头,手摩挲着印着总参二部的字样,心中暗叹,事情兜兜转转,到底还是进了这单位,虽然属于编制外的,可到底也算部队里的人,这样也好,不管怎么样,也不会让自己留下遗憾了。

    正在这时,服务员开门进来,莫七动作快的收拾好,和陆泽相视而笑,等到菜肴上桌,莫七也不客气,两人吃吃聊聊,两个小时后,才结束,而莫七也知道陆家父子的来头,那不为人知的7989部队,陆泽和顾家兄弟之间的关系。

    晚饭结束后,莫七一见时间,也不再和陆泽闲聊,毕竟刚出任务回来的陆泽需要休息,所以,莫七直接让陆泽送她回到宅巷,也没多留陆泽,干净利索的和陆泽在楼下分手。

    莫七一直挥着手,直到军车慢慢消失,才放下来,抬头看了眼暗黑的天色,呼出一口气,轻松的转身进入楼道。

    ☆、第二十七章

    回到家,何黎在卫生间洗着衣服,钱桑坐在书桌前玩着莫七的笔记本,而范向云躺在床上和家里通着电话。

    一见莫七到家,范向云和钱桑只是点了个头,便做自己的事,只有何黎,立马拖着莫七进卫生间拷问一番,听到莫七说了一句普通朋友,何黎压根不相信,但见莫七不想说什么,到底也没再追问下去。

    一夜无梦,隔日,莫七照常早起,在楼下跑了几圈,带着早饭回出租屋,四人吃过早饭,收拾屋子,闲聊一会,便往舞蹈班走去,上午十点左右开门,然后等学员按时开课。

    因为和陆泽的相认,莫七心落到实处,就好像有了依靠般,踏实下来,开始为自己而活,对舞蹈班更为用心,学员不多,想办法,教授学员,认真起来,这一变化,也让其他三人跟着努力起来。

    一个星期后,莫七账上多了那家公司汇过来的三万,对陆泽的帮忙,莫七心有感激,本来因为开了舞蹈班所剩无几的莫七,积蓄又多了起来,原本自己的四万四加上三万,再加上所剩的六千,共计八万,让莫七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两个多月的生活,让莫七知道,在这社会上,没什么别没钱,有什么别有病,话虽然糙,但却非常有理。

    手中有了钱,莫七也开始为自己以后打算一二,师兄说的话,莫七也记在心里,重中之重便是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现在就算有了两个亲人,可到底不算自己真正的亲人,所以,莫七把钱存起来,准备以后买房子。

    虽然现阶段的钱,就算买个卫生间,也有些困难,但莫七也不后悔拒绝陆泽的那张卡,说到底,靠别人不如靠自己。

    莫七觉得先阶段的目标就是经营好舞蹈班,然后业余时间继续接活做些程序,多多存些钱,而陆泽给的那个证件,也让莫七安心不少,毕竟两个月底所见,让莫七知道,人和人是不同的。

    接下的日子,莫七也开始主动和何黎出门发传单,虽然莫七从来没经营过事业,可也知道广泛撒网,总能网到一些学员,现在没钱做广告,也只有尽自己所能多做点。

    开业到现在,舞蹈班的情况越来越好,五六个人增加到十多个,收费是几百到几千不等,有学一个月的,也有一个季的,当然舞蹈课程安排也有多少,而其中,一大半是周围的幼儿,小部分是周围的想去酒吧领舞的少女和锻炼身体的白领丽人。

    到了九月底,四人一合计账目,除去水电,共计一万左右,对四人来说,比起以前的收入,的确少了很多,或许应该说非常少,可这只是开始,不是吗,所以四人也没气馁,反而前所未有的充满干劲。

    因为四人身上多多少少还有些积蓄,所以商量后,直接把营业额存进共同的户头里,等到需要的时候再取出。

    莫七现在账上有存款,可却没和其他三人说起,毕竟这是自己的私事,而在月底时,莫七就如以前一般,给